从邱少云看中共宣传话语困境

黄继光
董存瑞
雷锋

虽然近年来官方的宣传方式与时俱进,已不再大肆树立新的典型、塑造新的英雄,但对于历史上的那些烈士和模范们,仍需思考新的宣传方式。作为中共一直以来的政治资产,固然不能将其放弃或重评降格,但一味高举政治正确的大旗来打压质疑之声,也已无法再令人信服。

(联合早报网专稿——薛之白整理)近日,一直充满喧嚣的中国大陆舆论场再次掀起波澜,围绕着“火烧邱少云”的真实性问题,微博大V、企业、官方、军媒等展开了新一轮口水战。

3月29日,《解放军报》的一篇报道提及,中国军校教员在讲述邱少云故事时,有学员质疑“烈火烧身纹丝不动”不符合生理学常识。这篇报道被多家媒体转载后,引发网络上的争论。对此,军报发表评论称,那些诋毁邱少云的人不懂“军人生理学” ,是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方式否定英雄。

此事并未告一段落,反而愈演愈烈。上周,著名凉茶企业加多宝与网络大V“作业本”在微博上搞了一次关于凉茶和烧烤的商业促销互动,然而有网友挖出,“作业本”两年前曾以“烧烤”侮辱过被烧死的烈士邱少云和赖宁。此事引起了共青团中央的关注,在团中央的质疑声中,加多宝发文道歉。此外,网评人“五岳散人”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烧烤的图片,也被江西赣州团市委官微痛批为“侮辱革命烈士”,并引发网络论战。

邱少云引发的争议事件,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下中国舆论场上各方角力的复杂形势,从另一个侧面看,近年来,围绕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雷锋等官方认定的革命先烈或道德模范所产生的各种争议,也折射出新时期中共宣传工作与意识形态话语所面临的困境。

邱少云烈火中纹丝不动 是夸张还是真实?

邱少云是重庆铜梁县人,18岁时参军。据官方资料记载,1952年在中国抗美援朝战争中,邱少云被敌人燃烧弹击中,全身被火焰燃烧,但他为了不暴露目标,影响整体战斗部署,始终趴在火中,纹丝不动,直至光荣牺牲。

对于上述描写,一直有怀疑认为其违背生理常识,也有人分析指出,邱少云可能已经中弹牺牲,故在火中一动不动。针对这些说法,便有了上文所说的军报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反驳。而共青团中央旗下的中国青年网更是火力全开,发表评论指“那些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肆意抹黑英雄和先烈,大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做法,已经忽悠不了公众了”。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 是杜撰还是确有其事?

董存瑞是河北省怀来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11纵队32师96团2营6连6班班长,在1948年在国共内战时期,董存瑞在隆化战斗中手托炸药包炸碉堡身亡,其纪念碑上刻着朱德的题词:“舍身为国,永垂不朽。”

1954年的电影《董存瑞》让这一英雄人物家喻户晓,然而,该电影的导演郭维在2006年7月出版的《大众电影》上发表了题为《〈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的访问记,84岁的郭维在文章中称:“没有人亲眼看见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的情景。” 在央视的《电影传奇:董存瑞》中,接受访问的郭维也说,董存瑞的英勇献身“是事后推测出来的”。

郭维的爆料引起董存瑞生前战友和亲属的强烈不满,并且提出诉讼。《新京报》也在2006年发表文章称,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是真实的,因为当年其所在六连的宣传干事程抟九、教导员宋兆田都亲眼目睹了英雄的事迹。

黄继光堵枪眼的事迹 是人为拔高的结果吗?

黄继光生于四川省中江县,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5师135团9连的营讯员。1952年10月19日,在朝鲜上甘岭地区597.9高地的战斗中,黄继光爬向火力点,用身体挡住了2支机枪枪口,使得后续部队攻下高地。阵亡后,黄继光被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特等功,并授予“特级英雄”称号。

对于宣传报道中的黄继光事迹,有人质疑其真实性,认为血肉之躯无法堵住机枪。此外,黄继光牺牲后的新华社通讯稿《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一文中曾写道:“祖国人民在望着他,他的母亲也在望着他,马特洛索夫的英雄行为在鼓舞他。”对于这段描写,也有人指出,心理活动的语句记者是不可能采访到的,通讯记者是“拔高典型”。

对此,《中国青年报》今年1月发表评论称,当下,解构英雄现象盛行,因其观点的“颠覆性”受到一部分青年的关注。军事博物馆已收藏有“黄继光牺牲后遗照”,有人罔顾事实,表达情绪化的见解,实质上是对英雄人物进行污蔑。

雷锋的事迹是真实的,还是政治宣传的产物?

雷锋是湖南省长沙市人,1960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8月15日,雷锋因公殉职,年仅22岁。毛泽东于1963年3月5日亲笔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并把3月5日定为学雷锋纪念日。几十年来,雷锋在中国一直是“好人好事、无私奉献”的典型形象。

不过,近年来关于雷锋的争议一直不断。主要的一个争议点在于,雷锋很多著名的照片都是后来补拍、摆拍的。还有人通过挖掘资料分析指出,雷锋的日记、事迹、出身等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掺水甚至造假现象,并由此认为,雷锋这个人物只是毛泽东、林彪等进行政治宣传的“产品”。

面对质疑,《解放军报》今年1月发表评论称,“历史虚无主义的危险须警惕。我们鼓励自由、独立、质疑、批判之精神,但是决不能让自己的头脑成为西方价值观的‘跑马场’,更不应容许历史虚无主义的‘毒箭’射向我们自己的英雄与先烈。”

中共的英雄主义宣传话语陷入困境

从邱少云、董存瑞、黄继光、雷锋等革命烈士或模范人物在当下引发的争议来看,中共官方的英雄主义宣传话语正在某种程度上陷入一种困境。

客观地说,邱少云、雷锋等事迹都是特殊年代的产物,当年的宣传手法有明显的意识形态特点与为政治服务的特征,人物往往高、大、全,事迹常常惊天地、泣鬼神。到了21世纪的今天,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社会意识形态多元化的趋向、民众独立思考能力的提高,这些英雄人物和事迹已经很难打动现在的年轻一代,很多人开始怀疑其真实性和意义。

邱少云、董存瑞等所处的战争与政治环境,和今天迥异,不被今人所理解有一定原因。这也是部分官媒常说的“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年轻人,受西方价值观洗脑,陷入历史虚无主义。”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倘若那个年代的真人真事都很难在现今产生共鸣,那么人为拔高、神化美化甚至有造假成分的英雄事迹,恐怕更无法让人信服。如果官方继续将其摆在“神坛”上大肆宣传,恐将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只会加剧真相的争议和意义的解构。

另一方面,围绕黄继光、雷锋等人的争议,折射出的是中国网络上政治立场的复杂多元,在这种争论演变成漫天口水战后,原人物就像此前的毛泽东一样,已经异化成一种符号,成为网民、官媒、大V等相互攻击的导火索,事情的真相反而不再重要。这种争论常常演变为“动机论”,在“英雄的解构者”眼中,官方和军媒的辩护无非是为意识形态的护城墙添砖加瓦,为统治的合法性寻找佐证;在“英雄的捍卫者”眼中,质疑英雄的人必然是被西方价值观洗脑,反华势力通过他们来解构中国的英雄,必是要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以上种种,让中共当局的宣传话语陷入困境。虽然近年来官方的宣传方式与时俱进,已不再大肆树立新的典型、塑造新的英雄,但对于历史上的那些烈士和模范们,仍需思考新的宣传方式。作为中共一直以来的政治资产,固然不能将其放弃或重评降格,但一味高举政治正确的大旗来打压质疑之声,也已无法再令人信服。该如何做,当局需思考,人们也可继续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