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谈教育之一:我们的英国梦

小儿读书的私立小学SJB SCHOOL(照片由作者提供)

编者按:本文作者石曙萍,英国伦敦大学教育学院硕士、中国复旦大学博士,曾在新加坡任教,现旅居英伦。“萍谈教育”系列文章是石曙萍为联合早报网撰写的专稿。她以教育专家和身为人母的双重身份,对中国、新加坡、英国三个国家教育制度和教学环境进行比较和观察。本文是该系列的第一篇。

(联合早报网专稿)那时我们还在美国的北卡州,记得我怀孕没多久,先生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把孩子送到英国的寄宿学校读书。当时并未在意,现在想来却是我们潜意识中久存的英国梦。

在欧美辗转多年后,以华人为主流的新加坡成为我们当时义无反顾的居住选择。相较于美国,新加坡是一个更让人感觉安全和踏实的地方。所以即使临盆在即,大腹便便的我仍执意选择坐二十多小时的飞机从美国回新加坡生产。在岛国,我也幸运地谋到一份教职,随着两个儿子的相继到来,过了一段简单而宁静的日子。由于不熟悉新加坡小学报名的流程,第一次买房只考虑了周围自然环境,却并未靠近任何名校,也错过了到名校报名做义工的时间限制。在孩子读幼稚园阶段,我们举家搬迁到一所以双语教育见长的名校附近,希望能够在小学入学报名2C阶段尝试抽签的运气,却也没有抽中。结果小儿被教育部安排到了一间邻里小学入读。

双语教学是新加坡小学的最大优势

相比中国,新加坡的小学教育是天堂。除了没有像中国那样过于注重考试和成绩,最大的优点莫过于中英双语的教学。作为华人,当然希望孩子能够掌握母语而不至于忽略了文化的根基,同时也能以英文在国际化的竞争中游刃有余。尽管新加坡的华语教学不算尽善尽美,但通过几年的学校教育,孩子还是能够具备基本的言谈阅读能力。在新加坡,孩子学习以英语为媒介,日后参加的是国际通用的剑桥文凭考试,这使得新加坡学生拥有一对日后可自由飞翔于世界各国的翅膀,这点是中国教育无法企及的。

因此,无论是否名校,新加坡的教育都有着特殊的吸引力。身在事外时,大多数人总能超脱地谈论各自的“真知灼见”。但一牵涉到自己的孩子,就不免落俗地执着起来。我们和众多“怕输”的家长们一样,经历了许多具有新加坡特色的择校过程中的纠结与失落。错过名校,仿佛是错过了快车道,孩子的教育似乎便会因此而滞后。虽然现在回顾起来,我也不免觉得当时太过执着。那些不安与痛楚,大都源自为人父母者内心的不自信与惶恐,如同几千年前的孟母,当觉得家庭教育不可能完成对孩子的全面塑造时,就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学校教育上,总想着要尽己所能给孩子争取最好的求学环境。

如果孩子在邻里小学上学开心,那可能也就不会发生太多的变故了。碰巧遇到一位爱训斥学生的班主任,虽然孩子还算乖,不是被训的对象,在学校却也总是不开心。当时的我们就在一系列的错过和失落中,生出深深的无能为力感。那个潜意识中的英国梦就浮现出来了。

英国私立教育 并非只与金钱相关

在读大学前,英国的学生通常选择休学一年去社会实践或旅行,以此来了解社会以及自己内心真正的向往。记得二十多年前,我和先生在中国南方一个小城读书,当时的英语外教是刚在牛津读完高中到中国文化实践的19岁的弗朗斯瓦丝。我先生曾担任她的华文翻译。英国很多中产或上层社会的家庭,几代人都在传统私立学校受教育。弗朗斯瓦丝的家族就是如此。她的父亲是一位律师,家中的兄妹五个都从8岁开始就到寄宿学校(boarding School)读书。他们一家人都热爱中国文化,若干年后我们去他们在日内瓦的家拜访时,惊讶地发现家中装饰品都是中国水墨画和明清瓷器。

同时代的中国,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多数没有背景的布衣子弟,正奋力挤在读书的独木桥上以期改变命运。那年,我先生独自赴英留学。我们的英国梦,就源于他英国求学的经历。他在伦敦打工一年以攒学费,然后边工边读完成了本科前三年的课程,到第四年却面临山穷水尽的窘境,付不出学费。在一筹莫展中,我先生打电话给弗朗斯瓦丝。她父亲接的电话,开口就是温暖的一句“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吗?”当得知情况后,弗朗斯瓦丝的父亲马上帮忙付清了几千英镑的学费,并且说“这学费你不必偿还。因为有一天,你或许也可以像我一样去帮助那些努力上进的年轻人”。我先生因此得以完成学业,随后在伦敦谋到了一份体面的职业。这件事情深深撼动了我们的内心。弗朗斯瓦丝的父亲,也因此成为我们理想中英国绅士的模范。如果我们有孩子,希望也能像他一样。而英国私立教育,也自然成为我们培养孩子的理想方式。

不同于美国教育体制和价值体系:不管你是从车库里白手起家的辍学青年,比如苹果的创始人斯蒂芬乔布斯,还是肤色黝黑的边缘种族,比如出生平民的奥巴马总统,你都有平等的机会去实现梦想;英国的教育从开始就是一场不公平的竞争。私立学校教育下的学生,从个性发展到能力培养,从社会资源到工作机会,大都远优胜于免费的政府学校教育出来的学生。从王室到贵族,从殷实的世家到新兴的中产阶级,都纷纷送孩子入读私立学校。根据年级不同,每年1.5万到3万英镑间的昂贵学费,足以让平民家庭望而却步。但私立学校的生活却绝不奢华。大部分私立学校都是教会学校,虽然没有像初设立时那么制度苛刻,却也绝对不会骄纵了学生。看看从伊顿公学出来的威廉王子和哈利王子都可奔赴阿富汗前线作战,就可知其大致的风格了。所谓绅士和贵族,并非只与金钱息息相关,更有着个体的自我发现与社会担当。虽然带着阶级划分的鲜明标志,英国私立教育依然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教育体系,不仅孩子,而且我们做父母的,在四年多来,每天都能感受到自己在其中的蜕变与成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萍谈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