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主播持证上岗或面临执行难题

广电总局要求直播平台和个人必须持证上岗,这对正处在火热时期的直播业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但要说直播业自此之后就会进入寒冬,也是属于多虑。

即便没有持证上岗要求,网络直播的生命力也面临着巨大损耗。早在直播刚火的时候,就有声音认为,直播是无聊文化的产物。主播因为无聊而直播,观众因为无聊而看直播,等到新的媒体玩具被发明之后,直播必然如同被淘汰的论坛、博客一样,被网友忘到脑后。

把直播以及看直播当作打发时间或为了满足好奇心的人来说,并不在乎是否持证上岗,本来直播就是图个新鲜,一旦遇到办证这么严肃的事情,干脆就放弃不玩了。反正直播既不是娱乐必需品,更不是生活必需品。

真正对持证上岗如坐针毡的是哪些人,你懂的。直播业的兴起,源自直播平台许多直播间主播们打的擦边球,说白了就是软色情。虽然现在火热的直播业,已经覆盖到许多层面。比如电影发布会之类,但直播的竞争力,无法体现在那些匆匆来去的主播们身上。如果直播没法提供有价值、可留存的内容,那么直播所产出的声音视频,除了徒费流量外别无价值。

从长远看,持证上岗也是管理部门避免不了要作出一个管理决定。乐观一点看,持证上岗对真正优秀的主播而言,并不是最大的障碍,如果对自己的内容有信心,办一纸上岗证又何妨?

鉴于网络直播有数量不少的从业者,假若持证上岗落实到操作层面,也不会有多苛刻的要求,毕竟网络直播还达不到网络出版或者网剧播出标准,对于大多数主播而言,直播还是一种即兴的自娱自乐方式,对网友的自娱自乐提出太高要求,也不现实。

现在持证上岗的具体要求还没看到,管理部门也要进行周到的考虑。比如对直播性质进行分类,不能把直播平台上那些具有盈利性质的主播和网友出于爱好而进行的直播,使用同一个标准。不防考虑传统主持人的认证方式,鼓励网络主播根据自身水平,主动要求考证,管理部门可指定或设计专门的考证部门,对主播进行专业认证,同时把这种认证当成网友选择的一个标准。

对于那些偶尔为之的主播,可以从盈利与否、播出时长等进行辨别,如果没有把直播当成事业或者行当来做的话,就没必要发什么上岗证。顾名思义,持证上岗的定义,应该是对直播提出一种职业要求,没把直播当职业的人,自然就不必有证。

主播持证上岗,在具体执行中,还会面临一些复杂的问题,除了对持证群体的界定外,上岗要不要有业务考核、考核内容是什么,无证上岗会遭到什么样的处罚,持证上岗后怎样监管内容以及谁来监管……这需要听从多方意见,尤其要多听一下直播平台和主播们的意见,在既实现管理部门监管愿望的同时,也能让直播平台和主播们感受到管理的善意。

一个行业的兴起与衰落,更多要遵从市场规律,但适当的管理,也能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同时需要提醒的是,管理部门在尽到管理责任的同时,也要融入服务意识了。

来源:京华时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