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计划”不会终结

拜读《南洋商报》1月7日刊登作者陈俊安的文章《“星光计划”应终结》,文中谈到“狮城九部装甲车在港被扣事件尚未解决,台湾的‘星光部队’训练场地却又起波澜”;还提及新加坡政府在处理装甲车事件的思维是陷入“集体盲思”;说到既然澳大利亚已提供更多土地供新加坡部队训练,应趁此终结“星光部队”、与中国解冻的好契机等云云。

看似分析得头头是道,其实是陈君非常主观的思维。其见解也是非常片面的。

新加坡武装部队军人到台湾训练,也就是所谓的“星光计划”,从1967年新加坡独立后至今已近50年。这不是什么秘密,而是基于新加坡土地有限,只好向外寻求第三方“支援”的一种选择。

低调进行避免误会

然而,新加坡在“一中”问题上是非常明确的,也是众所皆知的,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点可以从新加坡政府的立场看出,从来没有含糊地带。

新加坡在海外的训练基地还有美国、澳洲等地。这些海外训练基地,常有政府部长、甚至总统前去检查、视察部队的训练状况,也都有通过文告在媒体加以传达。

但是,在台湾的“星光计划”训练,君是否看到新加坡政府发表一字文告或官员视察基地的任何新闻见报?由此可见,“星光计划”的训练是非常低调的,目的就是避免让外界产生误会。

新加坡武装部队九辆装甲车训练结束后运回途中,海运商船经香港码头被香港海关扣押,事件至今未解决。这是一起商业海运事件,理应由香港海关作出说明扣押的理由。但两个多月来,香港海关没有发表任何扣押理由的说明。是港府办事效率低?还是身不由己,有苦难言?那不得而知。

假设中方对新方不满,利用香港海关来行使扣押权利,那只能说明中方的“无理”,将商业事件,提升为政治事件。然而,港府却没有任何的声明,事件是否已交由中央处理。

大事化小适当解决

在解决装甲车事件,新加坡政府非常清楚,并没有如陈君所言陷入“集体盲思”。无论是在国际法、海事运输法都站得住脚。

虽说如此,新加坡政府在处理这起事件时,还是照顾到港府,甚至中方的颜面,从未指责他们的处理方式,希望大事化小而适当解决。

在新加坡与中国大陆建交之前,新中(台湾)已经是好朋友关系。当新加坡于1965年独立后,新加坡与台湾的关系,比新加坡与中国大陆的关系,来得好与强。

在新加坡独立初期,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愿意协助新加坡训练武装部队,唯独以色列、台湾愿意提供这方面的人才支援。

而“星光计划”,在新加坡与中国大陆于1990年10月3日建交前,已清楚表明,新中两国心中也有数,新加坡也没有什么秘密隐瞒中国大陆政府与人民。

新加坡是主权独立国家,不可能照他人的旨意而行事。假如是中方利用装甲车事件要求新方放弃在台湾的“星光计划”,那就是“以大欺小”,就是不顾新加坡所存在与面对的现实问题。

尊重事实包容弱小

中华民族的盛世,必须建基于尊重事实、包容弱小、合作友好,甚至于互相信任,互惠礼让的精神上。

无论中方在装甲车事件是否对新方施压,新加坡政府必定能站稳立场,这才能让小国如新加坡在国际外交上得到他国尊重。国际社会也在注视香港政府是否依法行事,抑或是在弱化法治、法制;各方也在看中方是否尊重和严守自己对国际社会许下有关“一国两制”的承诺。

总之,“星光计划”不会就此终结,还会继续下去。除非台湾当局不愿继续延长协议。那就另当别论。

来源:1月15日马来西亚《南洋商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