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美国 TPP值得转死回生吗?

特朗普总统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引起国内和国际争议。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的后果,其他国家正在琢磨补救。亚太经合会议(APEC)日前在越南河内召开贸易部长会议,美国以外的11个TPP成员国贸易部长发表声明,决定启动进程,评估各种选项以落实范围广、规格高的TPP协定。同时,也将探索让美国重新加入TPP的方式,并提供其他国家参与TPP的机会。

这项联合声明,让特朗普决定美国退出后濒临死亡的TPP,似乎又燃起一线生机。然而,这样的反应到底只是因为曾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感到惋惜不捨的情绪性反应,或是在没有美国下,这个协定还是有其客观存在必要,值得我们探究,以了解其未来走向及对国际政经关系的可能影响。

TPP原是新西兰、新加坡、汶莱和智利四个环太平洋小国签署,在2006年生效的小型区域贸易协定。由于它们都属于亚太经合会议组织,于是在奥巴马总统倡议“重返亚太”下,成为美国参与亚太经济整合的对象。

2008年美国宣布加入,并邀请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秘鲁、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越南总共12国重新咨商,打造最高品质的“21世纪自由贸易协定”。历经七年、共19回合正式咨商,以及无数次相关会议后,终于在2015年10月宣布草签,待各国完成国内核准程序后,即可生效。

虽然日本和新西兰已完成其国会批准程序,但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月签署行政命令,正式通知其他成员国退出协定,使TPP依现状生效变得不可能,因为TPP规定其生效条件有三种:一、所有成员完成国内批准程序;二、两年内,六个以上成员完成国内批准程序,且GDP合计占所有成员85%以上;三、任何时间,只要六个成员完成国内批准程序,且GDP合计占所有成员的85%以上。

若符合上述条件之一,书面通知文件存放国新西兰,60日后自动生效。由于美国和日本的经济规模分别占全体的60%和18%,只要美日有一国未通过,协定就不可能生效。因此,在美国退出后,TPP当然不可能照现况生效。

然而,协定有可能在经过修改后让成员国满意,再核准生效吗?这就涉及没有美国之下,各国在这个协定中可能获得的淨利益,是否超过额外咨商所付出的成本了。

日本首相安倍曾说:“没有美国之下的TPP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在特朗普当选但上任之前,他就急着抢赴美国游说特朗普,但还是无力回天。事实上,日本早已和其他11成员国中的八个签署了贸易协定,只剩和美国、加拿大和新西兰没有协定;若美国退出,似乎连鸡肋都不如。日本这种状况,不少其他成员也都类似。

智利也已经和八个成员国拥有协定,包括和美国;新加坡甚至已经和包含美国的九个成员国签署了贸易协定。越南则仅仅和日本及新加坡签有协定,依照各种评估,越南获利应该最大;但即便如此,由于大量开放制造业市场也引起国会反弹,让该国政府乐得在美国退出后,宣称不会将草案送交国会审核。

然而,TPP其实不能拿来和一般的自由贸易协定比较。无论贸易自由化的范围和深度,它都远远超越一般的协定。除了传统商品和服务贸易自由化之外,它涵盖了较新的智慧财产权、环境、劳工、临时入境、国有企业、政府採购、金融、电子商务、中小企业、管制协调、能量建构等议题,而且程度或标准都超越现有的协定。

在参与这个协定后,成员们将可及早进行国内调整,更有能力参与其他先进的区域经济整合,甚至设定新标准。此外,虽然目前特朗普在位,但没人可预料四年后美国是何人当家,新总统极可能看法不同,而愿意重返这个平台。而日本战略上和中国对峙竞争,透过TPP和越南、马来西亚更密切往来,获得了一个新的互动平台,对日本而言放弃其实可惜。

更重要的是,没有TPP后,中国透过APEC的另外两条可参与或主导的路径:区域经济伙伴协定(RCE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主导亚太经贸的能力将更强大,由于中国发展程度较低,而可能导致亚太贸易自由化程度下降,并非11个TPP成员国所乐见。这个因素可能导致这11国努力在即使没有美国参与下,继续修改TPP条款,让其生效而存活。

来源:6月8日《泰国世界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