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人的处境失控了

缅甸罗兴亚人的处境所引发的持续不断的人道危机,不仅在亚细安国家敲响警钟,就连遥远的联合国也同样关注。经过一年寂静后再现的这场危机,杀害了成百上千,甚至更多的罗兴亚人,近15万人被迫到邻国孟加拉避难。还有约10万人正在寻求庇护。

由于情况极为严峻,以致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挺身而出,警告会有种族清洗的危险。他在2015年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以前,曾领导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长达10年。古特雷斯也站出来呼吁缅甸领导人翁山淑枝结束暴力,暴力是迫使难民大量出逃的主因。

持续的难民危机把翁山淑枝逼到角落,她甚少谈及这个课题。她办公室发出的唯一声明是在上周三(6日),她当时说政府“已开始捍卫所有人民……尽可能以最佳的方式”。

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消息,每天至少有1万5000名罗兴亚难民逃离缅甸,逃亡行动从8月25日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领导的委员会,针对若开邦情况发表报告后的几个小时开始。

该报告呼吁缅甸解除对罗兴亚人行动和公民权的限制,自类似暴力2012年在若开邦爆发以来,他们便受到这些限制。基于相关限制,许多身为缅甸公民的罗兴亚人被剥夺了公民权,变得没有国籍。

安南是翁山淑枝委任的,她请他领导一个为期一年的委员会,任务是化解缅甸最贫困的邦——若开邦内罗兴亚穆斯林和占多数的佛教徒之间酝酿已久的分歧。翁山淑枝较早时声明,其政府将遵循委员会的建议。

若开邦的问题已在缅甸造成社会、种族和宗教分歧,分歧还蔓延到了缅甸边界。在缅甸国内,当局不承认罗兴亚人是公民,并称他们为孟加拉人。孟加拉官方则说,这些所谓的孟加拉人其实并非孟加拉人,而是在缅甸若开邦生活了多个世纪的人。

最后一轮的暴力据称是由“罗兴亚叛乱分子”攻击数十个警察哨所和一个军事基地所引发的。缅甸政府派出更多军队进入若开邦。这让局势升级为危机。

翁山淑枝因为对2016年的冲突以及这最新的冲突都保持缄默而受到批评。但最近有报道指,若开邦的危机有缅甸以外的元素参与其中。

来自印度和孟加拉的情报都说,证据显示有缅甸无法控制的势力在扮演关键角色,这些势力决定采取什么行动来使若开邦的宗教冲突持续并扩散。

若开邦与孟加拉和孟加拉湾接壤,它的动荡跟冲突,也会冲击泰国及其他国家。更别说与若开邦边界顶端距离只有100公里的印度的米佐拉姆邦(Mizoram)。

泰国非常清楚,其美索(Mae Sot)边界哨站向来被当做是渠道,若开邦的同类型或其他恐怖组织会经由那里偷渡受过训练的恐怖分子,甚至可能走私武器和弹药到若开邦。有报道说,这个问题已经提升到泰国副首相巴维(Prawit Wongsuwon)的层级,他已下令更密切监察边界哨站。

泰国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有跟缅甸当局分享这类行动的情报资料。缅甸已被警告,若开邦罗兴亚穆斯林的持续不满,可能会使该邦滋生成为伊斯兰国恐怖组织领导的一个新战地。

伊斯兰国在中东和世界其他地方节节败退,因此一直在寻找被压迫又不满的穆斯林支持他们的行动,而他们或许已在缅甸若开邦找到一个开端。

本区域恐怖组织的任何这类行动不但会破坏缅甸的稳定,也会影响其邻国。因此,亚细安国家有必要组成联合阵线,与区域和世界的主要反恐组织讨论和分享情报。亚细安一定要带头努力,杜绝这颗或许已在若开邦开始生长的肿瘤。

来源:9月10日《曼谷邮报》

翻译:胡文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