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从高瑜案看香港23条立法

【明报专讯】内地名记者高瑜被重判7年,引起国际上很大的关注。我认识她足足30个年头,目睹她在过去的30年间,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以及政治透明,三度身陷囹圄,为全体中华民族的进步付出了沉重的个人代价。

凡是跑中国新闻而又有一定年资的记者,几乎可以说没有人不认识她。这是因为她乐于帮助同行、提携后学的作风,早已享誉新闻界。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初到北京工作,人生路不熟,也是靠她的帮忙才能克服重重困难。

这次她再一次被囚,是因为被指控泄漏了中共2013年第9号文件《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内地学者把这个文件归纳为“七不讲”,即:一、宪政民主不要讲,因为它企图否定党的领导、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二、普世价值不要讲,因为它企图动摇党执政的思想理论基础;三、新闻自由不要讲,因为它挑战中国党管媒体原则和新闻出版管理制度;四、公民社会不要讲,因为它企图瓦解党执政的社会基础;五、司法独立不要讲,因为它企图改变中国司法制度;六、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因为它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七、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因为它企图否定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新中国历史。一句话,“七不讲”要禁绝一切对中共的执政合法性以及它种种政策的合理性的质疑。

“七不讲”中,前5者是人类经历了同封建主义、极权主义等落后政治制度相斗争几百年后才总结出来的现代文明的价值,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基石。中共对之禁止,是开文明的倒车,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很难想像一个偌大的党,竟然可以发出这么反智的文件来禁锢人民的思想。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谁是真正的爱国。中共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乃以国家安全为名,行禁锢人民思想之实。这种政策,或可“维稳”于一时,却以全体人民愚昧化为代价。反之,高瑜勇于揭露这种荒谬的政策,虽然导致个人身系牢笼,却唤醒了全国良知之士奋起鞭挞这种愚民政策。

几点重要啓示

高瑜案对香港的《基本法》23条立法问题,有几点重要的啓示。

第一,什么是国家利益?从中共的角度看,禁止“七不讲”等人类文明的基石是符合它维持“一党专政”的利益,但从人民的角度看,却是严重妨碍国家的进步,长远来说损害人民的利益。所以将来香港如果要立法,必须打破中共“党国一体化”的陷阱,坚持厘清党国利益的分野,当党和国家利益出现矛盾时,我们只承担维护国家利益,不承担维护中共的利益。

第二,什么是“国家安全”?中共目前正在制定新的《国家安全法》,在此法的草稿中,它把维护中共的执政安全放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之上。从它的角度看,中共的执政安全高于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中共之所以要实行“七不讲”,就是把维护自己的执政安全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从人民的角度看,执政党能否执政,端视乎它能否取得人民的合法授权。所以,将来假如香港要立法维护国家安全,我们仅仅能承诺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能承诺维护中共的执政安全。此外,新的国安法草案还包含了很多关于国家安全的崭新定义,例如把意识形态问题也上升为“文化安全”等。“七不讲”,就是涉及它所讲的“文化安全”。香港的23条立法,就必须仅仅承诺对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维护,而不应该广而推之到中共规定的新范围。

第三,我们要坚守香港的法治精神。对高瑜案审判有很多细节值得我们警惕:

1. 审讯的公开性:在大陆,凡是涉及国家安全案的都是闭门审判。我们香港这一制要坚持审讯公开,即使涉及大陆定义的“国家安全”,我们也不能接受大陆闭门审判的做法。

2. 取证的合法性:我们在高瑜案中可以看到明显的非法取证问题,例如她较早时的“供认”原来是在当局以拘捕其子做要挟下作出的“供认”。 这种做法,即使是中共现行的《刑法》也是明显禁止的。香港这一制对非法取证的问题更加要明确地反对。

3. 保密的实效性:我们知道,中共的9号文件是2013年4月22日发出,准备逐级向下传达。到5月10日,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在微博首先透露该校传达了“七不讲”的内容,其后中国知名学者、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也证实他学校也传达了此文件。《明镜》是到8月才发表该文件的全文。换言之,从文件开始传达到《明镜》发表,已经历了最少3个多月。经过这3个多月的传达,理论上该文件的“秘密”含量已经大大稀释以至于零。从这个角度看,已经属于“衆所周知”的“秘密”还算不算是“秘密”?假如我们将来要立法时,一定要考虑这个因为传达而“秘密性递减”的因素。

(程翔)

来源:明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