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泛民“抗争”为谁? 市民埋单可哀

香港星岛日报网社评称,政改民意战开打,政府官员与泛民成员先后落区宣传,“一定要得”与“坚决说不”短兵相接,斗得火热。目前看来,泛民议员仍紧紧互相捆绑,继续摆出一拍两散姿态,没有迹象会“华丽转身”,对多位中间人士的苦口婆心劝说亦嗤之以鼻,如此下去,特首普选被“打沉”的机会不低。泛民表面上正气凛然,但背后真正意图为何,公众作出判断时,须先看清楚。

泛民议员黄毓民昨天接受电视访问时,强调会否决政改方案,原因是只有方案受阻,他们才可保留“抗争的空间”。这句话一语道破泛民的意图--特首普选一日未能落实,他们就继续有抗争的理由,可以日复一日争取虚无缥缈的“真普选”,从而永远占据政治舞台,保持自己的存在价值。这不但是他的想法,也代表泛民的盘算。

对于否决方案会否对其选举不利,黄毓民的估计是,他自己是地区直选议员,相信投票给他的选民,一定支持他反对方案;换言之,他不担心“坚决说不”会失去席位。以目前的比例代表制选举方法,他只要拿到数万票便可得胜,自然只顾争取“忠诚粉丝”的拥护,而不会看多数市民的看法。

只顾自己的兴衰升沉

泛民大部分议员也都计同一条数,民主党和公民党的估计是,现时民意中反对“袋住先”的三成多市民,正是他们的主要票源,其他五、六成希望普选落实的市民,大多数都不会投票给他们,如果他们支持政改方案,其“基本盘”便会崩散。为了“政治利益”,泛民一切会从自己的兴衰升沉出发,怎会考虑特首普选流产对香港的长远打击?

因此,泛民与黄毓民一样,每次都出尽全力阻挠民主化向前跨进,令政制继续停步,继续保守,那么,他们就可以永远高举争民主大旗,扮演救世者角色。

香港政治若陷于“抗争无了期”的死局,泛民自然得其所哉,整个社会却要付出沉重代价。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昨日就指出,如政改方案被否决,不但二○一七年无普选,也表示政改争议和管治困局将无限期持续下去,令管治质素变差,最终影响安定与民生,令香港由盛转衰。这的确是肺腑之言,但泛民又怎会听得入耳?

巨大代价由全港支付

有政圈重量级人物及资深政治学者先后指出,今次泛民对政改的立场,并没有深切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下一步怎么样?”倘若特首普选没法落实,泛民势必被推向激烈街头群众运动,作为政党,其前景将更加广泛,还是愈来愈窄?香港政局停留于进退维谷的境地,对他们又有甚么好处?他们只顾目前得失,竟如此短视,实令人扼腕叹息。

更可哀是,泛民为了“永远抗争”,导致香港堕入不断沉沦的深渊,付出的巨大代价,却要全港市民和我们的下一代埋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