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结果 难解台湾外交困境

美国总统大选在即,尽管美国很多菁英表态支持希拉蕊.柯林顿(Hillary Clinton),其民调现保持领先,但与川普差距并不大,且美国五大摇摆州似也有倒向川普迹象,最后是否会一夕翻盘,全球关注。

美国昨日进行总统大选首场辩论,在财经议题上激烈交锋。近年来美国中产阶级消失,而财经政策是十分复杂且专业,大部分中下阶层都听不进去,这也是为何川普民调近期回升原因之一。

当前美国中下阶层充满愤怒,这部分的声音未必反映在民调上,目前在电视上、媒体上发表言论的都是菁英,都希望柯林顿选赢,但中下阶层才是左右胜选的关键,这也是川普要激进发言的原因,目的在争取选票。柯林顿吃亏的是,她的出身背景不属于愤怒人民的这一群,更是既得利益的代表,即便她说要对付富人,也被认为只是说表面话。

就好比英国脱欧公投,投票日前都是留欧派胜过脱欧派,但支持脱欧派持续上升,最后一夕间就翻上来,赢得公投。美国大选是否重演?是众人心中疑虑。事实上不论由谁胜出,都会把关注放在美国国内,尤其是安抚国内中下阶层的愤怒。目前美国经济疲软复苏,经济成长果实还是由金字塔顶端1%拿走,多数人还是分配不到,未来是否能公平分配,亦很难判断,主要是因为这还牵涉到美国国会,自1978年以后,两党在国会上,不再对大企业立法、限制大企业经营,而在历次选举中,美国大企业亦对两党下注,美国两党都接收到大企业的好处。因此,新任美国总统能否改变分配结构,是有实际上困难。

外界也很关切,假若川普当选,他在选举期间的狂言,包括指责中国和墨西哥是美国失业问题元凶,是否在选后付诸实现?我认为,不能根据川普的狂言,直接判断他未来的作为。川普几次到加州,很多中国人支持他,其背后是否有代表北京的力量不得而知;川普也有来自中国金主。若观察川普对于美中关系发言,近期亦转趋收敛。而且,川普曾表态,当选后不会干涉东亚事务,这对中国来说,十分有利。

至于柯林顿在选举期间批评中国大陆,也未必会100%兑现。她也有中国金主;在2007年时11月,曾发表她的外交政策,其中提到中国达11次之多,俄罗斯则有六次。民主党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曾说,21世纪,全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就是美中关系;而前美国总统柯林顿在选前对中国亦有很多批评,但最后还给中国最惠国待遇。

持平来说,国际关系及事务为柯林顿所擅长,这也是各界会较支持柯林顿的原因,川普则要倚靠智囊来因应。不过,不论谁入主白宫,美国国际和外交政策都不会因选举激情而有太大的变动,因为美国官僚系统有其惯性和基本路线,就是永远以美国稳健利益为优先,在此基础上,运用两面外交策略。

对台湾来说,会认为支持美国重返亚洲的柯林顿当选会对台湾较有利,但在实务上,柯林顿绝不可能忽略中国,前美国总统雷根曾对台湾很友善,但还是签了伤害台湾的八一七公报。台湾未能出席国际民航组织(ICAO)大会,尽管有美国友人为台湾叫屈,但依然没以行动支持台湾。

而中国外交教父钱其琛也曾说,美中合作基础不变,中美矛盾基础不变。这是国际现实。对台湾未来国际和两岸关系,不论美国总统由谁胜出,台湾都不能寄望因此可获得改善。

(本文由台湾前国防部副部长林中斌口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