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若再有下个李明哲 蔡政府如何营救?

台湾联合报社论指出,透过电视转播,许多台湾民众看到了前民进党工李明哲在湖南岳阳法院受审的经过。面对“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李明哲在法庭顺从地“认罪”、“悔罪”、并颂扬“文明办案”,与其妻半年来高调救援的姿态形成强烈对比。法庭审讯如同照本宣科逐字不漏地演出,固令人感到荒谬,另方面却也有现实的冲击作用:在台湾可放肆高谈的言论,易地即可能贾祸,背上莫大的罪名。

值得省思的是,如果再有另一桩李明哲事件,蔡政府有没有办法提供更有效的协助或救援?李明哲案将另择日宣判,一般认为,可能以“轻判”收场。其原因有几:其一,中共欲藉此案向台湾示警,因是首例,“杀鸡儆猴”不必下手太重;其二,从此案审理的主次看,同案被告彭宇华才是本案“主谋”,李明哲不过是他吸收的主要对象之一,并非首谋。其三,李明哲固有煽动的发言,但仍属“言论”层次,距颠覆国家政权的“行动”仍有很大距离。

换言之,李明哲可获轻判,并不是因为其妻李净瑜高调抗争策略奏效,也不是因其母郭秀秦的“中国情怀”和爱子之情感动了谁,更不是蔡政府的海陆两会居间穿梭协助,而是北京当局盱衡情势后作出的选择。在正式宣判前,相关各方的言行,都仍将牵动最后的判决结果;这也是李明哲劝李净瑜不要再发表激烈言论的原因。

在李明哲遭羁押的一百七十七天期间,蔡政府对此案几乎是一筹莫展。相关部门既摸不清此案的前因后果,更无法提供李明哲和家属任何协助,完全陷于被动,窘态毕露。包括海陆两会近日安排家属赴大陆聆听审判,声称“根据家人意愿”、“救人第一”,实际上却夹在李明哲妻子和母亲的南辕北辙的立场之间,包括参与救援的非政府组织人士都大表不满。如此三面受怨,不免难堪之至。

在正常情况下,一个政府对于本国公民在境外受到不明原因的逮捕,至少要设法了解原因,并试图援救,或至少协助使免于受到不公平的审判。然而,由于蔡政府处理两岸关系偏离正轨,导致两岸急冻,竟不仅无法进行正常的交涉,甚至因我方先逮捕陆生共谍周泓旭,才引发中共的报复式因应,出手逮捕已监控五年的李明哲。这点,在台湾民众一面指责中共迫使李明哲“被认罪”之余,也不能不想想我们政府的自我限缩亦难辞其咎;若完全以一句“中共鸭霸”带过,未能克尽全貌。

观察李明哲案本身,他参与彭宇华的“梅花公司”,组织群众,并发表批评及煽动言论,甚至说出“暴动,迟早的事”、“我从来不觉得要排斥暴力革命”。从这些看,李明哲的作为,和李净瑜宣称的“人权工作者”形象已大相迳庭。这类言行,不要说在中国大陆不合宜,在备受恐怖主义威胁的欧美国家也同样忌惮。如果李明哲未曾担任过“民进党党工”,他的身分或者还不至于那么敏感;但他被中共监控五年,显示此案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刻意要拿他来为去年新通过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祭旗,兼向蔡英文政府示以颜色。

在民进党若干政治人物引领下,台湾网民的仇共、反中言论日甚一日。这在台湾人们或习以为常,但经过李明哲案,不啻标出了一道红线,提醒民众:言论自由无底限的原则,并不是放诸四海而皆准。而如果大家觉得中共的法治太不透明,我们也还可以反求诸己,检视一下周泓旭的陆生共谍案迄今尚未审结,亦未闻其家人前来探视,或是否有合法的律师为其辩护。这个案子,能不能也更透明些?

李明哲案张力十足,但这不应只视为一场政治大戏。蔡政府至少须打通两岸沟通管道,在下一个李明哲出现前,部署好交涉的工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