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港独步调不一致 建制派内部张力日渐浮现

撰文: 沙半山

大学校园接连出现争议性大字报,掀起社会关注,不过今次泛民主派大多保持距离,避免遭扣上“港独”帽子。建制派顿失其中一个主要狙击目标,反而内部有互相龃龉的情况,变成阵营之间“枪口对内”的柔性角力。

早前教育大学出现侮辱蔡若莲的大字报,引起公愤,有建制派更发起联署,要求将涉事学生踢出校,但身兼教大校董会主席的马时亨在电台峰烟节目中呼吁“唔好搞啲咁嘅嘢啦”。不过有建制派中人对马时亨的说话似乎不太受落,其中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更在其脸书专页中,放重话点名指马时亨怕事:“包容禽兽行,学校还有是非观吗?马主席被成功配合反对派喉舌为“非人”学生转移视线了。”

不过吴秋北的帖文之中有一个有趣之处,就是他说马时亨“被成功配合反对派喉舌”,但今次泛民主派对大字报风波明显有意保持距离。例如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只是以普通法的角度,技术性地分析“港独”大字报是否违法,对有关争议却未有明显表态;至于民主党的取态亦相当低调,由该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负责开腔,批评建制派不应向教育局和大学施压。相比起建制派三十多位议员联署要求教育局严肃跟进,泛民主派今次显然不愿“跟车太贴”。

提到建制派联署一事,不得不这段“小插曲”。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早前指,除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之外的39名全体建制派立法会议员,都有参加联署,不过名字被包括在联署名单的谢伟俊,却表示他没有参与联署,又指他当时回覆民建联议员陈克勤“I'll Pass”,意思是不参与联署,但陈克勤却有所误会,令自己变成“被联署”。谢伟俊并补充指,现时已有很多社会舆论讨论此事,毋须再给政府压力,也不应该干预大学管理。谢伟俊的潜台词很清楚,就是说建制派38位议员不应干预大学管理,是曲线唱对台。

据闻建制派内有人替陈克勤不值,指有关联署新闻稿发出前,文稿曾贴在建制派whatsapp群组展示,当时谢伟俊并没有提出异议。该人士又说,在港独这个大是大非议题前,建制派应该团结一致,而非各行其事。

今次事件,其实反映了两个现象,第一是传统的泛民党派,都已经非常明白“港独”是一个不能碰的禁忌,因为传统泛民支持者对向来“我行我素”的独派很有意见,与独派走得太近只会得失选民,而且经过一连串政治风浪,北京的底线其实已很清楚,就是在一国两制的前提之下,任何党派都“有商量”,但一碰港独的就“冇得倾”,泛民主派自然不会明知有地雷也照踩下去。

第二个现象,就是建制派之中其实也分开不同光谱,例如马时亨这类专业人士,其实都不太认同“追杀”策略,令社会长期陷于撕裂状态。而工联会等传统力量则认为港独问题黑白分明,仕可忍,孰不可忍,必须痛击,且这是一个挫校园“反对派”的良机,岂容错过?亦正正因为这种分歧,令建制派的内部张力走向枱面化、白热化。

来源:香港01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