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峰会鸽子 率性特朗普重创美信用

台湾联合报发表评论文章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昨日突然在马尼拉举行的东亚峰会开幕前,决定返回美国,为他十二天的亚洲行,画下一个惊叹号。据说东亚峰会本来不在他访问计划之内,但他最后决定参加这个自二○○五年十二月开始的年度区域盛会,没想到最后还是走人了。

其实美国一开始并未受邀参加峰会,主要是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反对。一直到二○一一年,美国才和俄罗斯同时加入,与东协十国、中国大陆、日本、韩国、纽西兰、澳洲、印度一同讨论区域问题。

特朗普一开始没有规划出席,有一说是幕僚担心他会失言,但如果真的这样,他应该会在许多国际场合被幕僚所“劝退”。

比较可能的是,特朗普在峰会之前已经见过他比较想见的领导人,而且他觉得在东亚峰会上,不过是与之前参加过亚太经合会(APEC)经济领袖峰会及“美国—东协峰会”的相同国家领导人再见一次,他所说的话也一直重复,所以有点失去耐性、意兴阑珊,认为再留无益。同时也因为“通俄门”事件愈来愈大,他急于赶回美国坐镇,所以一开始就想缩短行程。

这次的东亚峰会,习近平本来就指派李克强出席,没有出什么意外;李克强所说的打击经贸保护主义,维护东亚区域发展,显然与“一带一路”继续挂勾。反观特朗普临时要国务卿提勒森代打,对记者表示他该讲早已讲过了,显然觉得叠床架屋的亚太峰会机制索然无味,甚至浪费生命。

其实首次缺席东亚峰会的美国总统是奥巴马,时间是二○一三年。当时因为美国联邦政府预算危机,他决定不飞往汶莱参加东亚峰会,也不去印尼出席亚太经合会。 而且他因为竞选连任,又与俄罗斯不睦,连二○一二年俄罗斯举办的亚太经合会都没去。

但那导致了美国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稍稍受挫。若干东协国家领导人认为奥巴马政府不太重视东南亚。媒体也报道,中国大陆在前述场合见缝插针,削弱了美国的战略布局,而且使得焦点大多放在刚接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身上。

特朗普虽然临时缺席东亚峰会,但他在东亚峰会前一天的午宴演说,要求实现自由、开放、公平、互惠的经贸体系,又说希望在“印度洋—太平洋”(Indo-Pacific)区域的国家都能强大、独立、繁荣,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成为其他国家的附庸,似乎处处机锋、剑指北京。

特朗普这般的论述,对友邦国家是否口惠实不至,或者是否暗讽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倡议旨在设立附庸国,目前还不得知。但特朗普的缺席,很可能比奥巴马那时的缺席还要麻烦。对美国而言,最明显的麻烦就是让美国冠上了傲慢自大和疏离亚太的骂名,也让亚洲盟邦对于美国的政治承诺打了折扣。

作者:黄奎博/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副院长、外交系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