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不要逃避中国大陆正在领导世界

台湾《中国时报》发表社论指出,宋楚瑜资政代表蔡英文总统顺利出席了本届APEC在越南岘港的“非正式领袖会议”,回台后立刻受到蔡总统接见,肯定他顺利完成3项交付任务。宋楚瑜当然值得肯定,然而,蔡总统未提到,政党轮替后台湾在国际社会愈来愈艰困的情境下,宋先生为了获得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寒暄合照的机会付出的辛苦。宋资政希望和大陆领导人习近平较正式会谈、合照,能参与东协国家非正式领袖会谈,均未能成功。在两岸关系冷冻之下,过去反掌折枝之事,今年却比登天还难,台湾国际政治边缘化的趋势令人唏嘘。

就在宋楚瑜返台的同时,环保署长李应元及台湾代表团到德国波昂参与2.5万人出席的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却受阻挡不得其门而入,最后只能与德国环境部官员会谈,并和马绍尔群岛、吐瓦鲁领袖及宏都拉斯等国环境部长共进午餐拚外交,说来也辛苦。而且成果大概也只能“出口转内销”,博取一些“爱台湾”版面,再努力也难刷出台湾的“存在感”。

蔡总统在接见APEC代表团时,表达《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已有新进展,台湾将展现参与的最大努力与企图心。美国缺席下的11国在APEC非正式领袖会议会外会达成协议,将改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率先冻结了智慧财产权保障条款,这是美国坚持、其他国家不得不接受的条文,并设定明年春季重新签署,并尽速生效。台湾已多次表达加入TPP的高度意愿,而且即使没有美国,台湾加入整合的意愿也没有变化。

只是,一个没有美国的TPP,11个参与国占全球经济生产比重已经从38%降到了13%,远不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16国的29%。若以台湾对两个组织的出口占比而言,对TPP为33%,没有美国之下仅有22%,台湾对RCEP的出口却高达58%。

台湾会选择加入TPP或新的CPTPP,放弃加入RCEP的机会,很显然是政治理由,在没有“九二共识”之下,对岸不会接受台湾加入RCEP,只能盼望改由日本主导的CPTPP,在第二轮开放入会时欢迎台湾加入。只是,放弃58%而选择22%的出口机会,意味着我们宁可接受经济上的“边缘化”,也不愿意在政治上和北京妥协,这种成本效益分析难以获得多数国人赞同。

如果说,“新南向政策”能够有效帮助台湾突破大陆的围堵,那么坚持不接受九二共识的代价也许小些。只不过,这些地缘上和大陆接壤或接近的国家,不仅在政治上多半对北京马首是瞻,经济上台湾也在两岸消长之下逐渐失去优势。

例如,北京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设立了“两国双园旗舰计划”,即在广西的“中马钦州产业园区”和在马中的“关丹产业园区”,并于钦州园区建立了“马来西亚创新城”,吸引对中国市场有企图心的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投资。在关丹园区联合钢厂项目的高炉已经完成,投资14亿美元,年产350万吨钢材。这两个国家级产业园区将在各自依附港口的优势下,实现航线、贸易和产业的互动对接。由此看出,台湾“新南向政策”无论是规模、资源或企图心,都难以和对岸相提并论,能获得何种成效,实在难以乐观。

就在“习特会”当天,亚洲股市全面上涨声中,台湾股市却是下跌,原因在于小米、OPPO、vivo手机订单将由宏达电转给高通,金额高达120亿美元。我们不希望这项发展是台湾高科技业在大陆市场溃败的开始。但香港和东协完成了自由贸易协定,本月即将签署,之后香港即可以东协自贸伙伴身分展开RCEP入会谘商。台湾平日最怕“香港化”,但此刻却求“香港化”而不可得。

台湾面临两大趋势,一是中国崛起、美国衰退,中国将建立全球新秩序,特朗普亚洲行已印证这股历史大潮的来临,二是WTO与APEC的空洞化趋势,台湾经济将更为孤立。

我们要请教蔡政府,当大陆开始领导世界,台湾政治和经济却都在加速边缘化,我们真的应该无动于衷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