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出比特币正当时

文:林俊泓

比特币的凌厉升势再度登上报章头条。不足一年间,比特币价值添加了一个零,每枚价值由不足1000美元暴增至10000美元以上。在不少人眼中,比特币发展与当年科网泡沫的催化过程如出一辙。那么,比特币发展将何去何从?

重温资产价值的估算方法,有助我们了解比特币的价值。资产估值离不开一个核心概念:资产价格等同派息的预期贴现价。比特币没有派息,自然不存在任何内在价值。不过,此处存在反例。现金也不能为用家带来息收,不少市民却仍然选择在钱包内存放现金。

更关键问题在于,为何市民愿意持有现金,即使现金未能带来息收?其中一说法为“博傻理论”(The Greater Fool Theory)。投资者认为美元现钞价值将不断上扬,而升值本身足以带来吸引回报。若一众投资者对“博傻理论”深信不疑,目前升势维持一段长时间便不足为奇。无可否认,“投机炒作”为比特币热潮背后的最直观解释。只是,直观答案往往不乏漏洞。“博傻理论”未能解释为何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宣布推出比特币相关期货后,比特币价格方始急速上扬,期货参与者一贯被视为较成熟的投资者,“博傻理论”则反指其角色仅为接下火棒,观点难以令人信服。

我们把目光投往持有现金的另一因素:“便利收益”(Convenience Yield),市民留有现金以节省时间。钱包内留放现金越多,市民前往自动柜员机提款的次数便可减低。同理,比特币也可为用家提供“便利收益”,其收益主要体现于规避政府税收的手段,其“便利收益”之巨足以驱使部分人士持有电子货币。

值得强调的是,“便利收益”并非固定不变。但这同时留下难题,鉴于比特币需求与息口关系反向,息口环境应该利淡而非利好比特币。笔者认为,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s)掌握着解答谜题的关键。

监管收紧应用有限

长久以来,制约比特币发展的最大瓶颈在于任何人都能生产代替品。任何人皆可以极低成本生产电子货币,且产量不设上限。不过,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电子货币使用者并非完全独立的个体,他们深受环境影响。随着事态发展,当更多个人及商户接受比特币,其他加密电子货币更难撼动比特币的地位。目前比特币备受追捧,或与市场重新估算其作为交易媒介的价值有关。

目前尚难确定,比特币是否可以脱颖而出,占据整个支付市场。其一,监管者已意识到电子货币的潜在威胁。纽约市政府现已界定部分电子货币业务为“货币收付者”(Money Transmitters),要求其领取“比特牌照”(BitLicense)进行监管。其他监管者此后也未必一直采取放任的态度。其次,比特币的应用深度也令人失望。迄今,比特币只能购买有限商品。区块链技术未能如预期般,轻易取替Western Union或Visa的地位。

当下,比特币已跃升至全球第六大流通货币,排名甚至超前英镑。电子货币竞争终局如何尚未明朗,目前可能为出售获利的合适时机。正如巴朗罗斯柴尔(Baron Rothschild)所言,“我总是过早售出!”(I always sell too early)

(作者为上海商业银行研究部主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