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东添“特”式乱源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又有惊人之举,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令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解进程横生枝节,甚至被巴勒斯坦形容为“死亡之吻”,势必为中东局势乱上加乱。

特朗普早在竞选期间已经预示会推行与前人不一样的外交政策,就任不久即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还打算推翻与伊朗达成的限核协议,今次不顾盟国反对,履行竞选承诺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国际秩序又再遭折腾。

耶路撒冷是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极为敏感,二战后联合国同意在巴勒斯坦地区划出土地供以色列立国,耶路撒冷由国际安排托管;不过,以色列在1948和1967年分阶段占领耶路撒冷西部和东部,并宣布以这个地方作为其“统一而永恒”的首都。

美历任总统避就耶城归边

耶路撒冷地位一直是以巴和谈的重要障碍,双方都要以这里为首都,并且无法达成东西分治的妥协。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1980年通过决议案,谴责以色列吞并东耶路撒冷,各国都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设在特拉维夫,避免在这场首都争议上归边。

不过,美国国会在亲以色列势力的影响下,在1990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要求政府于当年5月底前在耶路撒冷设立大使馆,但是容许总统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延迟,每六个月向国会通报。

面对这个烫手山芋,历任美国总统,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无论立场多偏向以色列,都采取拖字诀。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为了争取在美国政治能量极强的亲以色列势力支持,承诺不再拖,现在付诸行动,并且事先知会巴勒斯坦和在中东及欧洲的盟友。

还政治债却损美国民安全

中东局势本来就混乱,现时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在也门打代理人战争,黎巴嫩又出现内乱危机,伊拉克和叙利亚历经内战未止,在对付了伊斯兰国后又要面对库尔克族要求立国的问题,沙特又牵头封锁卡塔尔。无论这些阿拉伯国家彼此之间有什么恩怨、利益和宗教冲突,他们有一个共同敌人,就是以色列。

美国的中东政策尽力维謢以色列,阿拉伯世界觉得巴人饱受以色列欺凌,是中东一大乱源,当地反美意识高涨,是导致美国受到911恐怖主义袭击的重要原因,这种仇美情绪于民间尤烈,导致中东亲美政权难做,反美政权坐大,而且成为恐怖分子的重要无形武器。

历届美国政府希望促成以巴和解,釜底抽薪解决中东仇美问题,既为促进和平,也为保障美国人的安全,故此在耶路撒冷这一关键问题上避免显得太偏向以色列。特朗普今次触动了这个平衡,大家却看不见他换取到以色列在和谈进展中作出什么让步,令人觉得他只是实现竞选承诺,巩固其亲以色列圈子中的支持度,是否以美国人利益作为优先,就很难说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