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人大作出了决定 然后呢

(吴宗銮/文)

人大常委会以全票通过批准政府在高铁西九站实施“一地两检”合作安排,随即在香港引起极大争议。人大常委会既然以“一言九鼎”之势作出了决定,那么下一步我们还要面对什么?作为港人还有什么可以做呢?

由于在西九实施一地两检没有足够法律基础,政府接下来必定会遇到和一地两检相关的一连串司法挑战。儘管行政长官表明不会主动向人大提请释法,但据说有部分建制派人士已“磨刀霍霍”,希望借助人大常委会“尚方宝剑”封杀有关司法挑战。不过行政长官斩钉截铁说不会主动向人大提请释法,或许意味了政府认为根本不需要释法来解决此事。因为这次政府“使横手”请人大常委会以国家行为作出决定,香港法庭可能会裁定自己没有司法管辖权,无奈之下而将有关人大常委会决定照单全收。

就算香港法庭认为自己有权就人大常委会决定是否违宪听取答辩,我们也无法排除政府反悔,决定提请人大释法,又或法庭自行提请释法的可能。不管是政府还是法庭提请释法,都会出现人大常委会“霸王硬上弓”,将相关《基本法》条款硬生生解释作为西九实施一地两检的法律基础,结果只是再次提供机会让人大以“合法”的宪制程序来破坏一国两制。如果人大常委会硬要根据其对于第18条的理解来解释基本法,以后内地法律只要适用范围限制在特区局部(而不是“整个”)区域,便可于香港任何一个区域执行。如此对香港的高度自治、对法治造成的伤害难以想像。

另外一个可能性是修改基本法条款,使其与一地两检安排兼容。然而就算撇开基本法“具庄严地位,不应轻言修改”的说法,修改基本法有既定程序,一地两检牵涉的问题又绝对不是修改一两条条款便可达至(其中主要挑战是如何修改使一地两检得以实施而又不会破坏一国两制),没可能赶及在今年高铁开通前完成,现实上未必可行。

有法律界人士提出可由国务院发出命令修改香港版图,将西九内地口岸区从香港版图划走。以事论事,这个做法有一定合理性;问题在于被“视作在内地口岸区范围内”的区域不止是内地口岸区,而是包括所有进入香港境内的高铁营运中的列车车厢。换句话说,要把高铁进入香港境内经过的路径及管道范围统统从香港版图划走,中间涉及的法律(包括《中英联合声明》中“香港”的定义)及政治问题同样复杂,不容易做得到。

修改基本法条款和修改香港版图看来都行之不易,但其实多个团体、学者及法律专家早已就西九一地两检研究了多个方案,包括“两地两检”、“车上检”及“北上预检”等,并且在去年9月底选出“内地一地两检”为替代方案。“内地一地两检”的效益与西九一地两检相若,但就完全避开了后者破坏一国两制的风险,再加上传媒早前报道内地车站有预留空间作“两地两检”口岸,时间上实施“内地一地两检”也应该赶得及高铁9月通车。

可惜港府一方面拒绝咨询公众,另一方面在其方案文本中只含糊其词地带过“内地一地两检”不可行的原因;对于关注一地两检的民间团体希望得到高铁相关数据,比如列车班次等等(以便比较不同方案效益),又充耳不闻。如果西九一地两检”确实是最佳方案,为什么政府要拒绝咨询公众和提供有关数据呢?

向政府施压 将替代方案放议程

政府看似态度强硬,但我认为还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如果大家不愿意牺牲一国两制、不愿意让人大常委会用“人治”替代香港赖以成功的法治和司法独立,我们就一定不可以默默承受“一言九鼎”。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向政府施加压力,用民意迫使其将“内地一地两检”替代方案放上议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