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夫妇回答10大最常见问题 “捐款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来源于 财新网

十年前从微软公司“退休”后,比尔-盖茨(Bill Gates)便全身心投入到慈善事业。自2009年起,盖茨和他的夫人梅琳达-盖茨每年都会发表一封年信,分享他们对全球公益事业的思考。

在今年的年信中,盖茨夫妇决定对10个他们最常被问到、也最难回答的问题,做出正面回应。自诩为“乐天行动派”的盖茨夫妇,希望借此机会阐明,为何身处日益跌宕多变的全球世局,他们依然坚信慈善的力量。

这封题为“我们常被问到的10个难题”的2018年度公开信,由盖茨和妻子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在2月13日联名发表。信中选取的10个问题,并非局限于某一具体领域,而是涉及盖茨夫妇及其名下的私人慈善机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下称盖茨基金会)工作内容的诸多方面。

盖茨基金会由盖茨夫妇在2000年共同创办,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改善健康状况,消除极端贫困,减少不平等现象。截至2016年底,基金会总资产已达413.27亿美元。

为应对全球健康和发展领域的巨大挑战,盖茨基金会在世界各地建立起广泛的伙伴关系网络,希望能以此集聚不同领域的专长和经验。这其中,不仅囊括了非营利组织和慈善机构,也包括拥有创新性技术的企业,以及掌握庞大资源及调度能力的各国政府。

“政府的对外援助资金虽然只是国家预算中的很小一部分,但却能够发挥巨大的影响。”今年的年信发布之际,盖茨本人在接受包括财新在内的中国媒体连线采访时,也毫不讳言国家和政府的对外援助,对全球发展事业的重要性。

然而,作为在海外援助中资金规模遥遥领先的国家,美国却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在对外援助方面呈现收缩倾向。在特朗普政府此前推出的“2018年国家预算提案”中,外交、对外援助、国际机构支出被削减了29%之多。

尽管当时,特朗普的这项提案未获国会批准;但倘若未来美国政府进一步收紧对外援助,这将对盖茨基金会的全球工作造成怎样的影响?对于财新记者的这项提问,盖茨回应称,即便将来美国的对外援助预算真的有所削减,盖茨基金会也不会因此缩减与全球合作伙伴共同开展的关键性项目。

在美国本土,盖茨基金会的项目主要聚焦于教育科技创新与教育机会平等化工作;而在海外,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基金会则主要将资金投向公共卫生医疗、粮农问题和消除贫困任务。自2007年进入中国以来,盖茨基金会已与中国公共、私营及非营利部门达成多项合作,通过扶贫、儿童营养改善、艾滋病防控、控烟等领域的核心项目,帮助中国应对国内健康和发展挑战。

尽管投身全球健康与发展事业的决心不容动摇,盖茨依然强调,政府对外援助在国际发展领域的贡献不应小觑,“比方说,目前在全球艾滋病防控领域,美国政府就是最大的资金来源。而这主要通过‘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EPFAR)’来实现。”

“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于2003年由美国国会立法通过,旨在对全球艾滋病毒感染者及艾滋病患者提供咨询、检测和治疗等医疗援助。盖茨基金会2017年发布的报告《目标守卫者:数据背后的故事》指出,如果将全球艾滋病防控资金逐年削减10%,到2030年可能会使额外的500多万人失去生命。

如何看待特朗普及其标榜“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也是盖茨夫妇在过去一年里最常碰到的问题。

在2018年的年信中,盖茨就此回应称,数十年来,美国一直是海外抗击疾病与贫困方面的领导者;而这些努力既拯救了生命,也为美国创造了就业机会。

“当更多人罹患疾病或遭受饥饿,世界就无法变得更安定。”在盖茨看来,美国在帮助贫困国家预防疾病暴发、从而维持稳定的同时,也将令本国人民的安全变得更有保障。因此,他在年信中称,“就算我们仅仅以对美国人民的裨益来衡量政府的所作所为,参与全球事务依然是明智的投资。”

盖茨在年信中坦言,尽管他与特朗普政府的分歧,较与前几届美国政府的分歧“更多”,但他依然会与其保持沟通,并尽可能地达成合作。

在回答财新记者连线提问时,盖茨还透露,“虽然我只见过特朗普本人两次,但在两次会面中,我都谈到为什么向他国提供援助,不只对世界有利,对美国本身也将十分有利。”

作为微软公司创始人、全球科技行业的领军人物,盖茨对科技改变生活的力量深信不疑。促进创新的问题解决方案,使最需要帮助的人能够从中受益,也成为盖茨基金会一贯秉持的理念。

在年信中回答“为何与大企业合作”这项提问时,盖茨指出,由于企业天然地追逐利润回报,他们往往缺乏动力,去解决主要影响世界最贫困人口的问题。而盖茨基金会正试图改变这一局面,即鼓励企业将一部分专业资源投入到贫困、卫生等发展事业当中,同时避免让它们因此遭到亏损。

盖茨以全球健康事业举例称,通过为医药技术企业提供资金资助,或者对产品价格或销量作担保,盖茨基金会希望,能帮助企业降低研发风险,优化生产成本,从而激励它们将更多先进技术投入到新型疫苗、医药工具等健康产品的研制当中。

与这些私营企业合作的最终目的,则是实现健康平等。盖茨在年信中写道,“卫生与农业领域的技术革新,曾让世界最富裕地区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我们认为,贫困人口也应能受益于此。”

尽管在工作中见过无数疾病难愈与极端贫困的案例,也深知在全球健康和发展领域仍有许多重大问题亟待解决,盖茨夫妇向来坦诚于他们的乐观精神。在2015年提出的题为“我们对未来的大赌注”的年信中,盖茨曾作出“到2030年,全球儿童死亡人数将减半”的乐观判断。如今经过三年的努力,全球距离这项目标到底还有多远?

对于这一问题,盖茨也在近期与中国媒体的连线采访中回应称,要做到将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从2015年的5%,降至2030年的2.5%;需要考虑到可能影响儿童死亡的方方面面因素。

其中,在预防和治疗儿童腹泻与肺炎方面,全球已基本掌握了有效的疫苗和药物方案。为应对出生头30天的新生儿的死亡现象,盖茨基金会也已建立起相关数据和信息库,并有了不少新发现。

但在降低疟疾致死人数方面,目前全球仍进展无多。而疟疾每年导致的儿童死亡人数约为50万,占全球儿童死亡数量的十分之一。

在与中国媒体的连线采访中,盖茨坦言,尽管他无法准确预测,到2030年“儿童死亡人数减半”的目标能否真正达成;但盖茨基金会通过在全球各地的试点工作发现,如果能够真正落实在新生儿脐带护理、母亲妊娠晚期注射抗生素等方面的维护和干预工作,这一目标的确有较大的实现可能。

据盖茨预测,随着中国出生率逐渐下降、非洲国家出生率进一步上升,2030年在贫困国家出生的儿童比例,将明显高于现在。这也意味着,未来全球在降低儿童死亡率方面的工作将变得更为困难重重。但谈及前景,盖茨仍表现出他一贯的积极精神:“我们必须在埃塞俄比亚、刚果、尼日利亚这三个人口出生大国取得胜利。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挑战,但我对于目前开展的研究及实施的项目成果感到兴奋。”

在回答“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捐款?对你们有什么好处”的问题时,盖茨说,他自己和妻子都喜欢探索工作背后的科学原理。自己在微软时主要花时间在计算机技术上;而在盖茨基金会的工作中,则是计算机技术加上生物、化学、农学 等等。盖茨写道,“我会跟作物研究人员或艾滋病专家聊上好几个小时,然后回到家迫不及待地与梅琳达分享自己学到的东西。既能创造巨大影响,又能带来大量乐趣的工作少之又少,而我过去在微软,如今在盖茨基金会的工作都是如此。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比这样度过人生的大半光阴更加美妙。”

梅琳达-盖茨则说,当他们夫妇结识沃伦-巴菲特后,发现巴菲特成长的环境与时代虽然与自身不同,但“当沃伦将大部分财产捐赠出来,交予我们处理时,我们便为实现这些共同的价值观而加倍努力了起来”。梅琳达-盖茨回顾自己和丈夫从18年前创立盖茨基金会并投入相关工作的历程时写道,“也许20年前,我们对于怎样使用财富会有不同的选择,但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如果我们当时选择了不同的人生,也就不会成为现在的自己。当初的选择造就了今日的我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