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实习最难的事 拦计程车

对于第一次来到上海工作、生活,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在上海东南旅行社实习的实践大学学生陈思桦、黄瀞谊、陈彦廷三人异口同声说,上海的计程车实在太难拦了。

陈思桦说,在台湾路边等公车时,计程车都还会主动停下来问要不要搭车?但在上海“打车”真是不方便,三人刚到上海时还曾半夜在街头淋了半个小时雨,仍等不到一辆车。

大陆饮食偏油、偏咸也让三个小女生一开始吃足苦头。陈彦廷说,因为东西太油,她刚到的第一个星期一直拉肚子。

两岸用语差异也让这群20出头的台湾年轻人,花了些时间才清楚大陆同事的意思是什么。在谷物乾燥设备厂、三久机械实习的黄莉婷说,刚到时大陆同事都叫她“美女”,一开始她都不好意思地回“谢谢”。后来才发现,原来不少大陆人习惯用“美女”称呼女性。

在南侨实习的资管系学生连苡珊也说,起初和大陆同事互动真的存在代沟。她说“C槽”,大陆同事听不懂;大陆同事说“U盘”(随身碟),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尽管来到大陆有许多需要适应的地方,但多位同学在近两个月的实习后都表示,未来有机会愿意到大陆工作。国贸系学生余政就语气笃定地说,毕业后她一定会回来,因为大陆的机会无穷。

陈彦廷也表示,虽然刚毕业的起薪两岸差不多,但两、三年后大陆加薪的机会与幅度都远高于台湾,因此有机会她也愿意留在大陆工作。

不过一位在上海台资餐厅实习的同学则抱怨着与客人、主管间互动不时发生的不愉快经验,这让她思考,“都已经读到大学了,做这样的工作有意义吗?”对于是否会到大陆工作?她反问,“这里环境又没比较好,为什么要来?”

来源:联合新闻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