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福兴:如何点燃VR的导火线?

今年法兰克福书展上,VR技术大张旗鼓占据各个角落,除了主宾国荷兰语比利时荷语区有诸多VR内容展示外,台湾大块文化与吉米经纪公司也和HTC及微星合作,提供了将吉米绘本制作成互动影片的展示区。但严格来说,这些内容仅象是初探尝试,还不能称为成熟。

VR硬件,如HTC Vive、Oculus Rift推出约已半年,但因为价格昂贵且需要高性能计算机才能支持,所以普及率不高。最近因为Sony推出PlayStation VR,配合PS4就能使用,一下子拉低了门槛。可是很多兴冲冲购买的玩家都表示:新奇有趣没话说,但内容在哪里?

一位现在美国西岸工作的长辈指出,许多投资基金在硅谷专门针对著VR技术投资,他们不在乎硬件,因为随著时间、价格必然会降低、质量也会提升,中国已经有不少公司在做自己的硬件来试图普及。他们也不想只投资单一内容,而想要找出能提供内容制作方案与流程的公司,使其扩大成为业界标准,然后让更多内容产出,当达到一定量时,就会自然诞生出杀手级内容,让更多人愿意尝试VR。

书展后到缅因兹古腾堡博物馆参访,对这样的观点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任何媒体技术,从活版印刷到电影,以及电视甚至数码媒体,都是一步步地从实作者的经验里找出更新颖的工具与技术,并且透过一套固定流程的每日实践,才让内容本身得已大规模地产制、更有效率地产出。实际工作者的技艺以及制订流程本身,才是最具价值的部分。

这其实挑战着台湾在VR产业中的可能性。从台湾传统科技产品生产设计代工来看,将面对的是大陆新创业者强大的竞争;这几年因为流行音乐、电影、影集等等冲击,开始在乎文创作品。但是台湾对于内容产制专业的重视与尊重,却始终落后一大阶。从网络上流传各种“老板与设计师”间的笑话,以至于电影“尸速列车”上映后对于台韩影视产业发展的比较分析,加上世大运宣传影片引起的种种喧嚣,再再表示台湾对于实际进行内容产制者专业的不尊重。

台湾有著许多人不停地在推动专业者的训练。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即将上映的导演李安,为什么会将前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带回台湾拍摄制作?而前台北市文化局长倪重华为什么要推动影视音人才的实验学校,自然就是感受到台湾需要更坚实的内容制作人才。但如果台湾依然把工匠当作工人看待,期盼创作天才横空出世却不在乎背后支撑的团队,那么面对VR这样的新媒体技术,依然位于价值链之外。就算哪里天导火线被点燃,鞭炮也只会在别处响而已。

(来源:台湾《联合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