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舞台敬畏 陈洁仪演出前会紧张

陈洁仪(右)与新加坡音乐人公会董事之一Rani Singam(拉妮)开心畅谈。(照片由新加坡音乐人公会提供)

本地天后陈洁仪出道24年,无论是演唱会或舞台剧,如今都已是驾驭自如的高水准演出,她却透露其实每一次的表演,上台之前还是会紧张,而这份紧张,来自她对舞台的敬畏。

陈洁仪前晚在共和理工学院举行名为“镁光灯下:最佳表现的心理”的讲座,这是由新加坡音乐人公会(Musicians Guild of Singapore)主办的活动,是她出道以来第一次办个人讲座。

陈洁仪与出席者分享心理建设、专注力、自省等因素,如何影响音乐人的表现。这是她11年前就读拉萨尔艺术学院做的研究报告,还有她在音乐圈24年所累积的心得。

脑子无杂念是最佳表

陈洁仪透露自己的最佳表现是站在台上时,脑子里没有任何杂念。她举例当年参与音乐剧《雪狼湖》,有一晚的演出,她正在演唱,突然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那一刻感觉自己只是动动嘴唇,歌曲就自然而然地唱了出来,不费吹灰之力。那感觉好奇妙,好不真实。后来我发现这样的情况越来越频繁,不禁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为这份好奇,她才决定在拉萨尔艺术学院做相关的研究报告。

一场好的演出和一场精彩绝佳的演出,分别在哪儿?陈洁仪以美国作家和顾问Timothy Gallwey(加尔韦)的“内心游戏”(inner game)理论说明,并分享加尔韦的相关方程式:P=P-I,第一个P是Peak Performance(最佳表现),第二个P是Potential(潜力),I是Interference(干扰)。

陈洁仪说:“潜力,大家都有,关键在如何消除干扰,这包括心理上的充分准备、自律和自省。像我演出前的半小时,绝对不开口说话,把专注力都放在即将到来的表演。像日前刚结束的音乐剧《紫禁城:画说慈禧》,我即使已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但上台之前还是再看一遍。”

了解自己的身体状态

陈洁仪将干扰分列为“内在”和“外来”,前者是指怯场、紧张、焦虑等情绪,后者是指吃错食物或抽烟喝酒影响嗓子等生活习惯。说到“外来干扰”,她笑言:“不要害怕得罪人。如果你隔天有演出,朋友今晚约你去喝酒,你要说‘不’。也要了解自己的身体对食物的反应,像我在演出前会禁吃辛辣和油炸食物。”她也指出身体会改变,要懂得做出相应的调整,并笑着透露:“我以前吃一碗鱼片汤就能上台表演,现在须要吃肉骨茶,需要更多的肉才有精力。”

陈洁仪认为表演者在开始的阶段,注重的是技巧、音准、节奏、表演方式等,而当表现提升到某一个阶段时,就要追求让演出臻炉火纯青,也就是加尔韦的方程式所提出的P=P-I。

但即使做足万分准备,她坦言至今仍会在上台之前觉得紧张,而这份紧张,她认为是必要的,也是有建设性的。她说:“适当的紧张感是提醒自己演出的重要性,是对舞台的敬畏。”

唱《心痛》有阴影 《家》百唱不腻

出道24年,陈洁仪如何保持对演出的新鲜感?她举了一个例子:“《家》这首歌,我即使唱了再多遍也不会腻,为什么?因为观众给我的回馈。我每一次唱这首歌,看到观众脸上不同的表情,听到观众跟着我一起唱,都是不同的感触。”

她再举一个例子。《紫禁城:画说慈禧》演了24场,有一场戏是她儿子死去,她说:“我每一次演出这场戏,都要相信我儿子此刻要在我面前死去,不能去想他昨天已死去,或他明天也将死去,我必须让自己处于当下的状态。”

陈洁仪在讲座结束后接受联合早报记者的访问,她提到《家》百唱不腻,记者好奇她是否有一首唱腻的歌曲?她说是《心痛》,还故意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她解释,当年这首歌打得很凶,宣传期五六个月,每天唱好几次,加上那时候一些演出场地条件不理想,因此有了阴影。

她也和记者分享了第一次站上舞台的经验。那一年她14岁,参与学校的演出,站上了维多利亚剧院的大舞台。她笑着忆述:“我演唱‘Memory’,双脚一直在发抖,感觉两个膝盖不停地在碰撞,还好我的裙子够长,遮住了膝盖。演出很顺利,我一下台整个人松懈,放声大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陈洁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