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卖服饰卖韩食“77街”精神在

“无心插柳柳成荫”用来形容周士锦的创业道路应该恰当不过。原是77街服饰店(77th Street)创办人的她,约三年多前因一起合资设立韩式烧烤店的韩国合伙人突然患病逝世,毫无餐饮经验的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经营这家餐馆。

没想到生意蒸蒸日上,业绩表现比77街还出色,甚至达到了在本地上市的规模。

人生往往不是一条平坦康庄大道,每个人一生中总会遇到一段崎岖山路,有时看似无路可走,殊不知一个转弯,前方可能就是一片柳暗花明。

对77街服饰店(77th Street)创办人周士锦而言,她的人生就是如此。

约三年多前,周士锦(51岁)和韩国合伙人一起合资设立韩式烧烤店,没想到合伙人几个月后突然患病逝世,毫无餐饮经验的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经营这家餐馆。

去年,面对商场店面租金越来越贵的挑战,周士锦决定关闭77街所有业务,从服饰业“退休”。

她原以为自己的企业道路就此结束,却意外发现餐饮生意蒸蒸日上,业绩表现甚至比77街还出色。

目前,周士锦拥有三家餐馆,分别是位于新加坡艺术学院(SOTA)的I’m Kim,乌节门(Orchard Gateway)的GoroGoro火锅店,以及几个月前在Scape开业的I’m Kim Junior。

问起这三家餐馆收入或盈利表现,周士锦说:“具体数字我不便透露,但这三家餐馆财务状况可能比77街还好,并已达到在本地上市的规模了。”

按新加坡交易所条例,本地主板上市要求是要在过去三年累积至少750万元及每年至少100万元的税前盈利;或是最近两年达到1000万元的税前盈利;或是公司市值超过8000万元。

周士锦创立的77街,巅峰时期曾在全岛拥有16家分店,每年营业额超过1000万元。

与字母“F”有缘

从服装业转战餐饮业,周士锦坦言这个转变的确不小。

她笑说:“我的人生似乎都跟F很有缘,从学校成绩经常拿F,到从事服装业(Fashion),然后又进军餐饮业(F&B)。前阵子,我还参与投资电子物流业务FastFast,全都是有F字母的行业。”

事实上,周士锦当初投资第一家韩式烧烤店时,只是想当个“翘脚不做事”的投资者,由具餐饮经验的合伙人负责打理。

可是,当她交了几十万元定金租下新加坡艺术学院的店面,就接到合伙人病逝的消息。没有其他选择,周士锦只好接过餐饮生意,并找来姐姐周士林和哥哥周士章一起帮忙。

周士锦说:“我是无心插柳,意外加入餐饮行业。一些好友也不看好我的餐馆生意,认为我的餐馆设立的地点不好,没什么人流,自己又没有餐饮经验。当时有朋友参观我的餐馆后,还同情地拍了我的肩膀说‘祝你好运’,仿佛看到我所投资的钱全都泡汤了。”

将77街品牌特色延伸到餐馆

然而,凭借精明的生意头脑,周士锦成功地把劣势转为优势,不只吸引了大批食客上门,在短短几年内还开了新分店。如今,还有人找她洽谈经营特许经营店事项,有意在缅甸等国家设立餐馆品牌的分店。

周士锦说,她的餐饮业务成功秘诀,其实跟77街一样,就是以合理价格提供优质产品。

从餐馆外观和其特色来看,周士锦的餐馆的确充满77街品牌特色。例如,乌节门的GoroGoro火锅店,墙面上尽是创意涂鸦,店里装饰也走混搭风格,创造活泼玩味的环境与氛围。

GoroGoro火锅店的店名贴近年轻人口味,周士锦说,大家肚子饿时,就会发出“咕噜咕噜”叫声,这就是店名来源。餐馆宣传策略也以社交媒体为主,主要围绕年轻人和心境年轻者,加上餐馆内播放的音乐、电视上的韩国MTV,俨然就是77街“新奇、有趣、好玩”品牌精神的延伸。

周士锦说,她的餐馆和77街是由同一个团队经营,自然会展现77街的精神和活力。

在某个程度上,她认为,77街品牌并未真正关闭,它只是从服装蜕变成餐饮,重点仍然是发掘每个人年轻的心,让大家找回自己好玩和酷的一面。

她说:“无论顾客是光顾77街店面,还是我们的餐馆,我希望都能勾起他们年轻时最难忘的时光,脸上会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20171203_77street_Small.jpg
周士锦创立的“77街”曾创造一股街服潮流,成为街头时尚的代表性品牌。(档案照)

服饰业难抵租金高涨和网店洪流

访问周士锦,免不了要谈她创办的77街。

1988年,年仅22岁的周士锦,以一笔1万5000元储蓄,在远东商业中心(Far East Plaza)开设第一家77街服装店。

当时,她的店面只有180平方英尺,主要售卖年轻人风格的街服及服饰。

周士锦笑说,起初没人知道她卖的是什么,远东广场一名阿嫂还称77街为那间卖“铃铃铛铛”的店。经营初期很辛苦,她和姐姐及母亲每个月只拿400元薪水,还经常得倒贴。

挨过了几年艰困创业期,在辛勤工作和坚持下,77街慢慢吸引许多年轻人光顾,创造了一股街服潮流,成为街头时尚的代表性品牌。

77街也是最早“走出去”的本地服饰品牌之一,曾在马来西亚和中国北京设有店面。

周士锦在商场上的突出表现,让她获颁“最杰出女企业家奖”“万宝龙女商人奖”,以及“年轻女性成就奖”等奖项。她也成了本地创业社群的典型代表。

可是,即便有精明生意头脑和满腔热忱,周士锦最终还是抵挡不了租金高涨和电子商务崛起的洪流,去年关闭了本地最后一间位于宏茂桥城的77街店面,结束她经营近30年的77街品牌。

要结束一个自己花了近30年心血经营的生意,周士锦确实有许多不舍。

她无奈地说:“最近还有人问我要不要卷土重来,再开设77街?没错,我是很喜欢77街,也怀念与团队并肩作战,创造一个具有生命力的品牌。但现在商业环境很不一样了,即使能免去所有租金,我也未必斗得过不计成本的网店。

现今的世界,转变是很重要的,我们必须学会伸缩,要拿得起,放得下。如果你无法改变大趋势,你只能改变你要做的事。”

77街结束了,问周士锦是否有挫折感,尝到失败滋味?

周士锦却反问:“你指的成功,定义是什么?是商场上的成功,还是更大的人生的成功呢?要评估个人成功与否,首先你必须清楚自己的人生目的是什么?我的77街事业篇章或许告一段落,但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盼帮助更多人 为社会做出积极改变

我或许不是大富大贵,不过生活基本不缺钱,可以安逸过日子。然而,上天关注的不是你的银行户头有多少钱,或是你有几个名牌包包。它关注的是你对社会带来什么影响,给多少人生命带来积极改变。

所谓五十知天命,周士锦去年步入50岁,正好踏入人生另一个重要阶段。

她说,自己从小也立下一些志愿目标,比如要在21岁创业,25岁赚到第一桶金,45岁退休享受生活。这些目标大致都已实现了。

现在,她要开始做自己最想做的事,就是帮助需要的人,为更多人带来启发。

20171203_77street2_Small.jpg
周士锦认为,上天关注的不是个人有多少名牌包包,而是对社会带来的正面影响。图为她在非洲国家马拉维( Malawi)参与关爱项目,与当地孩童的合照。(受访者提供)

去年,周士锦成立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ElimChewTV。通过这个视频频道,她访问了不同社会企业家,希望借着这些故事,推动更多人为社会做出积极改变。

她也投资了速递服务“FastFast”手机软件,利用优步的商业模式,让更多人通过这平台送速递,赚取外快。

她现在是国际中小企业联合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Small Business, ICSB)新加坡分会的会长,负责推动本地与外国中小企业的联系,从而协助本地中小企业的发展。

另外,周士锦还参与许多创业和社会企业社群活动,协助年轻创业者找到机会。

采访当天,摄影记者就透露,自己曾获得周士锦帮忙,成功在Scape举行毕业摄影展。

周士锦说,她享受这种忙碌充实的生活,因为自己从中获得更多回报。

她说:“我或许不是大富大贵,不过生活基本不缺钱,可以安逸过日子。然而,上天关注的不是你的银行户头有多少钱,或是你有几个名牌包包。它关注的是你对社会带来什么影响,给多少人生命带来积极改变。”

周士锦强烈的社会责任心,极大部分是源自她父母。她父亲经营药房,也是丹戎巴葛的基层领导。小时候,她看着父亲帮忙流氓或前囚犯找工作,让她印象深刻。她的母亲开过发廊,目前积极参与慈善工作,包括帮助民丹岛较贫困社群。

周士锦喜欢与年轻人接触,担任年轻人的启蒙导师,又跟她年轻叛逆的成长过程有关。

周士锦就读花菲卫理中学时无心向学,成天都是忙着玩乐,考试成绩总是满江红。

16岁那年,家人为她报读英国名校国会山学校(Parliament Hill School),她趁入校空挡时期读了美发学院,结果喜欢上美发,更迷上了伦敦庞克文化,这也促使她后来创办77街。

周士锦说,当她看到一些年轻人误入歧途,或是在创业过程中屡屡失败,她作为过来人深有感触,所以很想给予援手,帮助及教导他们。

她认为,即使是她自己,偶尔也会迷失在名利或金钱诱惑中。

周士锦约一两年前参与大成区(Tai Seng)一个总值高达3亿元的项目,负责建立一个创意城,因跟合作伙伴意见不合,项目最终不了了之。

周士锦说:“我曾为失去这个3亿元商机而失落了好一阵子,直到后来才开始想通。如果我接手这项目,可能我下来30年时间都将花在这项目上。反过来看,没接手这项目,我也多了30年时间去做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

她不知道为帮助人而付出的“代价”是否会太高,但她相信,自己结束77街后的新一章,将会更精彩、更有意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