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创新寻出路 新技术转化废弃软土为“砂石”

新加坡是一个土地面积有限的蕞尔小岛,因此须依靠填海来扩大土地面积。作为岛国城市,本地也不断通过建设来推动国家发展。

要填海,就需要用到砂石,而大大小小的建筑活动则产生了须丢弃和处理的大量海积软土(marine clay)。

20年来,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柬埔寨陆续禁止出口砂石到我国。与此同时,丢弃软土需要花费金钱和时间,而国家也需要腾出弃土场来容纳这些废料。

目睹国家和行业所面临的挑战,一家新公司尝试以创新思维和手法寻求出路,结果研发出一种堪称“化腐朽为神奇”的新技术。

利用这项新技术,在工地现场挖掘出来的海积软土,能直接被处理成为砂粒状的建筑材料“粒状海积软土囊”(Granulated Marine Clay Capsule,简称GMCC)——原本是建筑废料的软土,转身变成有用的砂替代品。

新生土科技(New Soil Technologies)私人有限公司创办人兼董事经理潘南舜接受《联合早报》时指出,公司共用了三年时间来研发这项新技术,并申请到专利权。公司把GMCC取名“新生土”。

该公司是上市公司宝特控股(Boldtek Holdings,前称Logistics Holdings)的旗下公司,占六成股权。

他表示,宝特于2015年开始探索,是否能够把海积软土转变为有用的建筑材料。随后,他创办了新生土科技公司,并寻求适合的伙伴与顾问,一起进行研究。期间,公司面对诸多障碍。

“要物色恰当的生意伙伴、在研究与开发期间反复试验和从错误中学习,以及对经过处理和加工而得到的产品进行测试,直到我们的产品现在准备好上市,可说是经历了漫长的道路。”

不过,他和伙伴还是一一克服了这些问题。公司未来的业务将分为两大方面。其一,是接收建筑公司作为建筑废料的海积软土并收取费用、把海积软土处理为新生土,以及售卖新生土,作为填土或其他适当的建筑用途。

其二,把能将海积软土处理为新生土的移动器材,出租给工地使用,并收取费用,所取得的新生土可当场用在工程上。

潘南舜表示,公司的优势在于其移动器材可以在工地现场使用,节省搬运海积软土的时间、人力和成本。视土质而定,移动器材每小时可生产高达30公吨的新生土。

“利用专利方法把软土处理及加工为有用的砂粒状产品(新生土),成本低廉,使得这个加工产品比入口砂更加便宜。因此,在客户因使用产品而省钱的同时,我们公司也能够赚到钱。”

客户能节省30%至40%开销

 

他估计,客户将能够从中节省30%至40%的开销。

在建筑业之外,公司也把潜在客户对象扩大到采矿业,因为该行业也会进行许多开凿和挖掘的工作,同样面对需要处理海积软土的问题。

原本出口砂石到我国的几个国家,先后改变政策,使得我国业界在入口砂石方面总是处于受支配地位的状况,是激发公司为业界寻求解决方案的原因。  

马来西亚于1997年禁止出口陆砂和海砂到新加坡,而印尼则于2003年和2007年先后禁止出口海砂和陆砂到我国。近来,柬埔寨也全面禁止出口砂石到本地。

潘南舜说:“诸如此类的情况,正是本地建筑公司在寻求建筑材料方面所面对的不确定因素。我们总是要受到这些海外供应商所支配。几年前,印尼政府禁止出口砂石到新加坡时,入口砂的成本也高出两倍。”

他预料,这类砂石供应的中断很可能还会重演。“我们很欣慰能够提供砂代替品,在减缓这类风险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

尽管他同意新技术和产品不可能满足我国对进口砂的所有需求,但其作用仍然是现有情势的一大突破。

“这是一个三赢局面。我们的客户赢在得到一个较低成本的产品;我们赢在获得额外营收来源;政府赢在建筑废料减少,寻找新弃土场的需要也降低了。”

从海积软土加工而成的新生土,既然是一种新产品,那么跟天然砂石相比,是否一样安全呢?

潘南舜解释说,公司把新生土作为填土(landfill)和回填土(backfill)的功能进行测试。测试结果显示,新生土的渗透性跟天然砂石相同,持久耐用,尤其是在经过干砂的充填及压实(compaction)后。

回填土是在工地挖掘土地,并在建好隧道或地下层后,需要回填到其侧部和上方的土壤。新生土在陆地和海底都能使用。

成功研发和测试了新科技和新产品,公司刚开始正式向业界推广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并取得正面的反应。

如何说服越来越多的客户接纳和采用公司的新产品和服务,是潘南舜接下来的一大任务,但他坚持努力的信念也更为坚定。

他说:“我知道,我们在为业界和新加坡做一件好事。减少废料和把废料转为有用的东西,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这是我继续做下去的动力。”

(五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