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脚踏车服务 进入战国时代?

脚踏车共享服务最近引起国人关注。1月中旬,本地脚踏车共享公司oBike抢先推出“无车桩”服务,一个月后,中国脚踏车共享公司ofo进军新加坡,同样采用“无车桩”租用模式。另一家中国脚踏车共享龙头——摩拜(mobike)本月也将在新加坡推出服务,到时将出现“三足鼎立”局面,激烈的共享脚踏车大战即将开打。

很多新加坡人对于共享脚踏车还是有诸多疑虑,他们情感上能接受用脚踏车健身或通勤,不过理智却拉住他们——到底需不需要?——李德纮教授

由于儿子乐乐爱骑脚踏车,自由撰稿人林慧慧(39岁)和丈夫李欣赏(40岁,摄影师)原本考虑买两台成人脚踏车,让一家人在周末一起享受骑车乐趣。不过,林慧慧在上个月打消了这个念头,原因是:有业者在她裕廊东住家附近推出了脚踏车共享服务。

林慧慧和丈夫李欣赏、儿子乐乐,租用oBike脚踏车,享受骑车乐趣。

林慧慧受访时说:“我从报章知道新加坡现在有脚踏车共享服务,下载应用软件后,发现裕廊东有oBike的服务,就决定试试看,价钱不贵也容易使用。现在除了与孩子一起骑车游玩外,我也租脚踏车到住家附近商场购买日常用品,还挺方便的。”

脚踏车共享服务最近引起国人关注。1月中旬,本地脚踏车共享公司oBike抢先推出“无车桩”服务,用户无须到固定脚踏车停放站取车和还车,非常方便,马上引起热烈讨论。短短一个月后,中国脚踏车共享公司ofo进军新加坡,同样也采用“无车桩”租用模式。据悉,另一家中国脚踏车共享龙头——摩拜(mobike)本月也将在新加坡推出服务,到时会出现“三足鼎立”局面,激烈的共享脚踏车大战即将开打。

去年开始在中国火红

共享脚踏车市场去年开始在中国火红,目前有20余家经营公司,但真正吸引眼球的是摩拜和ofo。创立于2014年的ofo,源起于北京大学几个学生的校园创业项目,是中国首家共享脚踏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模式,目前覆盖20多个中国城市,投资者包括滴滴出行、小米等大企业。

创立于2014年的ofo是中国首家共享脚踏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模式,目前覆盖20多个中国城市。(取自ofo网站)

摩拜则在去年4月落地上海,该CEO王晓峰为原优步(Uber)上海总经理,后加入摩拜成为联合创始人,业务覆盖20多个中国城市,投资者来头也不小,包括腾讯、台湾富士康(iPhone制造商)、本地的淡马锡控股等。

面对两家中国企业的强力竞争,oBike发言人说:“摩拜和ofo虽然财力雄厚,但它们的业务中心在中国,需要时间适应本地市场。我们是本地企业,了解相关法律条例、新加坡人的需求等,连行销策略也带有本地色彩,这是我们与竞争对手的最大不同。”

摩拜首项海外拓展项目

30岁的摩拜国际商务总监富天宇(Florian Bohnert)是法国人,他从清华大学国际能源管理毕业,在中国呆了七年,会说一口流利华语。为了准备摩拜的首项海外业务拓展,他去年7月就来到新加坡。

他受访时说:“我们研究了许多国家,最后认为新加坡排在首位。摩拜是一个有环球视野的亚洲公司,新加坡正好是中西文化桥梁。此外,新加坡政府提倡国民过健康生活,大力修建公园连道,鼓励脚踏车文化。政府也计划把这里打造成为智慧国,很适合类似摩拜这种智慧型企业的发展。”

富天宇不愿透露具体的发展计划,只说会在高需求地点如学校和地铁站等投放脚踏车,其中包括共和理工学院、新加坡管理大学等。脚踏车数量同样也是一个秘密,富天宇说,富士康会为摩拜专门开辟脚踏车生产线,年总产可超过1000万辆车:“摩拜脚踏车数量会根据本地需求而变化,无论是一星期需要1000辆脚踏车,或半年需要1万辆,我们都可以快速应变。”

ofo则不愿受访。

不能忽视乱停车现象

三家脚踏车共享公司先后进入本地,为争夺市场,脚踏车数量一定大增,各地的脚踏车停放处可能会出现拥挤现象。加上三家公司都采用“无车桩”模式,用户胡乱停车的情况可能频频发生。oBike发言人坦承,曾经接过商场的电话,要求公司派人把乱停放的脚踏车取走。

新加坡国立大学工程学院土木暨环境工程系教授李德纮觉得现在的脚踏车共享服务,与当年优步(Uber)和Grab私人出租车服务刚进入新加坡的情况相似,有许多不明确的地方,政府还在观察中。

他说:“虽然用户乱停车属于个人行为,但各家公司不能忽视。例如吃口香糖是个人行为,可是当你随便到处乱粘口香糖,政府就会出台条例。业者还是须要想一些方案,虽然可能会增加营运成本,但整体而言对它们有利。”

摩拜和oBike表明,它们的脚踏车都装上卫星定位系统,能监督每辆脚踏车的位置,如果停在不该停的地方就会派人去移车。此外,两家公司也采用奖励积分制,如果用户正确使用及停放脚踏车,就会获得更高积分,可获取骑车折扣等好处;反之就会扣分,得付更多租用费,甚至被列入黑名单,不能租用脚踏车。

新加坡市场容不下三家?

李德纮:现在的脚踏车共享服务与私人出租车服务刚进入新加坡的情况相似。(受访者提供)

李德纮也认为新加坡市场太小,无法支撑三家共享脚踏车服务公司,或许经过一轮淘汰就会剩下一家。oBike发言人则认为目前预测市场规模还言之过早:“政府计划在滨海湾、淡滨尼、裕廊湖区等推出脚踏车共享计划,可能会为市场提供有力的支撑。此外,从我们最近的免费试骑促销活动来看,公众反应非常热烈,脚踏车供不应求,很多人想尝试骑车,也想介绍给周围朋友知道。”

对于竞争,富天宇毫不担心,自信地说:“这是规模和服务素质的问题,谁能做到这两点将成为市场领导者,我们能把摩拜丰富的中国营运经验运用在新加坡。”

存在“最后一公里”问题

受访业者认为,脚踏车共享服务能有效解决公共交通系统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李德纮指出,新加坡确实存在“最后一公里”问题,但脚踏车共享服务不一定可以解决问题。

他说:“我觉得很多新加坡人对于共享脚踏车还是有诸多疑虑,他们情感上能接受用脚踏车健身或通勤,不过理智却拉住他们——到底需不需要?是否有别的交通工具可用?除非租用过程极其便利,不然很难推动大家使用。”

oBike发言人认为,脚踏车共享产业要在新加坡成功,最重要的是要改变新加坡人的观念:“与优步或Grab不同,骑脚踏车对很多新加坡人来说不是一种交通模式。我认为只要新加坡人改变这观念,并把共享脚踏车当成生活的一部分,这个产业就会取得成功。”

富天宇说:“当业者能提供优质的脚踏车共享服务,它会改变人们的通勤习惯,成为大家生活的一部分。例如在中国,就有人利用摩拜脚踏车举行婚礼,也有志愿者成为‘猎人’,帮我们到处回收乱放的脚踏车等。我相信这一天也会来到新加坡。”

如何共享脚踏车?

首先,使用者须下载相关脚踏车共享公司的应用软件,并注册手机号码。

摩拜和oBike的租用方式相似,使用者用手机扫描脚踏车的QR码解锁,开始骑车。

摩拜和oBike的租用方式相似——使用者用手机扫描脚踏车的QR码解锁,开始骑车。行程结束后,为脚踏车上锁就能自动停止收费。根据摩拜网页,它的可退还押金是59元,租用费为每半小时1元。

oBike的可退还押金则是49元,今天推出新收费结构,从每30分钟1元,调整至每15分钟5角。此外,oBike从今天至3月5日也推出优惠,用户首15分钟使用免费(一天只限两次)。

ofo脚踏车没有卫星定位器,所以顾客得先找到其黄色脚踏车,接着在应用软件中输入车座后的车牌号码,界面会显示该脚踏车的车锁密码。使用者用这个密码解锁,即可享受骑车乐趣。行程结束后,使用者须在应用软件中按钮停止收费,每趟收费5角。

行程结束后,为脚踏车上锁,就能自动停止收费。

有趣的是,由于脚踏车密码是固定的,使用者骑完车后,须要弄乱车锁密码。如果不这样做,脚踏车可能遭人免费使用,甚至被盗窃。不过,ofo发言人之前接受本地媒体访问时说,员工会定时更换密码,加上新加坡犯罪率低,有信心脚踏车不会被窃取。

记者试骑体验

摩拜脚踏车的小篮子底部是太阳能板,能为车灯及卫星定位器提供电力。

三家脚踏车共享公司都使用单速脚踏车,优点是结构简单,不易损坏。先谈黄白色的oBike,椅子舒适,前面装有一个篮子,适合用户放置包包或物品,适合日常使用,试骑感觉稳定。据悉,该公司最近推出了无篮子的第二代脚踏车。

根据用户的网上留言,oBike的卫星定位系统有时不太准确,手机明明显示某处有脚踏车,用户到那里反而找不到。oBike发言人坦承,卫星定位系统的确有些问题,不过只有少数用户受影响,他们会努力改善用户体验。

鲜橘色的摩拜脚踏车由该公司自行设计,拥有超过30个国际专利。富天宇介绍本地使用的摩拜脚踏车是第二代,两年免维修,车身使用铝铁所以比较轻,无气塑胶轮胎不会爆胎,小篮子底部是太阳能板,能为车灯及卫星定位器提供电力。记者试骑觉得蛮轻盈的,容易操控。

华文媒体集团数码部记者刘永健测试了鲜黄色的ofo脚踏车,他说感觉还可以,骑车不太吃力,不过最大缺点是没有卫星定位系统,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脚踏车,只能凭运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33545506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