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设计超跑 像一朵盛开的胡姬花

本地的Vanda Electrics设计团队设计新加坡首款原创开发的电动超级跑车。它以胡姬花种“石斛兰”(Dendrobium)命名。3月在日内瓦车展亮相后,深获业界和买家好评,即使卖价320万新元,仍不乏问津。不过,超跑要到2020年才能交货。

Dendrobium超跑像盛开的石斛兰。
Dendrobium超跑像盛开的石斛兰。

驰骋的时候,它能在2.7秒内从0飙到96.5公里的时速,并飙升到320公里的最high时速。停车的时候,它的车门向上开启,像一朵盛开的胡姬花。设计团队特别以新加坡国花,胡姬花种“石斛兰”(Dendrobium)为它命名,纪念它是新加坡首款原创、设计、开发的电动超级跑车。研发团队还以胡姬花种“万黛兰”为灵感,为公司取名Vanda Electrics。

Dendrobium超炫的设计。
Dendrobium超炫的设计。

“蜂蜂”火火

设计团队从大自然汲取灵感,融入造型与设计。车轮挡泥板线条冷硬,犹如山峦。双座式车身采用水滴造型,楚楚动人之余又增加空气动力效率,减少风阻力。四轮挡泥板刻意与车身分离,让超跑在奔驰时,空气能从空隙穿透而过,制造更大的下压力。在视觉上,也让超跑整体造型看似黄蜂,威风四方。

设计团队从大自然汲取灵感,融入造型与设计。
设计团队从大自然汲取灵感,融入造型与设计。

车子散热器面罩也采用蜂窝构造,除了要延续黄蜂的意象之外,也因为六角形是最稳固的形状。六角形蜂窝的意象延续到车内部的按钮、数码显示图像、装潢等,“蜂蜂”火火。

车前灯闪耀白光,驾驶者踩下油门,车后灯也会发出火红红光,象征火力全开,正待勇往直前。

团队也摈弃老生常谈的望后镜,改以紧贴方向盘的高清摄像显示器取代,大大增加驾驶者的视角与便利。

50cc电动单车Motochimp无缘在本地行驶。
相等于50cc电单车的Motochimp电动单车无缘在本地行驶。

车座用高级Bridge of Weir皮革包裹,塑造模仿人体肌肉的纹路,制造人与机器合体的狂想。此外,仪表板也延续挡泥板山峦起伏的意象,整体设计美学由里到外一气呵成。

Vanda Electrics由本地有52年历史的“黄芳机械”(Wong Fong Engineering)以及一批看好电动车前景的金主投资开设,但独立运作。除了超跑,Vanda也开发电动卡车“蚂蚁卡车”(Ant Truck),号称能在半小时内充电,行驶10公里,以及相等于50cc电单车,可爱的Motochimp电动单车,但由于本地尚未批准这个类别的电单车,所以它虽在本地出生,却无缘在本地问世。

Ant Truck能在半小时内充电,行驶10公里。
Ant Truck能在半小时内充电,行驶100公里。

2020年交货

Dendrobium超跑3月在日内瓦车展亮相后,深获业界和买家好评,即使卖价320万新元,仍不乏问津。本地代理商VinCar目前已有超过10次的预约察看。一切进行顺利的话,这辆主推“新加坡原创设计”的超跑要到2020年才能交货,Vanda预计总生产数量将不超过100辆。

代表研发团队发言的女设计师傅珉仪(27岁)透露,团队从去年2月开始投入设计,之后带着3D模型和草图到英国,成功取得负责著名威廉斯一级方程式车队Williams Advanced Engineering合作,在投资方投入近1000万新元后,在13个月内生产出这部摆上国际平台绝对不逊色于各方对手的心血结晶。

在一个没有汽车制造工业的岛国,傅珉仪说:“从机械工程科技到测试电动车,新加坡的基础设施都不足,因此要设计出世界级的超跑,找对合作方仍是关键。我们团队虽有机械工程专才,但毕竟不是汽车工业出身,找到顶级的机械工程专家合作,无形中等于在拜师,每一个步骤吸取他人的精髓,弥补我们的不足。和普通工业设计图不一样的是,设计超跑的草图、文案、效果图可以厚达一本书,而且汽车的每一个角度、侧面都要画出效果图来。”

傅珉仪与团队也学会如何在设计美学和实用取得平衡,比如他们想要挡泥板的线条更夸大、复杂,但这却会阻挡驾驶者的视野,影响驾车的安全。她说:“我们长远的计划是能不假他人,把这高产值的机械工程环节移回新加坡,设立在自己的家园。”

研制E17环保跑车

Vanda Electrics本周与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简称SUTD)协作举办车展,让公众见证刚起步的新加坡汽车设计目前已取得的成就,也透过学生的作品一窥汽车设计在新加坡未来的可能。

其中一大亮眼作品是由SUTD副教务长林世浚教授指导,一组来自SUTD工程产品开发系的学生设计与研制出的E17环保跑车。除了找本地工厂代工,使用数控切割器为他们割出汽车的钢框外,其余的部分全由学生操刀,包括学习使用真空导入法(vacuum infusion process), 将车身的碳纤维像一块紧身的莱卡布套上钢框,做出车身来。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设计的E17。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设计的E17。

林教授说:“我们这次用的是在网上买的50cc柴油引擎。制作汽车对学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平台,让他们学会怎么组装复杂的机件系统。学会这个基本之后,他们便能渐进胜任更大的系统。譬如,我们的一个学生毕业后加入一个团队,设计出一个太空飞机的样机。”

理性和感性的融合

设计汽车是理性和感性的融合与平衡。E17环保车的团队经理付神骆(21岁)说,设计师必须尊重机械工程,对这门专业有感:“汽车设计师和其他的产品设计师最大的不同是:我们需要更多空气动力、电子机械等方面的专项知识。”

E17主设计师陈威华(25岁)说:“我们同时得掌握设计美学的知识,懂得透过设计牵动顾客的感情。因为汽车除了操作性能之外,外形如何让买家动心,也是鼓励他们购买的一大因素。据我所见,目前本地设计师和工程师仍分得很清楚。”

陈威华透露,SUTD系内有位技术专家何福霖,他是工程师出身,后来到意大利一家汽车公司学习设计七年。陈威华拜他为师,希望像他一样将机械工程与设计美学融会贯通,日后能成为一位汽车设计师。

Vanda Electrics推出的超跑让两个设计学生看到希望。林世浚教说:“Vanda为本地汽车设计照出一条道路。我们可以走精致而非大众的路线。要像丰田那样大事生产,需要投入巨额资本,开辟巨型的设施,但生产高档、奢华的限量超跑、电动车却不失为本地可行的一个企业模式。”

SUTD与Vanda Electrics车展

地点: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

FabLab, 8 Somapah Road, S 487372

时间:12月9日、10日,早上10时到晚上8时

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67214656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