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景祥:一年确实来过

每次岁末元旦,总有许多感慨,但很快被新年新希望所捏造的假象蒙蔽,就这样混过去,匆匆又是一年。

其实对没有四季的岛民来说,新的一年只是一个人为的里程碑。既没有春夏秋冬的更替运转,更感觉不出地球绕太阳公转已经一圈。

岁月变化多是人为的

对我来说,所谓的年,只是天文学家与历史学家的概念。

但是,从圣诞节就开始闹哄哄的商业促销和一系列节庆活动与祝贺词的发送,总是提醒我——岁末了。然后,紧接着就是各种跨年活动:回顾、展望、派对、烟花、倒数,以及排山倒海的短信贺词。

一年就这样结束;还没有来得及消化,新的一年又急急忙忙在催促声中推展开去。

然后,写日期时,最后注明的2017从此就要改为2018,再也回不去了。

最糟的是,过年是世界性的,除非你能找到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遂与外人间隔”,否则今夕何夕由不得你一个人说了算。再怎么不愿面对,时间也不会为你暂停。

就算时间概念上你可以抵抗全世界,但是头发渐白、眼睛老花、皮肤松弛,还有牙齿脱落的生理趋势却很难逆转,在提醒你,这一年确实来过,也已经远离。

其实,岁月除了改变容颜,其他的变化都是人为的。

时间不能改变生活,也不会自动让科技进步。一切都是人们借时间努力提升生活,改变环境。

总理每年元旦都有新年献词,勾勒国家未来一年的方向与目标;公司每年都有工作蓝图,规划来临一年的发展,提醒员工好好地利用和把握一整年的时间。

唯独我们个人,可能在新年伊始有一些想要实现的心愿和梦想,却懒得定下实际可行的方案和计划,鞭策自己努力去履行。

当然,随遇而安也是一种生活的选择,每个人有自己的考量。只是,想着想着,可能一年又要过去了,而梦想依旧遥远。

时间影响心境和思想

另一个会受时间影响的,就是心境和思想了。

宋朝词人蒋捷有一首词《虞美人》: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词的内容是写作者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同样都是在听雨的场景,却听出不同的生命节奏。

有些想法和领悟,需要经历,而经历需要时间。

迈入新的一年,虽然我的生活未必会有很大的改变,但我希望至少给我多一点时间停下脚步思考,因为徒有经历没有好好领会,时间也只是白白挥霍掉。

(作者为联合早报编辑组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