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铭铧:消化红星大奖今年的小变与大变

人在夏威夷度假,午餐时接到新传媒红星大奖入围名单的通知,发现它又有“小变”和“大变”,一口香甜的黄梨汁差点喷出来……

感谢网民提供的“外泄”名单,让我之前在《联合晚报》的预测报道几乎全中,印象中,网民自行公布红星大奖名单,然后被媒体珍而重之报道,结果又如此神准者,史无前例。

躺在四季酒店面对无敌海景的阳台沙发上,连同午餐桌上的海鲜,我一起消化电视台的正式名单,趁着前一晚的香槟酒意逐渐消退,做了一些常年般的循例分析。

最佳女主角蔡琦慧几乎是拿定了,无论角色讨好度、演技,甚至时机都刚好。民意一面倒支持,她非上位不可。除非……除非外传可能要离开的黄思恬被公司以奖项慰留,只是论时机对她过早,得奖未必有正面效应。

瑞恩未能八度连续入围

圈内都传今年是“力捧自己人年”,林慧玲和郑惠玉的入围自然是意料中事。陈莉萍踢掉同门“师姐”瑞恩,确保五席有一席给“养女”。瑞恩连续七年入围视后,这是空前纪录,一般认为她去年在《相信我》表现略逊,那是对比她自己的旧作而言,网民觉得就算她入围,也不见得输给其他入围者,我也同意。但八连续入围终究断了,更加让圈内流传的“靠山不在”说增加几分说服力。

包勋评和沈琳宸刚加入新传媒属下的星艺经纪,马上有“回报”,分别获得最佳男女配角入围。候选的最佳女配角还有美心,最佳新人有宗子杰、黄暄婷,和新传媒无约仍能“破例”入围,或许说明新传媒现有约者质量不够,过去几年招纳者的眼光待商榷。无约能入围这“一大变”看似客观,但最终能否得奖,是陪衬还是主角,要当晚才知道。

最佳女配角的入围者包括陈丽贞、罗美仪、钟琴、美心和沈琳宸。没有童冰玉,太说不过去。《最强岳母》作为去年最高收视奖项,是因为剧中岳母、小三、发妻、夹心老公等一起擦出化学效应,少其中一个都不对。难怪网民齐为童冰玉鸣冤,今年说是“开放”,却有如此瑕疵,乃电视台习惯性留遗珠的作风。

常青、最受欢迎奖有变

最佳男主角、最佳综艺及资讯节目主持人两奖争议不大,略过不谈。最佳男配角有包勋评、陈汉玮、陈建彬、黄炯耀和陈澍城。但陈澍城未入围常青演绎奖,那到底陈澍城是演得比较好还是演得不好呢?常青演绎奖有了“小变”——改成艺人合格期内演出的所有作品一起考虑在内,啊,那么几部一起评审,跟单一作品评审,敢问评审要如何考虑呢?

红星大奖偶尔一小变,偶尔一大变,真的让人感受到变的真理。

值得注意的是另一“小变”:今年起,十大最受欢迎男女艺人结果,不再只看电话和网络投票,而是前者占一半,另一半要回到过去那样看抽样调查结果,也就是说,像前几年那样,自己或招亲引朋砸钱投票——红不红都上榜的时代过去了,回到更早的时代,现在要得“十大”,要看公司给不给了。

我对名单的解读和消化到此,神准与否,你自己看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