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危城破——涓生与流苏》(7/12)

栏目简介:

为解决时常因版面有限而无法选用长稿的局面,联合早报《文艺城》栏目做出媒介续载“一个文本,两种媒介”的试验,以谢裕民小说《危城破——涓生与流苏》作为开场。在处理较长的稿件,文章首回先在报纸刊登,之后再转到zaobao.sg连载,以突破报纸的局限。


她远远就瞧见,马尔斯,Mars。流苏尝试记住中英文名字——少杰要她学一点英文,要她走出她的旧世界。

她进去,正找位子,意外地涓生也在。她原想到杂志社找他,找不到借口,也觉得自己应该自立,尝试去咖啡馆。

涓生没看见她,她走向前,轻声说:“你也来啊!”涓生看见是流苏,连忙起身招呼她坐下,帮她点了一杯咖啡,再说:“上回吃柠檬派,这回要黑森林吧?”

流苏同意,发现他虽如往常般好客,却有点郁闷;看见他的酒杯,问:“这么高的兴致啊!”

涓生苦笑:“还没看过兴致高的人一个人喝酒。”

流苏虽猜中,还是有点意外,问:“大哥不开心,那是年青朋友惹了你?”

涓生点点头。

流苏又意外,随口却说中了,试探地:“我二叔?”

涓生再点点头。

流苏想继续问,咖啡和蛋糕送来,涓生示意流苏先喝咖啡。流苏放了糖,搅拌着咖啡,问:“我二叔干吗了?”

涓生吐了一口气,想着说不说,流苏沉不住气,说:“他对你干吗了?你告诉我,我去说他。”

涓生只好苦笑,再说:“他没对我干吗,只说我贪生怕死。”

流苏讶异,知道话中有话,喝着咖啡,等涓生继续。

涓生摇头:“我真的贪生怕死。否则,就不会从北平活到上海来。我早就该死了,而且至少死了十次以上。”说完把酒喝完,向侍者要求多一杯。

流苏在情况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安慰:“那应该是误会,你别听他的,他在家里也这么说话。”

酒送来,涓生喝了,声调略高:“没有误会,他还说,中国就是有我这样的人才会有今天。”

流苏略知涓生与少杰间的事,想转变气氛,带开玩笑地说:“中国的事,如果让你我来决定,就不会有今天。”

涓生定定地看着流苏,像想重新认识她,接着一笑,摇头不语。

流苏吃了一小片蛋糕,仍在安慰:“我二叔有无数优点,却有一个缺点,就是太冲动。”叹了一口气,说:“家道中落的少爷也只能如此。”

涓生继续笑,不语,再看着她说:“流苏,中国的事如果由你来决定,或者就不会有今天。”

流苏发现涓生有点醉,仍回他:“说着玩的,我才不理中国的事。”

涓生笑说:“对!不理中国的事,我早已不理中国的事,但是那些青年还是执迷不悟,以为牺牲了就伟大?我才不为那些军阀牺牲。该死的是军阀,把中国闹成这样子。”

流苏吃她的蛋糕,一会才说:“你没醉啊!”

涓生又笑:“我很清醒,一直很清醒。”喝了酒再说:“太清醒不好,现在这样子最好,有一点酒意。”问流苏:“要不要试试看?”

流苏看了看他,又看酒杯。涓生示意她试一试。流苏看着他,拿起酒杯,在涓生喝的杯口对角,喝了一口,立刻皱眉。

涓生笑问:“不好喝?”

流苏看了看杯口上自己留下的胭脂印,轻摇头。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本地知名作家谢裕民的小说《危城破——涓生与流苏》,zaobao.sg分12篇连载,每天清晨5时更新,敬请期待。

热词 :

危城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