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危险实验》(6/16)

珠风

一年三个月前

“快乐世界”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名称。

上谷歌搜索,到图书馆看资料,好不容易在找到丁点关于快乐世界的资料。

星期天特地起个大早,搭地铁到加冷地铁站,向东沿着沈氏大道,到芽笼三巷才过马路朝芽笼路的方向走去,在三巷的路口找到田鸡粥店,对面是大片由篱笆围起来的空地。

天空开始下着细雨,风吹下不少枯叶。我伫立在店面前,看着对面的快乐世界。

“那里是大门,旁面有个卖票的窗口。”

南风为我娓娓道来,快乐世界曾经的那里是哪里。

××××

珠风

三年两个月前

最近朋友说我瘦了,问我是不是病了?我笑答在减肥,每个月以一公斤的健康速度瘦下来。现在我穿起雪纺纱长裙,也营造出清瘦飘逸的形象。发现最近我的回头率蛮高,至少志是挺兴奋的,抱着我平坦纤细的腰肢不愿放。他也拼命带我去“血拼”,要我试穿短裙,每每都让他心甘情愿拿钱出来。

我的新形象大概也给我们有点乏味的性生活带来刺激,志不让我脱掉长裙,口里直嚷不要脱不要脱,还少见的动作粗鲁的掀起长裙。

××××

珠风

六年三个月前

今天跟朋友上酒吧,是家在金沙顶端的高档酒吧,里面都是非富则贵或明星级人物。我的朋友也是个富豪级人物,我们旅行时认识。他是印尼华侨,跟大多数印尼华侨一样,不会说华语。他有个对我来说非常长的印尼名字,我管他叫叔。当然不是叔叔的意思,何况他比我还年轻几岁。叔每次来新加坡就找我吃饭喝酒。今天我编了个理由给志,抽身赴约。事前就知道要来这里也就好好的打扮一番,免得丢脸。叔见我削瘦的身材也吓了一跳,我看得出他挺喜欢,频频挽着我纤细的腰,笑得都合不拢嘴。

我点了杯伏特加坐在靠窗的沙发看着新加坡市区夜景。叔这一会已经到各桌去喝酒聊天,他认识的人还真多,酒吧里的客户他几乎认识。我确定等会带几个美女过来聊天玩乐。我们之间有种默契,我不干涉他,他也不干涉我。我们偶尔需要也会做爱,但没有必须怎样。我算是他的红颜知己,他跟我聊所有跟他上过床的女人。实话,还真多,我都懒得记有多少。

××××

珠风

一年五个月前

今天终于跟老板说拜拜。我把辞职信狠狠的丢在他面前,里面有张等值于我一个月薪水的支票。我头也不回,完全没有给他机会再次对我咆哮,如他这几年来那般对待我。我知道我不需要理睬他的冷语,我是个独立个体,我的存在不在于任何人的认同,就算我在世人眼里是废物,我还是拥有自己内心那分对自己存在的肯定。

天空没有下雨,倒是个艳阳天。乘早去吃顿好的,再回家最后确认收拾好的行装,就能去机场。在艳阳天里开始流浪的旅程也不错,是开朗明亮正能量的开始。如南风说的:

我的存在不需要任何其他外在物质或人再次来确定。我在天空下,脚踩着厚土地,呼吸着几兆年来不断循环使用的空气。我就存在。

××××

珠风

五年七个月前

离开是为了回家。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句话。难道离开真的是仅剩的途径?家真的容不下梦想吗?或许我该放弃梦想,跟其他人一样过生活。日子还是过得有滋味,小日子还是幸福地。仅仅为了探寻吉普赛人的新花样,废寝忘食,放弃既定的人生嘛?

我不愿成为身处一夜间死了几万人的地方,早上起来一切都遗忘好想从未发生过。或许有些人说记忆太好会活得很苦,能遗忘是比较幸福的,或许记得而无力改变,真的很痛苦。我还是愿意用我的笔,一字字的记下,就算没人看,也要记录下来。任何悲伤、幸福和无聊的事,都是我家的故事。我相信就算你把文字都烧毁,故事还是会流传下去,会在时间长轴上留下鲜活的一笔。

××××

珠风

五年前

真的决定了吗?我会后悔吗?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唯有亲身去尝试,才可能寻到答案。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随波逐流,结婚、生子、养小孩……然后死去。志当然无法接受我突然提分手,我提出的时机有点不妥。我们就在酒店里做爱,他喝了点小酒,看到我穿的长裙就兴奋不已,他搂着我死命的吻,再急迫的进入我的身体。我看着他涨红和扭曲的脸,口里喊着我的名字,我却在马康多市镇溜达,寻找吉普赛人的足迹;眨眼间我又在大雪里艰苦的寻找传说中的城堡,或突然跟着某人的指示去观察墙上的壁虎。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危险实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