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追艺术新星

人们总习惯向外看,尤其文化艺术方面,艺术工作者好像只有出国得了什么奖才能被自家人认可。因此我们每年都坚持,在一年之始为读者推荐本地艺术领域中有潜力的新星,请读者一起追踪他们成长的轨迹。今年入选的有:年轻画家黎才祥、演员陆佩银、舞者邱智豪与小提琴演奏家吴松泉。

他们年轻,但不乏经验。兼通双语的陆佩银已在本地中英剧场界打好基础;邱智豪加入舞人舞团两年便已担任要角;黎才祥也曾获得区域性奖项、参加联展;吴松泉更是夺得不少国际性青少年赛事奖项,本科毕业在即,前途令人期待。

音乐神童吴松泉“玩”出新高度

来临第二届新加坡国际小提琴比赛(SIVC)的34人大名单中,吴松泉(Gabriel Ng)的出现,让人再次忆起当年那曾轰动本地艺坛的小提琴神童。

2005年,年仅10岁的吴松泉被英国名校梅纽因音乐学校(Yehudi Menuhin School)录取。接着他在12岁之龄赢得第14届Andrea Postacchini国际小提琴比赛最高荣誉奖;17岁,他参加北京梅纽因国际青少年小提琴比赛又获得“巴哈奖”,让本地艺坛看见未来希望。

不过近五年多来,吴松泉相当低调。

吴松泉目前在英国市政厅音乐及戏剧学院修读学士学位,追随名师David Takeno学习。

吴松泉懂得自我放松,享受音乐的同时也打磨技艺。(受访者提供)
吴松泉懂得自我放松,享受音乐的同时也打磨技艺。(受访者提供)

打电玩听音乐放松心情

现年23岁的吴松泉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他从不把自己当音乐神童,他也并不像人们刻板印象中的神童,把全副精力和时间花在练琴与上课。

“我一天练琴三小时,其他时间我能做其他事情,比如踢足球和打电玩。我想,你不能说我牺牲了童年。”

打电玩、听音乐帮助他放松心情,他认为过度练习反倒弄巧成拙。

上届SIVC首奖得主是台湾的曾宇谦,同年曾宇谦在柴可夫斯基大赛中大放异彩,获小提琴银奖(金奖从缺),让国际乐坛更加重视SIVC这个新比赛平台。

这次吴松泉希望能在比赛中走得更远,全力以赴。当然他也抱持轻松的态度表示,能够在赛场上见到世界级的音乐家,打开眼界的同时,也很好玩。

对他来说,参与国际小提琴比赛是自我提升的动力,让他在艺术上精益求精。准备比赛也不同于筹备音乐会,比赛要求选手展现各种风格的作品,准备功夫马虎不得,每次参赛都让他在不同层面有所成长和提升。

吴松泉说:“SIVC对我而言非常特别,因为这是自2003年我参加全国钢琴与小提琴赛之后,再次回到新加坡参加比赛。很高兴又能在家乡父老面前演奏。”

升上大学后,吴松泉也积极参与室内乐。他在校内组织了钢琴三重奏与弦乐四重奏,曾在英国知名的威格摩尔音乐厅与巴比肯中心演出。

吴松泉很享受与同好一起制造音乐的时光,他好玩,喜欢互动。强调紧密默契的室内乐可说正中他的红心。

都说“玩”音乐,技艺到从心所欲才能“玩”出新高度,这或也是吴松泉隐隐追求的吧。

视觉艺术 黎才祥写实而充满张力

画坛新秀黎才祥赋予写实油画情感元素,图为新作《窒息》。(龙国雄摄影)
画坛新秀黎才祥赋予写实油画情感元素,图为新作《窒息》。(龙国雄摄影)

当下年轻人艺术创作媒介,倾向当代装置与抽象绘画。毕业自南洋艺术学院西洋画的黎才祥(24岁),反而选择通过写实油画传达主观视角,呈现情感的瞬间爆发,看似安静日常的画面充满张力,画风细腻,富有潜力。

喜欢西方古典写实浪漫

全职绘画两年的黎才祥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没画过抽象画,抽象画主观,无法激发灵感,反而在写实的客观中,可以带主观视角、想象空间,我不停留在写实的造型形式,而是赋予画面情感元素,呈现精神境界。绘画中写实与抽象互结合最理想。”

黎才祥喜欢西方古典写实绘画中的浪漫与沧桑感,深受古典大师如卡拉瓦乔及当代艺术家如安德鲁·魏斯影响。其作呈现日常空间情景,比如《避难所》放大家中厕所马桶,旁为窗口,他觉得恐怖主义蔓延,让厕所比教堂还安全神圣私密,是不受打扰的个人避难所。

新作《窒息》出现一个崩裂大球挤压城市街道,这个意象出现不止一次,源自2013年两场肺手术,黎才祥躺着医院床上动弹不得,望出落地窗外,感觉身体被困的无奈。画布会出现空无一物的走道空间或崩裂的支柱。

送子鸟飞过住家客厅、组屋底层,还有倾斜桌面、纸飞机、无头长颈鹿、家具等,画家的潜意识与情感记忆仿佛凝固在画面的瞬间,剧烈又诗意,“进入”触摸得到。每张画用一两个月时间来构思创作完成。黎才祥2017年7月举行的第一个个展“空界”很成功,展出十幅油画卖掉八幅,每张售价3000到7000元。

黎才祥当完兵后,不顾父母反对,全职从艺,好在获吉门营房Chan+Hori Contemporary画廊签约三年,万一不行才教书。善于挖掘本地新秀的画廊策展总监Khairuddin Hori说:“黎才祥的创作确定年轻艺术工作者没抛弃既有的技巧与方法比如油画。作为新秀,他确实大胆面对古老的绘画传统,接受从中创新的挑战。”

对画家之路,黎才祥在19岁完成的自画像《自省的悲剧》思考:艺术创作是像被射苹果的危险状态,会有生命之危险;蝴蝶代表希望与自由的象征。他说,很多时候连肯定自己的作品都很难做到,因为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批评者。

戏剧陆佩银 薪水不多但满足

陆佩银在华语剧和英语剧之间悠游自如。(受访者提供)
陆佩银在华语剧和英语剧之间悠游自如。(受访者提供)

30岁的陆佩银2014年离开教职,成为全职戏剧人,短短几年间,参与包括新加坡专业剧场《夜莺》《紫禁城:画说慈禧》,TOY肥料厂《雨季》《唯二》,十指帮“Itsy”等大大小小近30部戏剧作品,她说成为全职剧场人,是人生中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决定之一。

陆佩银毕业于新加坡管理大学心理学系,大学时期因演出舞台剧而喜欢上戏剧。“我发现对戏剧的热忱,但没有勇气投入。”陆佩银后来成为教师,坚持参与戏剧演出,在教师和演员两种身份间拉扯,她意识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定决心辞职,走剧场路。

“以前没有勇气,我是那种典型的怀揣梦想,做着一份‘正当工作’的年轻人。”陆佩银说:“我感到再不赶快去实现梦想,可能会继续蹉跎下去。”

演员仍被剧本挑选

成为专业剧场演员,陆佩银一点也不后悔,薪水不多,心理满足却很丰厚,而且能发挥所长——陆佩银不仅能演话剧,也能演音乐剧;能演华语剧,也能演英语剧。

“我的观察是,华语剧演员多能在中英两种语言中游走,英语剧演员能演华语剧的不多。”陆佩银自言珍惜语言能力,这让她在戏剧界多一些机会。

陆佩银认为,无论华语剧还是英语剧,只要剧本好,都有发挥的空间。她坦承本地演员多,新人不断出现,演员们仍处于被剧本挑选的阶段,难有哪个演员可自由挑剧本。“所以只要是演出机会,我都不愿放过,对于不是戏剧科班出身,每次都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演出是学习,也是享受,陆佩银三年来在舞台上全身心地体悟艺术和剧场的意义。她说:“儿童剧是一种纯真的享受,大型的音乐剧是一种华丽的享受,故事好的小剧场是一种亲密的享受。犹豫了很久,才好不容易走入剧场,怎能不尽情体会?”

去年,她参演的新加坡专业剧场宗教议题英语剧《对天发誓》,是让她相当有感觉的一部作品。“这部作品主题重、手法轻,议题敏感,却能用喜剧的方式带出。”

2018年,陆佩银加入十指帮的见习计划,也将参与滨海艺术中心和新加坡专业剧场的儿童剧目演出。

舞蹈 邱智豪懂得以感情跳舞

新生代舞者邱智豪肢体和表现力被广泛称道。(舞人舞团提供/吴凯怡摄影)
新生代舞者邱智豪肢体和表现力被广泛称道。(舞人舞团提供)

加入本地现代舞团舞人舞团不到两年半,邱智豪参与主团内近10个作品的演出,并在不少作品中担任大部头的独舞和重要舞段。

23岁的他难掩自豪地说,看到自己的进步:“不仅是技巧上,表现力上也有所提升,我懂得动用感情来跳舞,不只是动用身体。”

舞人舞团作品对人性的深度挖掘已成特色,邱智豪说入团至今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舞蹈演出,他感激艺术总监郭瑞文不遗余力的提点,不然自己还停留在舞蹈系毕业生的水平。

不要为了做动作而做

邱智豪说,念书时学的是纯粹的技巧,进入到舞团后才被提炼出感情,除了寓表情与演出,更意识到高水准的舞蹈表演作品,应该有身体、心理和灵魂三者合一,缺少任何一项,不能说是完整的演出。

“总监常提醒我,不要为了做动作而做,那不是舞蹈演员,而是机器人。”邱智豪一直把这话放在心上,如果连自己都无法打动,何谈打动观众?

邱智豪认为,舞者在舞台上固然是用肢体和动作在勾画一幅动态的视觉画面,舞者本身也应该有视觉感。

他以参演舞作《从消逝出发——破碎与扭曲》为例,说明舞蹈与想象力视觉的媾和。作品中有一段广东话文本,他说:“念白是我的一段童年回忆,我边念边想起那个画面:小时候一天傍晚,我们全家去公园拍全家福,盛夏的公园,莲花摇曳,我念的时候仿佛重新走入那幅美景中,刚其乐融融地拍完照片,突然一只野狗窜出来,狗朝我扑来,我一下被吓哭了……”

画面自然地激活情绪,情绪又直接带动肢体,舞蹈就这样由内而外又内外相融地发生。

邱智豪是一个在舞台上相当大胆的舞者,在《螺旋式的进程》中,他有非常直抒胸臆的私人感情经历的吐露;在《边界线》一幕中,他仅着一条肉色三角裤,几乎赤裸地展现雄浑魅力。

“我不认为我是多么勇敢的舞者,编舞的意图和作品的主题能说服我,我就愿做最大程度的配合。”邱智豪相当有舞者自知。

来年,邱智豪也想涉猎教学。“我不善表达,我想通过教课,与学生互动或指导学生的方式,增强公开表达能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