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军上校义工 国家美术馆活指南

曾受过严格军训,参与越战的前美国空军上校吉姆·蒂京,担任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军事参赞时爱上新加坡,定居狮城17年的他自国家美术馆开馆以来,定期在这里服务,对馆内的所有设施了如指掌。

“请问您是第一次到访国家美术馆吗?如果您对东南亚画作感兴趣的话,不妨到二楼的展览厅参观。如果您带小孩一起来,可以到一楼的儿童馆浏览……”

这几句问候话常挂在吉姆·蒂京(Jim Tietjen,65岁)的嘴边,不仅如此,他还能如数家珍般告诉你美术馆内有哪些风味独特的餐馆,哪里可以俯瞰周边景色。原籍美国(纽约)的蒂京是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义工,自两年前开馆以来,定期在这里服务,对馆内的所有设施了如指掌,是个活指南。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将义工团队称作“美术馆挚友”(Best Friends of the Gallery,简称BFG),目前共有300名成员。蒂京的任务包括为访客指引方向,提供展览讯息,协助导览员维持秩序等。身为一名BFG,蒂京必须时时刻刻笑颜迎人,对访客一视同仁,旨在让访客有个舒适的参观体验。

不说不知,蒂京曾经是一名空军上校,在美国国防部任职长达34年。为何一个空中战士愿意“放下身段”,走入艺术馆当起义工呢?“我从小就对美术深感兴趣,也热爱帮助别人。退役之后决定在国家美术馆担任义工,两全其美。”蒂京解释。

蒂京有一段非常杰出的军旅生活,他曾在马来西亚、菲律宾、韩国等亚洲国家驻扎,后来升任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的军事参赞,是个具有生活历练的人。

在三小时的访谈中,蒂京分享了诸多故事,而他的精彩人生就从他18岁加入美军开始……

蒂京担任空军上校时,经常驾驶F16战斗机,确保区域安全。图为蒂京2004年摄于巴耶利峇空军基地。(受访者提供)
蒂京担任空军上校时,经常驾驶F16战斗机,确保区域安全。图为蒂京2004年摄于巴耶利峇空军基地。(受访者提供)

受过严格军训参与越战

来自小康之家的蒂京生长于动荡年代,他原本可以进入美国的顶尖大学,碍于经济能力有限,他选择加入美国军校,比同龄朋友更早体验生活。蒂京说:“那是越战时期,美国四处都有反战示威。我看到一些学府遭受破坏,心都寒了。当时家境不是很好,于是决定从军。”

蒂京接受过异常严格的军训,参与过越战,他语气淡定地说,有些高中同学被招入伍,归来时是躺在箱子里的尸体。他还分享当时为了更好的应备作战,军队必须接受魔鬼般的求生训练。“我意识到,人在陷入最极端的处境时,才会彻底了解自己的本性。当中就有战友屈服于压力,最终背叛了自己 。”

身为一名空军上校,蒂京经常驾驶战斗机捍卫国土,同时也培训飞机师。他在2000年担任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的军事参赞,负责多项外交工作,对巩固新美双方的友好关系有莫大的贡献。任期的四年中,蒂京喜欢上新加坡的生活;因此当他在52岁退役时,决定留守狮城,他说:“退役后我曾开设一间顾问公司,并且活跃于新加坡宇航和科技协会。闲暇时经常看画展和出席音乐会,我的艺术熏陶来自一位画家姑姑,她培养了我对画作的鉴赏能力。”

蒂京和马来西亚籍妻子李爱琴酷爱旅游,图为他们2017年在意大利旅游时留影。(受访者提供)
蒂京和马来西亚籍妻子李爱琴酷爱旅游,图为他们2017年在意大利旅游时留影。(受访者提供)

可喜的是,蒂京也在这个时候找到人生的春天,他在吉隆坡认识了马来西亚籍妻子李爱琴(55岁),并在三巴旺的教堂举行了婚礼。“之前把时间奉献给工作,无法安定下来。可以这么说,退役后是我人生的新篇章!”

服务超过500小时

在国家美术馆还未开始招募义工时,蒂京其实早已通过电邮毛遂自荐,后来如所愿成为首届BFG的一分子。“我每周在国家美术馆服务两三天,每一次三至四个小时。我最喜欢在周末执勤,因为来访的家庭比较多,能接触小孩子。此外,这里周末经常有现场音乐表演,带动气氛。”蒂京说。

自国家美术馆在2015年11月开馆以来,蒂京服务了超过500小时,遇过形形色色的访客。平易近人的他懂得察言观色,会主动上前打招呼,颇能理解个别访客的性情。对于华族访客,他说:“一般中国游客看到洋面孔都会感觉羞涩,有些会摇摇手或别过头去。其实我会说简单的中文问候如‘你好’,也希望有机会学习中文来协助不谙英语的访客。”

问蒂京当义工有何满足感?他不假思索地说:“主要是可以接触和帮助不同国籍的人。当然,能够在一个世界级的艺术殿堂服务何等荣幸,我也能在第一时间欣赏到高水平的展览。”

柔情铁汉热心服务社会

蒂京这个柔情铁汉热心服务社会,除了国家美术馆,他还是滨海湾公园和提供免费膳食的志愿福利团体“愿之心”(Willing Hearts)的义工,同时活跃于美国人协会的艺术组织,并且收藏本地水彩画家王金成的画作。

他说父亲给他很深的启发:“我的父亲虽然是个蓝领工厂员工,却教会我很多做人的道理。记得在我八岁时和父亲一起航海捕鱼,途中遇到一艘瘫痪的船只,他便奋勇上前协助。获救的船员想报答他,父亲却说:‘若要答谢我就用我帮助你的心去帮助别人'。这句话一直烙印在我心中。”

和蒂京交谈,发觉他对数字和日期格外敏感,例如退役、结婚、蜜月及特别日子的年月日,他皆记得牢。他说:“的确,数学和科学一直是我的强项。如果不当空军,或许我会从事建筑设计工作。”

蒂京定居狮城17年,他总结此次访谈时说:“自从年轻时加入美军便离乡辗转多国,屈指一算,新加坡是我住过最长久的国家。虽然退役了,我依然关注国防事项。我也目睹新加坡的蜕变,最振奋人心的是这里的艺术活动越来越蓬勃。”

获救的船员想报答父亲,父亲却说:“若要答谢我,就用我帮助你的心去帮助别人。”这句话一直烙印在我心中。——蒂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