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籍华裔设计师吴季刚:美感只有一个标准 看起来美

加拿大籍华裔设计师吴季刚,曾两次为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设计总统就职典礼礼服。吴季刚对美有自己的看法,他说:“我不执着于概念化设计,概念说起来空泛,毕竟美感只有一个标准——看起来美。”

工作日的中午,金融区很新很时髦的共享办公空间The Great Room,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一群排排站的亚裔和欧美女模特身上,在一个大房间改装成的试衣间外,她们兴奋又紧张地讨论着。记者巧遇模特好友,她说:“我们经纪公司只有我和另一个女孩通过试镜,下午会来定装。他好像喜欢有精气神的女孩,站的时候腿要笔直,双脚不能岔开。”

她们口中的“他”,是加拿大籍华裔设计师吴季刚(Jason Wu)。

首次来新办秀

吴季刚星期二晚从美国飞来,星期三大清早就为明天新加坡时装周(Singapore Fashion Week)的闭幕秀开始忙碌。他拿着手机在不同隔间里进进出出,条理清晰,指令准确,没有时差带来的生理失调和节奏迟缓。

试镜告一段落,与《联合早报》的专访是他落地后接受的第一个专访。他客气地问化妆师:“你看我的脸是不是有点太哑光?”化妆师随即在他脸上补了一点妆。面对文字记者,也要给一个好印象,像是华人礼数。

“我可以说中文,不过没说英语精彩,不如我们说英语?”吴季刚生于台湾,九岁时移居加拿大,目前定居纽约,他的英文有着典型北美口音。

20171027_lifestyle_fashion1_Large.jpg
出生于台湾的吴季刚,是目前国际上最炙手可热的华裔设计师之一。

这是吴季刚首次来新办秀,也是他首次踏出北美和欧洲,在亚洲展示个人品牌JASON WU一整季的完整系列,连他故乡台湾都没沾上这个福利。

“除了刚在纽约时装周上展示过的2018春夏系列,还会加入特别为新加坡设计的六七套红毯作品。”吴季刚说:“这几套衣服将带有很堂皇富丽的视觉观感,符合我对新加坡的印象。”

他上次来新加坡竟是将近30年前,六岁时妈妈带他来的,他说那时候太小,只记得鱼尾狮。

不执着于概念化设计

不管新加坡还是哪里,女装的诉求永远只有一个,就是“女性化”,这没有东方西方、年轻熟龄的差别,也没有时空上的暌隔。如果一般女性不追求女性化,那女装设计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但女性化又跟女人味不同,这其中关乎性别政治的微妙差异,着落于服饰上,是设计师的优劣分界。

“我强调女性化,设计都围绕女性的体型和曲线展开,这是我的着眼点。”吴季刚说:“我不执着于概念化设计,概念说起来空泛,毕竟美感只有一个标准——看起来美。要总结JASON WU不变的设计主题,就是富含女性化的美感。”

20171027_lifestyle_fashion2_Large.jpg
吴季刚个人品牌JASON WU在纽约时装周展出的2018春夏系列。(Dan Lecca摄影)

爱尔兰作家、剧作家王尔德曾说:“美是唯一不受时间伤害的东西。”吴季刚绝对认同。

有设计师动辄以创新、突破、反时尚为名,做出一些奇丑无比的服饰,令大多数人讪笑或费解,毕竟时装从古至今相当长时间内受“实用主义”所限,其抽象艺术性在此刻无法凌驾于功能。

妈妈是吴季刚的缪斯

在时尚评论人看来,吴季刚1500美元(约2000新元)均价的单品,实穿度与价格成正比——形廓简约利落,色泽雅俗共赏,穿者不会被“时尚”生吞活剥,但又不会失陷于大众化、市场化的流俗。另有一点如他本人所言,20岁到50岁的女性都能穿。

“因为我妈是我的缪斯。”吴季刚极为骄傲:“当然我的缪斯还有其他几个,但我妈是影响我最大的人。”

吴季刚对女装最早的启蒙来自于母亲陈美云。“我妈逛街都带着我,好像没我哥什么事情。比如六岁来新加坡那次,我妈带着我,从新加坡逛到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整个东南亚之行,她带我去遍能去的服饰店和百货公司,我最享受的就是看她试衣服、买衣服。对了,那次旅行,我妈没带我哥。”

吴季刚说,母亲总是知道该穿什么,即使他为母亲设计,母亲也不会被牵制。“她是那种既突出强烈个性又兼容女性化的人。”

另一缪斯奥巴马夫人

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则是他另一缪斯。奥巴马2009、2013年两次总统就职典礼上,米歇尔·奥巴马皆选穿吴季刚设计的礼服。白宫曾发布消息说,奥巴马夫人的礼服将被送到国家档案馆。每次也都有新闻台专门抽出时段,讨论总统就职典礼上许多东西的象征意义,包括服饰。多位时尚专家总结:米歇尔·奥巴马并非出于政治考量,她单纯钟爱吴季刚的设计。

更有加乘效果的是,吴季刚总能在总统就职隔天,在各种电视谈话节目上侃侃而谈,让全世界见识到这位年轻华裔设计师的清新却成熟的魅力,毕竟有太多才华洋溢却拙于口舌的设计师。

吴季刚昵称米歇尔·奥巴马为“O夫人”:“O夫人为我打开国际知名度,我无比感激,我们至今都继续合作。”

那么现任美国第一夫人呢?

坐在吴季刚对面的女助理此时礼貌地说:“基本上我们不大讨论政治。”这个问题本不在采访提纲上,这也是女助理整个采访中唯一一次搭腔。

吴季刚接着话题说:“为O夫人多次定制,是我10年设计生涯中的亮点,还有2010年获得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的年度最具潜力女装设计师奖,是行业的认可。”

时尚不是光鲜亮丽行业

经营JASON WU主线品牌之余,吴季刚去年创立价位更平易的副线品牌Grey by JASON WU;他也将触角伸向美妆领域,9月在澳大利亚推出首支香水。

他说:“我得澄清的一个迷思:时尚看起来是个光鲜亮丽的行业,很大程度上是表象。我尤其想对有志于从事时装设计的年轻人说:要在这一行做出成绩,先做好汗流浃背、苦干实干的准备,甚至还得暗地里哭鼻子抹眼泪,也别迷恋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浮华虚荣。”吴季刚说。“我至今无法说我能在工作和生活间取得平衡,不过,也不用丧气,这毕竟不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办公室工作,你还是能忙中取乐,当然,创作本身就是一件叫人开心的事。”

消费时尚 极速改变

比年轻设计师入职速度更快的,是年轻消费者对时尚消费品市场的攻陷,奢侈、独立、中低档品牌眼下无不向千禧世代(Millenials)消费者倾斜。

“我1982年出生,算千禧世代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一个资讯科技、消费行为极速改变的新时代。”吴季刚说:“举个例子,很好笑,我五岁的干女儿,三岁时问我要的圣诞礼物是一台平板电脑,我真为她感到难过,同时也震惊:她怎么知道有这种东西,她怎么学会使用这种东西……想不通不要紧,我接受现况就行。”

他接着说:“重点是,不管千禧世代还是后来的什么世代,人们接受资讯和消费时尚的方式已天翻地覆,譬如网购这么普及,足不出户,商品到家。时装店到底要不要开?”

体验最有号召力

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目前在纽约街头逾300个地点展出的“篱笆”主题装置作品,让吴季刚很有感触。他说,人们会为了“体验”艾未未,放弃当宅男宅女。

“吸引人上街、购物的是‘体验’,全新的可感的体验最有号召力。”去年Grey by JASON WU面市时,他和15个不同品牌跨界,把时尚拓展至一个生活形态的综合体:包括文具和耳机,什么日常用品都被时尚包装。

“时尚可以无孔不入,时尚能够包罗万象——我相信,人们会愿意尝试全方位的独特体验。”吴季刚说:“作为设计师,你得独特,不仅是设计,还有行销。”

独特得益于母亲“纵容”

吴季刚坦然拥抱自己的独特性,得益于母亲的“纵容”。

“没有我妈,我就不是今天的我。”吴季刚说:“她比我都还了解我,她陪我度过苦苦挣扎、寻找认同的少年时代,她一早洞悉:儿子是个不同的小孩。”

2014年,陈美云在台出版《爱,让孩子做自己》,详述教子之道。

她这样写:“小时候,我给两兄弟吃布丁,Kevin(吴季衡)像大部分孩子,打开就直接吃,Jason则不同。他会到厨房拿漂亮的小盘子、小汤匙,把布丁倒扣至盘上,在墨色焦糖上洒七彩的巧克力米,摆得漂漂亮亮,这时才坐下来,用小汤匙一口、一口挖来吃。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他会回答:‘这样美美的才好吃!’……他除了品‘味’,也审‘美’。”

小女生爱玩芭比娃娃,吴季刚也爱玩。

陈美云写说:“以前的社会价值观较保守,大家普遍认为,男生就该玩汽车、机器人等,娃娃是女生的玩具。Jason是个观察力敏锐的孩子,也感受到旁人的异样眼光,会不好意思拿去结账,但又想买,他的折衷做法是,自己进去晃一圈,再出来指给我们看他要陈列架上的哪个娃娃。”

“对啊,我爱芭比,为芭比缝衣服,我妈完全不以为意,那可是80年代的台湾!她明白我借助芭比表达美,表达创意,她帮我搜集各国的芭比,也让我不要畏惧别人的眼光。后来我们去了加拿大,她又帮我买时尚杂志、缝纫机,还帮我报名设计学校。”吴季刚说:“我的确有女孩子的一面,她从未因此排斥过我,让我放心做自己。”

吴季刚坦言,母亲开放的教养在那个年代是引人侧目的,招致不少批评,可能此刻在亚洲仍很前卫,母亲却一往无前。“她受邀到处宣导她的育儿之道,这成为她的副业啦。”

去年4月,吴季刚与交往11年的男友蓝格尔(Gustavo Rangel)在墨西哥举办婚礼,蓝格尔是他的事业伙伴,兼品牌财务长。

“浪漫已转化为生活,是另一种幸福。”吴季刚笑。

他接下来的计划是在亚洲大展拳脚,“亚洲知道我的名字,我却还没给亚洲一个旗舰店。”

对了,这篇专访还没写完时,记者的模特好友传来简讯:“定装了,我会穿一件精巧又复杂的白色衣服,别致又有棱角。”

“新加坡时装周”购票详情:singaporefashionweek.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设计师吴季刚: 美感只有一个标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