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装定制业 有 生力军

本地西装定制业在成衣和快时尚的冲击下,大不如前。

近几年却有年轻人因热爱西装定制裁缝,为这个行业带来生力军。

作为本地裁缝界的资深前辈,入行已有半个世纪的黄就利师傅(Thomas Wong,71岁),最有资格为本地裁缝业把脉。

2012年,当邵氏大楼要暂时关闭装修时,黄师傅想趁机暂停在那营业多年的The Prestigious男士高级定制西装店,享享清福。这时来了一对年轻男女,手拿两罐茶叶来跟他拜师学艺。男的在金融界就业,女的在酒店做市销;两人完全没有裁缝经验,但对裁缝业抱着满腔热血,这股真诚打动黄师傅,破例收他们为徒。

20170311-long5686_Small.jpg
黄就利原本打算暂停营业多年的The Prestigious裁缝店,享享清福。(龙国雄摄)

黄师傅意识到,本地西装定制业在成衣和快时尚的冲击下,大不如前。他说:“曾经,新加坡拥有亚洲最好的裁缝业,当年的水仙门有高级百货公司,也有来自英国的裁缝等,是新加坡的Saville Row(伦敦裁缝枢纽)。但这是个老行业,没有年轻人进来,有一天我们这些老裁缝终将离去,所以我有我的顾虑,也有我的失落。正当我发愁时,突然出现这两个小太阳,让我思考,或许应该培育下一代裁缝。有年轻人看到我这行业的曙光,为什么我看到却是黑夜?这让我意识到,我在这行太久了,导致思想变得保守,固步自封。其实不是裁缝业被淘汰,而是我们的老方法被淘汰。我那时决定不开店,改当老师,传艺给年轻人,让他们去改这个行业。”

这对男女学成后,自己创业,开了Vanda Fine Clothing西装店,售卖精致的手作领带和口袋方巾。

再次挂出招牌

黄师傅在这行很有名气,当他要收徒的消息一出,拉萨尔艺术学院的服装设计系,便为他开设首个男士西装定制裁缝班。教了两年后,他发现学生没有实际为客户裁缝的经验,也是“纸上谈兵”。他说,一个裁缝师要五到七年才能真正独当一面,裁出一套西装。

这时,年轻创业者林志恩(34岁)找他合作设店,于是The Prestigious再次挂出招牌,但以不太一样的形式运作。黄师傅从他的学生中,遴选出有潜质的女学徒加入,给她们为客人裁制服装的实际经验,他则担任技术顾问,给予顾客信心的保证。他说:“顾客来时,我会指定一名女裁缝师和我接见。她会在一旁观察我接待客人,询问他会穿去怎样的场合,有什么特别的需求,然后根据他的预算选择布料。她们会负责量身和裁缝的所有工作,但遇到技术问题时,我还会在一旁指导和帮忙解决。有些客人之后完全跳过我,直接找她们,我反而觉得欣喜,这个行业要传承、换血就该如此。”

The Prestigious是新加坡唯一的娘子兵团,也是本地少有全在店内工作室裁剪,不外包的西装定制店。黄师傅笑说,选全女队不是玩噱头,而是现在女服装学徒的耐力确实比男学徒强许多。

行业年轻化

更多年轻人的加入见证这个行业的年轻化。31岁的肯尼斯·谢(Kenneth Chia)四年前创办A Gentleman's Tale。当时才27岁,他拖着行李箱,带着布匹挨家沿户兜生意。两年前,曾在名牌服装店负责行销的女友陈慧琳(38岁)加入。两人的家族都跟服装业有着关联,陈慧琳祖父曾在马来西亚经营纺织厂,肯尼斯的亲戚在马里士他开设裁缝工厂,他在裁缝群中长大,之后还学了四年的手艺,能基本裁缝、裁切和缝制袖口、衣领。

20171103_tailor4_Small.jpg
肯尼斯(左)和陈慧琳创设的“流动定制西装陈列室”。(严宣融摄)

两人双剑合并,有设计底子的陈慧琳负责设计版样,交由肯尼斯裁切,然后外包给亲戚裁缝。因陈慧琳的加入,除了男装,他们也为女生裁剪上班外套、西裙等。去年,两人合资买下一辆小货车,改装后成为本地首个“流动定制西装陈列室”。今年6月,他们再接再厉,在里峇峇利路租下店面。他们去年也开始跟本地设计品牌“安乐窝”(Onlewo)合作,采用他们的新加坡街景图布料裁剪衬衫、西装。

独特的经营模式,让他们鹤立鸡群,建立起忠实的年轻粉丝群。肯尼斯说:“几乎每个月就听闻有家新的西装定制店开张。良性的竞争对这行业是好事,证明这市场有越来越多的需求。我认为顾客跟裁缝的关系,就跟家庭医生和发型师一样,会随着时间的磨合而相知相惜,彼此取得良好的默契。我们现在主要的客人仍来自老主顾,都是这四年慢慢建立出来的。”

与互联网关系大

新一代裁缝业逢春,肯尼斯认为跟互联网有很大的关系:“现代男生都是在这些平台上获得大量的西装资讯,造就他们眼界和品味的提升,不再满足于快时尚和架上成衣,开始寻求独一无二的服装。”

黄就利认为,互联网的渗透力的确能为新一代裁缝业创造无穷生机和商机:“新一代的裁缝都是大学生,懂得掌握数码媒体促销他们的品牌。不像我们当年蹲在店里等着顾客上门,守了好多年才累积足够客户。新一代西装定制业者用互联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把产品介绍给世界,取得快速的宣传效果。”

由前全职空军人员陈天赐(31岁)和活动策划者林庆祥(31岁)联手设立的Ethan Men,就是一家靠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做起的男士西装裁缝店。

陈天赐透露,店里每月平均接获100件订单,生意好时多一倍,客户介于19岁到36岁:“顾客基本上都是银行和金融界的上班族,他们的工作需要衣装得体;有的则是特地为参加喜宴而定制西装。”

20171103_tailor2_Small.jpg
Ethan Men的两位创办人陈天赐(右)和林庆祥。(严宣融摄)

采访几天后,Ethan Men搬迁到丹戎巴葛的凯联大厦,在那里能更好地服务这个族群的客户。林庆祥说,年轻的客户受韩流男鞋的西装打扮影响,前来裁剪西装:“这类西装和衬衫跟西式传统的剪裁不同,服帖窄身,翻领也较瘦窄。”

缺乏扎实的功夫

本地新一代西装定制店虽如雨后春笋,但仍缺乏上一代扎实的功夫,大多数业者严格来说,不算是裁缝,得外包给工厂,假以人手,因此只能说是服装业者。Ethan Men的陈天赐说,他和伙伴完全没有裁缝和服装经验,在越南设立小工作室,聘请当地裁缝代工,裁缝给他们上了课,教导他们如何替客人量身、选布等。

随着越来越多西装定制店进场,顾客的选择多了,但消费者似乎对不同等级的西装定制一知半解,导致市场常出现鱼目混珠的情况。肯尼斯说:“西装定制严格来说分四种。最基本的‘套码订制’(made-to-measure)是将现有的成品尺寸经过试穿后,根据客人的体型量做调整。我们属于第二类‘裁缝制’(tailor-made),会测量顾客身上更多部位,取得更个人化的尺寸后,交给专人打版,然后才交给裁缝裁剪。最高级的量身定制(bespoke tailoring)从量身、打版、裁切到裁缝则完全由一个人包办,更严格的全量身定制,则全用人手缝制完成。因此在本地严格来说,鲜少能有量身定制的服务。”

照此来看,黄就利师傅的女裁缝团最符合量身定制的定义,黄师傅说:“一套西装要经过约240道工序,至少80小时才能完成。”

为精益求精,肯尼斯希望在未来能请个半年假,潜心地拜师学艺,掌握裁缝的全面技术,提升自己品牌的级数。

三家西装定制公司

The Prestigious. Bespoke Tailor

亮点:清一色女裁缝团队

由黄就利师傅领军的男士高级定制西装店,旗下有八名年轻女裁缝师。西装店既是专业的定制西装工坊,也是这批娘子军的实地训练场。团队里的唯一男生是她们的师兄,工程师出身,也师承黄师傅的梁居焕(39岁)。担任店里制作总监的他说:“我们不是没有尝试请男生,但不知道为什么,来面试的都是女生。”记者访其中三名女裁缝,来自中国湖南的杨雪华(32岁)和马来西亚的林欣颖(24岁)都是黄师傅在拉萨尔学院的首届学生,杨惠茵(26岁) 则是来应征被录取的。

杨惠茵因热爱男装剪裁,毅然辞去市场销售的工作,减一半的薪水来当学徒。来了一年多,现能裁剪一件衬衫,她说:“一件衣服从零到有,全靠双手裁剪出来,很有成就感。西装裁缝师都是男的,这先入为主的观念已不成立。只要肯学,男生和女生的起跑点都是一样的。”

作为女裁缝,除了要挑战顾客的传统观念,也得克服一些工作上的不便。杨雪华说:“刚开始替男顾客量身时,会有点小尴尬。但只要抱着把专业做好的正面态度,双方都会给彼此应有的尊重。”中国市场对定制西装的需求也越来越火,在本地学好基本功后,她不排除回去中国发展,但目前只专心学好一门手艺。林欣颖说:“我喜欢这行业是因为它是一种慢时尚,定制一套西装要六到八个星期,比快时尚穿得更久,因此也更环保。我身边有些同龄的男生,也向往有一套量身定制的西装,因为它有着速食的快时尚没有的历史价值观。但许多男生对定制仍一知半解,所以我们裁缝师有责任教育大众定制服的价值。”

A Gentleman's Tale

亮点:裁缝店开到你家去

左边挂满一排西装,右边橱柜摆满布料样品,抽屉拉开还有各色领带。折叠更衣帐篷,撑开就能在车外使用。车后收纳一面人身长镜,拉出就能让顾客试穿用;车前还有皮革沙发,方便与顾客悠闲地坐着面谈。陈慧琳说,登门拜访的流动裁缝已存在几十年,但作为“流动定制西装陈列室”,这辆货车是新加坡的唯一。

20171103_tailor3_Small.jpg
肯尼斯和陈慧琳的“流动定制西装陈列室”里的陈列。(严宣融摄)

陈慧琳说,他们是从美食贩卖卡车取得灵感,买下货车改装成陈列室。“陈列室”曾开到公众停车场、办公大楼和私人公寓楼下。陈慧琳说:“最难忘的一次,是开到机场的露天停车场会见从吉隆坡飞到本地转机的客户。”鉴于本地条例,他们的货车只做展示和会客用途,量身等涉及买卖的程序仍得到客户家或办公室。

Ethan Men

卖点:给实际男生不麻烦

以实用为卖点,Ethan Men采用经过特别加工的防皱布裁剪衬衫和长裤,让男生穿得得体,又省去熨烫的麻烦。陈天赐说,他们的外套也采用正统的全毛芯内衬构造,比架上的全粘衬(full fused)还要耐穿。全毛芯看似较厚,其实是在内衬添加一层透气的面料,在热带气候的新加坡穿起来会更凉爽、舒适。

另外,Ethan Men主推“套码订制”(made-to-measure),无形中也简化订制的程序,顾客量身只需半小时到一小时。

他们也免去制作样衣的程序,省去顾客来回几趟试穿的麻烦,有不合身的地方就交给本地裁缝调整到合适为止。陈天赐说:“通常顾客最多来三趟就会满意收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