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二代传承狮城美食

周家萌鼓励年轻人去芜存菁,在保留传统美食优点的同时,也应对市场趋势做出改变。(档案照)
王琳慧在继承家族企业的路上碰到不少挫折,很庆幸在“食二代”遇到多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食二代”其中三名开朝元老郑义翰(右起)、陈颖和郭科元,都成了互相扶持的好朋友。
“食二代”今年7月庆祝成立四周年。(食二代提供)

大特写

四年前,七名本地餐饮业的继承人凑在一块,组成了“食二代”。

这群人没有“同行如敌国”的纠结,反而互相联络打气,一起哭一起笑。

渐渐地,“食二代”规模已超过50人,今年7月庆祝成立四周年,请来父母辈一起看看他们对于传承这回事的认真态度。

然而“二代”这个身份,究竟是加分还是枷锁,这群“二代”或“三代”究竟想通过“食二代”做些什么?

本期大特写专访共创“食二代”的其中三人,以及刚加入不久的年轻二代,听听他们面对的挑战、对本地餐饮业的期望。

记者也采访了新加坡餐饮业协会会长顾问周家萌(同乐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长),看前辈对年轻人有什么建议,本地餐饮业的未来该怎么走。

在加拿大修读市场营销荣誉学位,毕业回国后想推动家族糕点生意,却面对家人保守思维的铜墙铁壁,无法一展拳脚。

和姐姐一起继承家族餐饮服务,却被困在传统经营模式里,不知该如何突破。

父亲突然离世,20多年传统点心生意的担子沉重地落在他肩上。

2013年,七名餐饮业的第二代或第三代继承人,都还很年轻,充满抱负,却也各自面对不同的挫折与挑战。

于是他们成立专属自己的组织“食二代”,在那里他们拥有共同语言,了解彼此的难处与坚持。

七名“开朝元老”之一的郭科元(37岁)说:“那时我们去台湾考察,当地连锁餐饮品牌‘麦味登’的儿子来接待我们,他分享那里的餐饮业第二代会有聚会,每次聚会都会一起分享问题和烦恼,就好像有个人给你肩膀一起哭这样。”

在台湾得到启发后,随团考察的议员杨木光和洪鼎基便和这群年轻继承人进行讨论,回新加坡后由梅林餐馆第二代的邝子豪召集大家第一次开会,“食二代”就这么诞生了。

一起笑一起哭 也一起学习

“食二代”会在每月第三个周三聚会,轮流在不同会员的餐厅聚餐,让大家更了解彼此的生意,偶尔也选在非会员的餐厅相聚,并请餐厅老板或主厨进行交流,务求在联络感情之余,也让会员们每次聚会都有收获,不只一起哭一起笑,更是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郭科元说:“我们会在聚餐时请人来演讲和分享,有时则介绍供应商,让会员们的聚会更充实。上个月的聚会我们就去了名厨冯洱迅新开的餐厅‘尝鲜阁’,他也和大家交流分享他的经验。”

“食二代”会长郑义翰(38岁)表示,每月相聚的更重要意义,在于“支持”两字。

他说:“我们的聚会为彼此带来支持,不管生意上还是精神上的支持,因为大家都可以了解彼此面对的问题,大家会有共鸣。”

负责会员事宜的陈颖(38岁)也说:“我们和其他组织不同的是,这里不只是给你扩展商业联络网而已,我们要求会员必须活跃,而且会员之间的关系很密切,那么才能起到互相支持的作用,如果没有质量的话,人再多也没有用。”

帮年轻二代 少走冤枉路

经过四年耕耘,如今“食二代”的成员已经从一开始的七人增加到50人,这一群当时不到35岁的年轻人,如今也开始逼近40岁“中年关卡”,希望通过“食二代”为20多岁的年轻二代们“指路”,让他们顺利继承家族企业。

郑义翰说:“我们希望可以帮助年轻的二代们,不要像我们这样碰钉子,如果他们不传承的话会很可惜。我们都是过来人,希望帮助他们少走冤枉路。”

今年29岁的王琳慧,五年前开始接手父亲的咖啡粉生意,过程中多次碰壁,却苦恼无人申诉。

她说:“我们就像是孤立的领域,身边的朋友都在银行或金融业,纵然听我诉苦,但他们其实也不完全明白我的处境。”

她在两年前要做一个大决定,那就是要设立工厂,可这年轻小妮子却缺乏经验,深怕做错决定会毁了父亲多年打拼回来的生意。

就在那时,她认识了其他“食二代”成员,被推荐加入“食二代”,便在那里向各位“前辈”取经,也和一群同样年轻的二代们共同分享彼此的经历。

提高本地餐饮水平

除了传承家族生意,这群年轻人都对本地餐饮业有着很大的憧憬,他们也正是本地餐饮业往前发展的生力军。

郑义翰说:“本地传统餐饮业面对的一个挑战是,食客并不懂得珍惜本地的食物,比如去吃日本餐的话几十块钱也不嫌贵,但是本地食物卖四五块也会被骂太贵。”

郭科元说:“同样是在小贩中心,意大利面卖六块大家觉得便宜,但是原本三块半的马来卤面(Mee Rebus)如果卖四块半那就是很贵了。”

郑义翰希望通过他们的共同努力,协助提高本地餐饮业的水平和形象,让食客更珍惜本地传统美食的价值。

听着这几名年轻餐饮老板一同谈论我国餐饮业的未来,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热忱和抱负。

新加坡餐饮业协会(RAS)会长顾问周家萌表示,餐饮业必须与时并进,很需要这群年轻新血进来推动改变。他认为本地餐饮业是充满希望的,只要年轻人愿意付出努力,花时间去了解和学习,便有机会闯出一片天。周家萌给这些年轻人忠告说:“首先要热爱这个行业,愿意为理想付出。餐饮业总会吸引很多人想加入,但只有适者生存,生存者当中不乏优秀人才,所以新加坡的餐饮业才会那么蓬勃和多姿多彩。”

郑义翰在采访结束前说:“食二代会继续做下去,我们希望本地餐饮业可以一代传一代,一代胜一代。”

脱下空姐服 接手咖啡生意

从生意上和精神上都互相支持,打造一个正能量的充电空间。

郑义翰解释,“食二代”成员可分为四大领域,分别是零售餐饮、食品制造、中央厨房和食品批发贸易,彼此可以在生意上互相配合,每当有团员面对问题时,其他成员也会给予意见和协助。

郭科元说:“比如在我们的WhatsApp群组里,如果有人说要买车或做制服,大家便会分享经验和给予推荐。”

郑义翰表示,不管是和家人理念产生冲突,或者是面对市场竞争,餐饮业者时常面对挫折,所以在“食二代”里大家给予的正能量是很重要的。

制造和批发咖啡粉的咖啡福(Coffee Hock)继承人王琳慧曾是新航空姐,当她决定放下光鲜亮丽的职业,回家帮忙父亲时,就预料到会面对很多挫折。

她形容自己脱下空姐制服,穿起公司制服后,一切都必须亲手做,从包装咖啡到去超市当推销员,都亲力亲为,过程中累积不少负能量,但只要到“食二代”的聚会,或和其他二代见面,便可以吸收正能量,充电后再出发。

王琳慧说:“我加入两年,和大家很熟了,我很期待每个月的聚会,其实我们私底下也常见面,我会和兀兰区的‘食二代’成员一起吃早餐。以前我要办工厂时,大家会给我建议,跟我分享好处与坏处,这给我很大帮助。”

餐饮业没有夕阳 保留传统并创新

鼓励年轻人勇于创新,周家萌说:“餐饮业没有夕阳。”

新加坡餐饮业协会会长顾问周家萌表示,一家老字号能够生存几十年,肯定有其优点,不过餐饮业也必须与时并进,所以年轻人继承家族餐饮业时,必须在保留优点的基础上勇于改变。

他说:“比如以前的口味是爱吃猪油渣,但现在的人讲究健康,所以口味要做出调整。年轻人在继承现有品牌时,必须传承优秀的做法,去芜存菁,与时俱进地创新,优化发展。”

但如果是打算自创品牌,他则建议年轻头家吸取前辈的经验,并在开业后准备足够半年到一年的营运资金,以防万一。做好这些准备后,便可以义无反顾地努力往前冲。

此外,本地餐饮业必须面对来自全世界的餐饮品牌竞争,巨大市场挑战常让年轻一代跌得焦头烂额。

对此,周家萌说:“不用害怕竞争,但要接受这个事实,因为餐饮业一直都是很竞争的。曾有人说‘如果怕热,不要进厨房’,同样的如果怕竞争,就不要进来餐饮业。”

他建议这群年轻继承人必须花上几年时间,好好浸泡在行业里,用心了解和学习,因为餐饮业是不会落伍、没有夕阳的行业,只要用心去做,一定会有机会。

采访侧记:他们是餐饮业的未来

今年8月16日我参加“食二代”在名厨冯洱迅新开的餐厅“尝鲜阁”举行的每月聚会。当晚共来了33名“食二代”成员。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聚餐气氛非常轻松,完全没有商业聚餐的拘谨,大伙儿从生活小点滴聊到即将在德国举行国际会展,南辕北辙的话题,展现出彼此的关系非常亲密。

然而这场聚会承载的不只是轻松的氛围,当“波波”鱼圆品牌生产商合利发的继承人洪锦辉,在现场与大家分享他最近学到的科技时,大家聚精会神聆听;谈到餐饮业未来发展时,大家炯炯有神的眼神,都让我感受到,这群背负着传承使命的二代们非常认真,他们是本地餐饮业的新生命,也是本地餐饮业的未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大特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