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渊沧:服务万国 缅怀感触

(作者为退休大学教授)

新加坡的第一代领导层是创造历史的一代。有革命的情怀,有创造历史的雄心,面对的是无数的挑战,经济发展的挑战,政治上与反对力量斗争的挑战,累积无数的经验,成功地创造了历史,创造了新加坡。

第二代领导层在第一代领导层依然健在,仍然可以提供意见的背景下接班。他们没有参与创造这个国家,但是年龄上依然是建国的一代,建设一个年轻的国家。因此,他们投身政治,依然有建国的雄心,有天降大任于己身的责任感。

第三代领导层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出世的一群。不过,也经历过建国的过程,经历过贫穷的新加坡,经历过政治斗争频繁的年代,依然是经验丰富的一代。

现在,第四代领导层更年轻,有些是新加坡建国之后才成长的,在风调雨顺的环境成长,对新加坡的过去,只能从历史书上认识,国家一直在向前走,将来新加坡会有第五代领导层,第六代领导层……

没有亲身经历建国历史的一群,投身政治为了施展个人的抱负?追求事业的高峰?

实际上,全世界的新兴国家都会经历这个过程。建国的一群人老了,离开了,接班人开始把从政当成一份工作。领导层也出现了大量很聪明,学业成绩出众的技术官僚。这群人会是能力、才干很强的领导人,效率高、有创意。他们如果不从政,也可能在私人企业成为一名成功的行政总裁。但是,把从政当成一份工作,个人的考虑自然也可能超越历史的使命感。也因此,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新加坡官员的薪水皆是世界第一高,远高过面积,人口比新加坡大许多倍的美国。

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悠长的历史。因此,政治领导人当然不可能是建国的一代,不可能有建国的雄心,从政者把从政当成个人事业的成就。他们中不少人就穿梭于官场与商场之间,从政只是个人事业的一部分,目标就是打好这份工。数年前,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时,候选人曾荫权就是打出“我会做好这份工”为竞选口号,很清楚的表达从政当官的目标。

一些西方国家,在个人人权,个人自由的思想推动之下,国家的概念更是模糊了。大量极端的从政者,所争夺的是国家内不同社群的福利而不是国家整体的前途。

新加坡正在步入建国52周年。官场里,不论是公务员,或是政治领导层,技术官员也占了大部分,当官只是一份工作的概念很深。也因此出现过“昭南馆”事件,出现过为了一点点钱,医院委托收债公司追债的风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曾渊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