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巴督议员穆仁理舞龙学书法亲民 与民共舞

穆仁理到居民住家做家访,了解居民关注的课题。(受访者提供)
左起:武吉巴督民众联络所茶艺会主席黄康强(48岁)、武吉巴督艺术中心主席,也是乐龄执行委员会主席郑乐伦(65岁),以及武吉巴督民众联络所茶艺会副主席曾明德(86岁)。
对穆仁理来说, “中”是他教育的根。
穆仁理学四个月的书法,学写的第一个字是“人”。
华人新年,小男孩向穆仁理拜年。(受访者提供)
穆仁理参与社区的活动,与居民打成一片。(受访者提供)
穆仁理走访居民,小男孩开心与他击掌。(受访者提供)

生活进行中

书法能让人暂时远离尘世的烦扰,心境安宁。

对穆仁理来说,这确实如此。每次他到新加坡书法中心,跟相识17年的老朋友,也是新加坡书法家协会会长陈声桂教授学书法时,一踏进这里,就感觉平静。他形容这里是个“没有压力”的地方,一切的压力都抛到九霄云外。

书法也是一个人精神的表现,是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

到新加坡书法中心与穆仁理做专访,看他挥舞着毛笔练书法时,是那么的全神贯注,可感觉到到他内心的平静安宁。每一笔、每一划,都反映出他的心境。

穆仁理在四个多月前开始学书法,理由很简单,武吉巴督区内经常有举办书法活动,他把书法当成是与居民沟通交流的桥梁,也是他学书法的推动力。他说,他一有时间就勤于练习,先把基本的笔画学好。

他学写的第一个字,就是“人”。他亲切笑着说,简简单单两笔画,看似简单,其实考功夫。

人指的是居民,这名以民为先的议员,总是把将居民放在自己之上。当他拿起毛笔,在纸上写上“人”时,内心感到平静。他解释说:“当你以居民为主,没有个人的目的,平静就随之而来。”

武吉巴督华族比率高于全国,他坦言,他最大的挑战,就是与居民沟通。除了学华语,他通过学书法,让居民看到,身为少数种族的他,会竭尽所能去了解居民、贴近居民、服务居民,与居民建立情感联系。

从社区的角度来看,他让居民意识到了解彼此文化的重要性,加强的价值观。

“我们要更深一层了解不同种族的文化,而不是满足与表面的了解。”书法让他做到这一点,让他了解这门从商周历经秦汉至今近五千年的古老艺术的内涵。

「中」代表教育之根

穆仁理目前在学的第二个字是“中”,他说“中”代表’华中‘,是他教育的根。

他的初院生活,在华中初级学院度过,那段日子为他开拓语言与文化能力的基石。

他受访时曾经说,当时要学会以中英两种语言唱校歌,华初校风为他提供了学习语言文化的机会,“非常具启发性”。

“中”比“人”更难写。穆仁理拿着毛笔在白纸上写“中”,写了好几次,都过不了老师这一关。

只听到老师说:“这个比例不对,这一划太长了。”。他认真听,再重写,难怪陈声桂赞他的这个学生“很有耐心”。

穆仁理爽朗笑说,要把“中”写得好,必须在笔画之间取得均衡,真的不简单。

默默耕耘 一炮而红

2016年5月武吉巴督补选,昵称“阿穆”的行动党候选人穆仁理,对垒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

在这场因行动党原议员王金发因婚外情辞职退党引发的补选中,穆仁理以61.2%得票率获胜,击败徐顺全,为人民行动党捍卫武吉巴督区。

他在补选中打出漂亮的一仗,并不是偶然的。穆仁理在参加补选前,曾深耕武吉巴督基层16年,并担任行动党武吉巴督支部秘书多年。

多年来默默耕耘“阿穆”,总是以民为先,把居民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获选后,阿穆除了继续为民服务外,也透过区内的文化活动,促进种族和谐,拉近各族之间的距离。

农历新年、端午节、中秋节、开斋节、屠妖节、圣诞节等,他都与民同乐,在一些场合甚至舞龙,乐在其中。

最近,他挥舞起毛笔,学习书法,透过文化这道门,亲近居民。

用法律知识协助居民

问:律师的身份和法律背景,如何协助你把人民代议士的角色扮演好?

答:帮了我很多。首先,身为人民代议士,我们的重点是对讨论课题,对拟议中的法案提出质询。身为诉讼律师,我们经常要收集资料和做研究,我常常使用在法案中引用的法律术语,所以在国会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在社区方面,我多年来活跃于基层,经常使用我的法律知识,协助居民,例如向居民解释他们如何能从法律的角度,去处理他们面对的情况。

跨越3族好沟通

问:你的生活经历,如何把你塑造成今天的你?

答:我是印度人,出生在兴都家庭,求学时修读马来文为第二语文,在华中初级学院就读时,有一群很要好的华族朋友。这些生活经历对我很重要,让我能够与各种种族的居民沟通,了解他们关注的课题,以及帮助他们找出解决方案。

从工作中得到喜悦

问:你如何取得生活与工作平衡?

答:我觉得生活工作平衡不是单单我面对的问题,很多人都希望在工作和生活之间,能取得平衡。我不会说我有生活与工作平衡,但我会集中精神做好那一刻最重要的事情,例如,帮助居民解决他的问题。因此,我每天会看有什么事务要处理,然后优先处理当天排行榜上的当务之急。

对我来说,生活与工作平衡是在平静之中享受你做的事情。我在工作时是平静的,并从工作中得到喜悦,单单这样,就足够了。

每天在学习新事物

问:做为一个儿子、父亲、丈夫、律师和国会议员,你如何自己形容自己?

答:我还在学习当中,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每天我都在学习新事物。我不认为自己每样事情都做得很好,但每一个角色,我都会尽全力做到最好。我很幸运,有家人、同事,以及社区人士从中帮忙,让我能够把我所扮演的角色做好。尤其是在社区,我心存感恩,有很多不平凡的人在协助我,他们全心全意为居民服务,别无他想,并从中得到喜悦。他们无私的付出,让我得到很大的启发。

我每个星期都会有两次的走访居民活动、一次的接见选民、一次的对话会。这没有什么特别,很多议员都这么做。

要以民为先

问:对于想当议员为民服务的人,你有什么忠告?

答:我是资历最浅的国会议员,所以谈不上能给予什么忠告。我所能够说的,就是无论你做什么事情,出发点要正确,并卯足全力把它做到最好。身为议员,要以民为先。

要与居民分享平和价值观

接下来,穆仁理要学的另外两个字是“平”和“和”。

“我希望透过这两个字,与区内的居民分享和传达我们所要强调的价值观,即公平、平和以及和谐,这也是我们社会重要的基石。”

他坦言,书法相当难学,他视之为自我挑战。要把书法学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而是在于持之以恒。因此,他在百忙之中,也要找出时间来练习,并感激书法老师,配合他的时间给他上课。把书法学好,对他来说是一种满足感。

谈起他的书法老师,他发出爽朗的笑声说:“老师跟我说,书法很容易学,只要学会八个笔画,什么字都能写。当时我就想,这不难学,八个笔画,难不倒我。但真正学书法时,才发现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

老师陈声桂(69岁)形容穆仁理“谦卑和重友情”,“他用书法做为与居民交流的管道,取得的效果相当不错。”

多元+多样 加强各族凝聚力

当天的专访,穆仁理也请来武吉巴督艺术中心主席,也是乐龄执行委员会主席郑乐伦(65岁)、武吉巴督民众联络所茶艺会主席黄康强(48岁)、武吉巴督民众联络所茶艺会副主席曾明德(86岁),一起分享如何通过办活动、课程和成立兴趣小组,让各族居民互相交流,打破隔膜和加强凝聚力。

黄康强说,成立28年的茶艺会,约有40名会员,年龄从30多岁到81岁,他们经常通过茶艺示范,向其他种族如马来族、印度族,介绍中国茶。

“他们感到很新鲜和有趣,因为他们喝茶的方式,跟我们很不一样。”

郑乐伦也说,每次区内举办文化活动,都能吸引其他种族来参与和观赏表演,让他们有机会把华族文化介绍给异族。

“我们的目标是多样多元,多样指的是满足居民的需要,多元是吸引各族的参与,我们会朝这个目标前进。”

别只注意差异 应强调共同点

“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与各族之间的差异,而忽略彼此之间的共同点。”

在谈到种族和谐时,穆仁理有感而发出以上的观点。他分享,他曾经出席一个潮州戏曲活动,坐在台下观赏两个小时的潮剧,看得懂剧情,知道台上戏曲演员在演些什么。

穆仁理说,主办者把剧情写成英文,就算台上用潮语表演,听不懂潮语的公众和异族同胞,也跟得上剧情的发展,不会觉得无聊,而且乐在其中。

“在观赏潮剧时,我发现潮剧与印度戏剧有共同之处,比如演员的举手投足,用某个动作来传达表达某种情感。当你了解某个文化时,你就能看到那个文化与自身文化的共同只处。正是这些共同之处,将各族紧紧扣在一起。”

但他表示,很多人倾向于看到“这里、那里,我和你不同”,他觉得我们应该更努力尝试看到共用点,而不是将焦点放在差异的地方。

“在武吉巴督,各种族和宗教团体相处融洽。大家一同庆祝各族的节日,我们举办的文化活动,也能吸引其他种族的居民前来参加。这是因为区内的文化团体,费尽心思触角伸展到其他族群,邀请他们来参加。不管举办什么活动,前提是这是为大家而办的活动。我们的华乐团,也有印族的团员。”

‘小问题’都是重要的

“没有所谓的小问题。”

对穆仁理来说,当居民向他提出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时,每个问题,哪怕是投诉有蚊子,或者是有烟味,只要影响发到居民,都是重要的,没有所谓的“小问题”。

他经常设身处地,把自己放在居民的角度去想,并用心聆听,才能感同身受,了解这些问题对他们造成的困扰。

“要注意聆听他们的申诉,留意他们的言语和肢体语言,将心比心,让你更能理解这些问题对他们的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