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少年成“导师”

白旭轩年少时误入歧途参与私会党活动。直到母亲离世后,他才改过自新,当社工引导迷途少年,发挥更多正面影响力。

13岁加入私会党,14岁因使用武器伤人被控,之后还因犯罪让母亲亲眼看他被拷上手铐。直到母亲离世后,白旭轩才痛改前非,还立志帮助边缘少年。

白旭轩(右二,25岁)是青年引导服务(Youth Guidance Outreach Services)的青年社工之一,工作包括协助和引导边缘少年,目前是三四名青年的“导师”。

有别于其他社工,白旭轩年少时的迷途经历让他更能了解边缘少年的内心。

白旭轩的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为养家和负担医药费每天都长时间开德士糊口,无暇管教和关心他,导致他觉得无助,更厌恶生活。

为了逃避现实,他在中学时开始参与私会党活动,14岁因伤人被判两年缓刑。岂料,他缓刑期间再犯,因伤人和毒品相关罪名被判入男童感化院“新加坡男童宿舍”(Singapore Boys’ Hostel)两年。

离开感化院后,他在青年引导服务导师的协助下,慢慢回到人生正轨。

不幸的是,白旭轩的母亲之前因亲眼目睹他被捕后中风入院,不久后就过世。“我一直觉得我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恶劣行径一直是家里的负担。她住院时嘱咐我要改邪归正,但她离世时,我却无法伴随她左右。我真的很后悔,自己晚了一步。”

母亲的离世成了白旭轩的人生转捩点,是他决心离开私会党,洗心革面的动力。

现在,他决心帮助迷途少年,去年也二度与他帮助的边缘少年参与“公益金滨海湾心弦义走”的垂直马拉松,希望未来成为社工,发挥更多正面影响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