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越顶峰 学会珍惜生命

董志豪(左)和法国登山友结伴登山。
董志豪计划明年攀登珠穆朗玛峰。(唐家鸿摄)

董志豪在12年里攀上37座山,他的终极目标,是明年征服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为了锻炼自己,他两个月前到塔吉克斯坦爬山时,甚至不聘请当地导游,靠自己登上海拔7105米的山峰。

有时候,人生的道路就在一念之间出现转折。董志豪(26岁)小时候曾阅读关于新加坡登山手攀上珠穆朗玛峰的新闻。中三那年,他跟着学校到马来西亚攀登京那峇鲁山(Mount Kinabalu),攻顶后冒出一个想法:“如果我可以爬到珠穆朗玛峰的一半,也许我也能攀上它的顶峰。很多新加坡人都成功攻顶,也许我也可以。”

这个单纯的念头后来变成董志豪毕生的梦想,他也为此做出牺牲,比如今年7月15日至8月中旬,他到塔吉克斯坦(Tajikistan)爬山,为明年的珠峰之旅做准备,而无法参加大学的毕业典礼。

塔吉克斯坦是中亚国家,位于阿富汗、乌兹别克、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之间。董志豪去塔吉克斯坦,是为了攀登海拔7105米的Korzhenevskaya峰。他说,塔吉克斯坦的登山行业不如其他国家,每年只有一次机会进入山区爬山,因此唯有舍去毕业典礼。

董志豪在12年内攀上37座山,可谓经验丰富。这次登山之旅比较特别的是,他没有聘请当地导游,而是和另一名登山友一起摸索上山。他说:“那名法国登山友有帐篷,我有锅碗瓢盆、炉和铲等等。”

董志豪和法国登山友先攀上一座海拔6200米的高山适应环境,再挑战Korzhenevskaya峰。这座山峰是前苏联境内五座超过7000米的山峰之一,这五座山合称“Snow Leopard Peaks”。

不聘导游 自己登山

当时,山上白天温度约零下25摄氏度,风速介于每小时25公里至35公里,光想就令人不寒而栗。如果有导游,他们除了引路,也会为登山客提供心理和体力上的支援。

董志豪说:“攻顶当天,如果你知道有人会在前方或后方等着你,会有安全感。没有导游,你就要靠自己给自己安全感。如果你体力不支,导游会用短绳绑在你身上,把你拉下山。你的登山友不会这么做,你只能自己下山。”

既然如此,董志豪为什么不请导游?答案终究绕回董志豪的梦想:征服世界第一高峰。他解释,攀爬珠穆朗玛峰是个不简单的挑战,途中会经过氧气量只有三分之一的“死亡区”。因此,他要借这一次次的训练了解自己在爬山时的优劣点,什么时候需要吃东西,什么时候需要喝水等等,明年爬山时才懂得如何应对。

他说:“那将是生死一线之隔的情况,我必须锻炼好。这次靠自己扎营、收集雪、挖洞当厕所,明年到珠穆朗玛峰,这些都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只要专心攻顶即可。”

回到新加坡后,董志豪没有怠惰,依旧朝着梦想迈进,包括跑步,背15公斤的背包上下40层楼并来回10次,在健身房和攀岩墙锻炼上半身肌肉。他分享说,其中一个跑步锻炼法是:冲刺800米后慢跑,再冲刺800米。他解释,这样可以模拟高山缺氧的情况,训练肺活量。

在寒风中激励自己前进

他说:“我在2012年至2013年之间曾多次爬山但没有攻顶,改变训练方式后,这个问题就解决了。现在,我攻顶时都感觉身体状况良好,虽然会累,但不至于像以前那样,觉得自己快不行了。”

登山这么危险,每一步都在生死边缘徘徊,完成后又不会有奖状,为什么董志豪会迷恋上这项运动?

他说:“你赢得的是对自己的了解。你学习如何在刮风寒冷的环境里激励自己前进,学习怎么应对各种困难。当然,这其中有很多风险,但也是好玩之处,而且也会更珍惜生命。”

董志豪计划明年3月至6月到珠穆朗玛峰,除了完成儿时梦想,他也准备为新加坡防癌协会筹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