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座城得罪全世界 ?

瞭望台

美国是联合国最大的金主,在联合国一向颐指气使惯了。特朗普自上台以来,朋友越交越少,如今更为一个耶路撒冷得罪绝大多数联合国会员。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莉俨然是特朗普咄咄逼人外交政策的头号打手。

她说,当美国对联合国作出慷慨贡献的时候,美国期待它的善意得到承认和尊重。

她和特朗普所展现的霸气,徒使美国的国际形象受损。

我们今天目睹的是一种屈辱,美国不会忘记这一天!”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前周以1敌14否决安理会涉美耶路撒冷决议案后,边举手边用狠毒的眼神扫射“敌人”的一幕,肯定会列为本年度经典新闻时刻之一。

促使特朗普做出认可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一决定的幕后推手,是特朗普的犹太裔女婿库什纳。媒体称库什纳为自己的民族办了一件大事,也让犹太集团与特朗普家族的利益牢牢捆绑在一起。

然而,随着“通俄门”调查的法网逐渐向库什纳收紧,库什纳留在执政团队的日子看来屈指可数,“认都”事件引发的风波和烂摊子,就留给黑莉来收拾。

特朗普悍然支持以色列定都耶路撒冷,并启动把美国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程序,无异在中东点燃了火药桶,遭到全球多数国家的反对。从欧盟、英、法、德、俄、土耳其、沙特、伊朗乃至日本,都反对白宫的决定。一时间,美国仿佛受到全球的孤立。

安理会先是在18日投票表决一项决议案,要求美国撤回决定,安理会15国中的14国表示支持,但遭美国否决。21日,联合国大会召开紧急会议投票,以压倒性票数通过决议,指美国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行动无效。

黑莉在投票前向180多个国家发出邮件,恐吓它们不得投票支持决议案,同美国作对。她说美国会秋后算账。

黑莉的邮件写道:“考虑投票时,我想让你知道,总统和美国会把此票当作个人的事看待。”

特朗普对黑莉的威逼利诱表示赞赏,并威胁切断支持决议案国家的经援。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从未间断过对联合国的批评,声称:“联合国已经变成一个俱乐部,供人们聚会、聊天和享受好时光”。因此,他当选后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改革联合国。

黑莉深得特朗普欢心

但他委任没有外交经验的黑莉为驻联合国代表,却也让观察家们大跌眼镜,并预料她在安理会的复杂环境中,将面临不少挑战。

黑莉一上任便在记者会上强势表现了特朗普政权在国际政策上的强硬作风:“对于那些不支持我们的国家,我们会采取相应措施。”换言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种作风深得特朗普欢心,并一度盛传她将取代作风温和却敢于和特朗普唱反调的国务卿蒂勒森。

然而,在耶路撒冷地位决议案两次表决中,这种一刀切和强硬的外交手段反而让美国自取其辱。

耶路撒冷的命运一直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进程中最棘手的问题。长期以来,国际社会的立场一直是耶路撒冷地位应由和平谈判决定。

二战结束后,西方列强乱点鸳鸯谱,硬把巴勒斯坦地区分为两个国家,耶路撒冷则由国际托管,以色列立国后占领西耶路撒冷,1967年又占领有大批巴勒斯坦人居住的东耶路撒冷,虽然不为国际承认,但以色列此后通过殖民及打压巴勒斯坦人的手段逐步蚕食东耶路撒冷。

美国是联合国最大的金主,在联合国一向颐指气使惯了。

它的逻辑很简单:拿我的钱就要为我办事。 黑莉说,当美国对联合国作出慷慨贡献的时候,美国期待它的善意得到承认和尊重。当一个国家在联合国成为被围攻的目标,那么这个国家就没有被尊重。

特朗普政府过分的讲究美国利益第一,和放不下你赢我输的执念,因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四面楚歌和很没面子,也就气急败坏有点语无伦次了。

黑莉口口声声说不会忘记联合国对美国的羞辱,竟然用了羞辱这样的字眼,其任性与骄纵溢于言表。

美国史上只有过一次“国耻”演讲。

那是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隔天,罗斯福总统向国会联席会议发表著名的“国耻”演讲,此演说得名于它的第一段:罗斯福将前一天描述为“一个耻辱的日子”,并当即将12月7日定为国耻日,最重要的是对日宣战,从此改变了二战的格局。

黑莉把一个不点名兼不具约束力的谴责动议提升到侮辱国家尊严的层次,不止小题大做,更是咎由自取。

外交官素质至关重要

她和特朗普所展现的流氓气,徒使美国国际形象受损。国际媒体乘机落井下石,纷纷挖苦,让特朗普和美国挨了全世界一记大耳光。

一个国家对外政策的好坏,决定这个国家在世界上朋友的多少。

而外交官作为国家在国际关系方面的活动家,应该是最能够表现一个国家的文明度。

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国家的形象。一句话会使得国家之间的关系突然剑拔弩张,一个举动能使国家冰释前嫌。他们背负重大的使命和责任。做好了留名千古,做不好则遗臭万年。因此,外交官的素质至关重要。

这些年来,我有幸见识一些当代顶尖外交家的风范,如中国的周恩来、美国的基辛格、苏联的葛罗米科和以色列的伊班等。

周恩来的外交智慧尤其让人神往,多项投选都把他列为杰出外交家榜首。他性格谦和、心胸开阔,有同理心,往往会从对方的角度设想,强调合作共赢。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周恩来公共外交访谈录》,透过十多位外交工作第一线亲历者的口述,举了许多实例,展示这位伟大外交家非凡的智慧和谈判技巧:

新中国成立时,资本和共产阵营势不两立,但周恩来意识到在两大阵营之外,还有印度、缅甸、印度尼西亚等一批中间国家,周恩来称它们为“和平中立派”,并尝试与它们建交,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中国的外交困局有了突破。

有人说,周恩来身上体现出新中国外交的特色,就是主张大小国家一律平等、不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富压贫,不去宣扬文明冲突,而是强调文明间的相互借鉴。他所提出的和平共存、求同存异原则在今天仍有实际意义。也有人称他是“共产党里最有人情味的人”。

周恩来任总理26年,一直分管外交工作,在他努力下,新中国的外交局面得以打破西方的封锁,赢得了赞赏和支持,更于1971年联大表决中,获得亚非国家大力支持,取代台湾,坐上它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成为国际外交举足轻重的生力军。

这些都是周恩来广结善缘的结果。

可靠的老山姆大叔放长假去了

反观特朗普自上台以来,骄纵跋扈,不断羞辱盟友,欺负弱小,朋友越交越少,如今更为一个耶路撒冷得罪绝大多数联合国会员。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拉赫曼近日做了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说,依赖美国保护和领导的国家遍布全球,但可靠的老“山姆大叔”(Uncle Sam)看来度长假去了,而他邪恶的孪生兄弟“唐纳德大叔”(Uncle Donald)已在白宫住了下来,结果是,一些与美国关系密切的盟友产生了困惑,开始了反思。德国总理默克尔更干脆说,特朗普靠不住。

而在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眼中,美国已失去作为以巴和平进程可靠推手的资格。

在联大的表决中,有128国支持谴责美国的决议案,9国反对,50多国弃权或不参加投票。美国把这65国归类为拒绝谴美的友好国,也算是精神上的胜利。黑莉已发信邀请它们参加1月3日的“庆功宴”以“感谢你们对美国的友情”。到时看她打肿脸皮充胖子继续大放厥词,该是件很滑稽的事。

黑莉今天已成为特朗普咄咄逼人外交政策的头号打手,但充其量是个三流外交官。她在国际场合的讲话不是用来为美国争取朋友,不是为了说服那些心有疑虑但是可以通过外交途径争取的中间派,而是说给“皇上”听的,处处彰显出皇上的霸气和流氓气。

可是,在一个喜怒无常朝令夕改的总统身边办事,伴君如伴虎,稍有闪失,随时会被丢弃或成为替罪羊,变成杜月笙口中的“夜壶”或王立军所谓的“香口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