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日预算案辩论 民声课题3重点

现在宣布水价上涨,是不是为了让人们有足够的时间在下一届大选时忘掉此事?这是贝理安在今天国会预算案辩论中,抛出的疑问。

财政部长王瑞杰上周一(20日)公布2017年财政预算案,国会从今日开始展开辩论,超过50名议员将发表看法。在今天发言的17人中,除了针对本地企业如何在低迷的经济环境中持续发展,连日来最受关注的水费上涨议题也引起热议。

zaobao.sg为你整理第一天预算案辩论中三个民生课题的重点。

水费与柴油费上涨时机

今年预算案中提到,政府将在今年和明年的7月,分两次把水价调高30%。即便政府增加水电费回扣(GST Voucher-U-Save)的补助金额,协助中低收入住户应付,民间依然传出物价随之上涨之忧。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在发言时质问政府调高水价与柴油价等收费的时机。他表示,目前的经济正面临一系列问题,为何不等到经济稍微复苏后,再实施各项价格调整。贝理安问道:“为什么要在间隔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调高这些价格,为经济带来打击?这个政治动机是合理的,因为人民就会因此在下一届大选时,拥有三年的时间来忘记这些价格调整。”

同为工人党非选区议员的陈立峰则提问,我国近年来不论水库、海水淡化厂或是与马来西亚
的水供问题已获得良好处理,为何过去几年都未提出成本变高的问题。他斥责:“政府在经济前景不明朗、人民忧心工作前途的情况下在预算案中所提出的措施,不但没有加强人民的安全感,还加重人民的生活负担,令人感到遗憾。”

蒙巴登单选区议员林谋泉呼吁财政部长考虑延缓水价调涨。他认为, 虽然没有时机适合调高水电费,但在经济前景不确定的时候调涨水价,肯定不是一个好时机。他表示:“很可惜的,太多人因水费调涨了30%,而忘记或忽略政府所提出其他有助于国人应付水价调涨的措施。”

考虑使用其他计算方式调整水费

续上周在zaobao.sg财政预算案圆桌讨论会中表达对这次政府的宣布感到失望,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兼官委议员蔡其生在国会中再次表达对水价上涨的异议。他表示,我国在水务成本增加,不应该直接转嫁于使用者。他直言:“商家们认为,基础设施建设属于公共服务的一部分,政府不应该以商业方式来计算。”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则提议,考虑使用不同的定价方式收取水费。他提及西班牙的水费定价架构,以调低水费奖励逐年减少用水的住户。毕丹星举例:“若是一家四口的用水量处在全国平均水平,那么他们所付的价格将维持不变。公用事业局可以按照用水量,依比例来调高或调低收费...而非概括性地一律调涨收费。”

使用住屋类型制订补助额度

每年的预算案中,政府发放的补助与津贴,主要着重于协助低收入家庭应付生活费。处在中低收入范围的家庭,很有可能因略微超出收入顶限,而收到较少援助。

宏茂桥集选区议员杰乐指出,按照住屋类型来区分补助金额有所局限。有些较高收入者或许会因年龄、地点等因素,选择购买较昂贵的四房式组屋。同样的,也有较低收入的购屋者选择购买较便宜的五房式组屋。若按照目前的规定,以房屋类型派发津贴,这两种房屋类别的拥屋者将无法准确获得他们所需的津贴。

杰乐认为,政府若考虑按购屋价格分发不同比例的津贴,将更有效地帮助到需要帮助的国人。

林谋泉在发言中,反映了他选区中一些居民的窘境。他表示,居住在公寓中的专业人员、经理、执行人员与技师(PMET),和居住在有地住宅的退休人士都无法从这次的预算案的宣布中获益。这两组人遇到的问题都不同,PMET在放缓的经济环境中可能面临薪资被冻结;
退休人士使用单薄的存款或儿女的抚养过日子, 但都因为所居住的房屋类别超出了符合领取津贴的资格。

林谋泉因此呼吁政府:“与其以住屋类别来衡量(国人所能得到的津贴),我们应该寻求更公正的方式,来分享国家的财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