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告诉你调水价的原因

“我们如何为自己和国家谋求生存?我们如何彼此照顾?”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认为,这两道问题应该是财政预算案的核心,并以此展开他昨天在国会中的发言。

国会预算案辩论进入第二天,虽然众多议员将重心转至新加坡经济与如何给予新加坡工人更多协助,但是水费调高的课题依然持续延烧。不少议员也提到了如何在放缓的经济环境下,给中等收入家庭与工人更多的补助。

陈振声发言时,慎重呼吁议员们在触及增加税收等棘手课题时,务必重视津贴分配所带来的社会影响。他表示:“一方面,我很欣慰看见大家为自己的社群发声,但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记得,当我们提到为任何人增加一元的津贴,就意味着另一个人获得的补助将减少一元。”

“如果我们都是政客,我们会为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发声。如果我们是政治领袖,我们就得严正看待在每个社会中,我们能如何去分配我们有限的资源。”

陈振声认为,社会中较富裕的阶层应该承担更高的成本,协助社会中的贫困阶层。他说:“我们作为一个社会要如何协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是需要勇气和政治领导能力来告诉人民,追求一个更崇高的目标,跳脱个人利益。”

今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水价上涨达30%,成了老百姓关注的热门话题。除了居住在一或二房式组屋的家庭能透过水电费回扣(GST Voucher U-Save)完全不受水费增长影响,居住在其他房屋类型的家庭,都将受到不同幅度的影响。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做出宣布时表示,75%的组屋住户每月的平均水费增幅将少过12元。

住在一房式和二房式组屋的居民,水电费回扣从一年260元调高到380元,意味着他们不受水费增加影响。(何建伟制图)

陈振声表示,新加坡政府的做法是上调水价至市场价格,再从所得到的收入拨款给需要帮助的群体。“谁需要更多的帮助?这会一直有争议,但至少我们先得把原则弄清楚。社会上总会有人比其他任何人更需要我们,而我们要为他们尽我们所能。”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昨天提出质疑,指政府调高水价与柴油价等收费的时机,是为了让人民在下一届大选前,“有三年的时间来忘记这些价格调整”。不过,陈振声把讨论的重心带到水资源对我国的价值上。他问在场议员,是否同意水对我国存亡的至关重要性。他紧接着再问:“如果是,那我们是否同意我们必须更准确地定价?”

陈振声认为,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府不会将价格调涨之后,不去为贫困阶层提供更大的援助。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府会适当地为人民的所需定价,不扭曲市场,即现在给予更多津贴,让未来的子孙承担后果。他总结时重申:“政府知道短期内所面对的压力,也在有针对性地尽我们所能。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国家所面对的长期挑战,并做出必要且正确的决定,为我们的后代留下一个更好的家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