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吉班让擒猴首日 泼猴爬墙逃脱藏匿 捕手数次失之交臂

猴子在组屋外墙像蜘蛛人般飞檐走壁,又可随时藏匿于组屋内,给捕捉行动增添难度。(海峡时报)
捕捉猴子现场,经过的居民无不驻足围观,并向工作人员和邻居了解最新进展。(联合晚报)

鉴于围观人群会影响捕猴行动,让猴子提高警惕并躲起来,农粮局劝请公众注意自身安全,远离捕猴现场。

尽管有多个机构参与,也投入更多人力和资源,在武吉班让实加路展开的捕猴行动依然无功而返。

连日来饱受野猴骚扰的实加路(Segar Road)组屋区昨天再度上演“野猴与人捉迷藏”的一幕,参与捕猴的工作人员几次与猴子失之交臂,到本报截稿时仍未逮住那只多次袭击民众的泼猴。

数机构派员协助行动

除了农粮兽医局,关爱动物研究协会(ACRES)和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的人员也加入捕猴。据了解,工作人员昨早天未亮就开始行动,但因为猴子身手灵敏并善于躲藏,捕猴人员得花大量时间等待和寻找。

有目击公众称,上午9时许,一只猴子出现在有盖走道的屋脊上,之后又跳到地面上。工作人员追赶约15分钟后,猴子沿着第467座组屋外墙,一直爬到这座15层楼高的组屋屋顶并藏匿起来,让捕猴行动一筹莫展。

据一名现场的工作人员透露,屋顶是猴子喜欢的歇脚处之一,但他们先前在屋顶布下的陷阱却没有收获。

随着捕猴的紧迫性上升,工作人员也动用麻醉枪,但却担心误伤居民,不敢随意使用。

据记者昨天中午在现场观察,工作人员携带笼子和两支麻醉枪等待猴子现身。几座组屋楼下,经过的居民无不驻足围观,并向工作人员和邻居了解最新进展。

鉴于围观人群会影响捕猴行动,让猴子提高警惕并躲起来,农粮局劝请公众注意自身安全,远离捕猴现场。

本周共五起猴子袭人事件

负责当地基层事务的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连荣华昨天傍晚受访时说:“工作人员今天在多座组屋见到猴子,几次差点捉住猴子,但猴子非常敏捷地逃到屋顶,跟工作人员捉迷藏……考虑到居民安全,他们也不能随便射麻醉枪。”

农粮局发言人昨晚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单在这个星期,农粮局共接到五起居民被猴子攻击的通报(其中一起发生在本月初),“农粮局会采用人道方法捕猴,例如布置陷阱引诱猴子或使用麻醉吹针,目前行动仍未捉到猴子”。

实加路靠近自然保护区,之前组屋区附近偶尔也有野猴出没,不过大约半年前起,野猴进入住家寻找食物的情况增加,而咬伤或抓伤人的事故这两个星期才不断发生。农粮局去年11月已在那一带移除一只扰民的猴子。

农粮局强调,管理野生动物时,农粮局会优先确保公共卫生和安全不受影响,凶猛的猴子会威胁公众安全,猴子也可能携带动物源疾病(zoonotic diseases),威胁公众健康,当局因此已开始监控这个地区,必要时捕捉猴子。

发言人说,猴子通常不会接近人或闯入住家,攻击人的很可能是同一只猴子,其行为“很不寻常”。这只猴子的行为很可能因为喂食而被改变,导致它把人类与食物联系起来,频频到组屋区觅食。

受访的居民表示,关门关窗防猴并不是长远之计,希望当局尽快解决猴子扰民问题。

黄昱铭(50岁,装修业者)住在实加路的10多年间不曾被猴子骚扰,但却在过去几个月多次在自家窗外和公园走道上撞见野猴。他说,一只猴子曾从他的窗外往里望,令他不寒而栗。“最近它们越来越熟悉这里的环境,还突然兽性大发攻击人。”

家住四楼的米姝(34岁,家庭主妇)育有一儿一女,分别是3岁和5岁。两个月前,她和女儿坐在餐桌前,一只猴子突然闯进组屋,抢夺桌上的香蕉,吓得她魂飞魄散。“我当时非常害怕,想保护女儿,却又不敢动。”

因为孩子体质敏感,米姝很少让他们下楼玩耍,如今猴子随时可能翻墙入室,让她十分担忧,希望当局早日捉住猴子,还居民一个清静的居住环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