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文:我国不为交友损害国家利益

维文强调,当其他国家提出损害我们国家利益的不合理要求时,我们必须以坚定和有原则的方式,说明并坚守立场。

我国在外交上致力广交朋友,不树立敌人,但不会为了要维持友好关系而牺牲国家重大利益。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昨天在外交部一场例常对话会上致辞时指出,我国尽力建立一个广大的关系网络,但这些关系都必须建立在对彼此主权、平等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无论国家是大还是小。

维文指出,我国虽然力求广结善缘,但外交不仅仅是不惜代价的“友好关系”。

他说:“外交关乎加强友好关系来保护和促进我们的重大利益。这个前提是我们不会为维持友好关系而妥协的。当其他国家做出损害我们国家利益的不合理要求时,我们必须以坚定和有原则的方式,说明并坚守我们的立场。”

我国外交和学术界近期就小国应有的外交姿态展开辩论。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本月初发表评论,指我国应牢记“小国应有小国的作为”,并借此评点我国外交团队在南中国海课题上的言论不够克制。

巡回大使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当时回应指马凯硕的看法“糊涂、虚假和着实危险”,且“严重具误导性”。比拉哈里认为,国家间的权力不对称“不代表我们须向他国屈膝或接受附属关系是国家关系的常态”。

维文就辩论中受关注的课题答疑时,重申我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和国家利益。这些课题包括:我国是否未能量力而行,忘记自己永远是小国的状态;我国是否应该因为地缘政治的改变或我们自身领导层的更新而调整外交姿态;及新加坡坚持贯彻始终和遵守原则的做法,是否限制我国适应新环境的能力。

维文说,我国外交政策的最终目标,是捍卫新加坡的独立与主权,及为国民制造更多突破地理局限的机会。

“地缘政治正变得更不确定和难以预测。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外交政策反映这些演变中的战略现实。同时,我们要维护作为主权国家的自由,拥有我们自主的外交政策。”

维文也强调,我国必须预想不时会和其他国家发生的摩擦和困难,但“我们的任务是管控好分歧,同时聚焦于彼此更广泛的关系”。

维文在演讲中也谈及我国的其他外交核心原则,包括拥有成功与蓬勃发展的经济、稳定的政治及团结的社会,不做附属国,促进以法治和国际规范为基础的全球秩序,及做一个有信誉且一以贯之的伙伴。

新加坡必须非常清楚自身的长期利益,并有制定相符外交政策的魄力。谈到促进国际法与和平解决纠纷的重要时,维文指出这些基本考量反映新加坡的核心利益,也影响我国在世界的位置。

“我们必须在这些课题上坚定不移地表态,让他人清楚我们的立场。对于可能尝试影响新加坡人,让我们的外交政策更符合它们利益的其他强国,我们也必须积极抗衡它们的伎俩。”

相比独立初期,新加坡今天的地位已更有保障。但维文强调,小国面对的挑战是恒常的,“无法忽视或希望它会消失”,因此仍须促进和保护自身的利益。

“我们必须准备做出艰难的决策。我们要勇于表达,必要的话持反对意见,但不必无端地让人不快。我们或许永远会是个小国,但这更意味着我们需要勇于坚守自己的信念,并且为了守护所有公民的长远利益坚持不懈。”

约有200名公务员出席对话会。

点击阅读—— 维文:小红点的外交:过去与现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ZBcom): 
外长维文:新加坡不为交友损害国家利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