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挞伐不放过 并桌遭霸凌老伯:我原谅他们

周君义和郑佩玲昨天在律师的办公室,接受媒体访问,透露这些日子所面对的遭遇。(海峡时报)

并桌风波老汉首度受访,他接受情侣道歉,但认为没有必要相见,情侣受到的“惨痛教训”已经足够,大家应该就此“原谅和忘记”(forgive and forget)。

今年4月21日,在大巴窑8巷小贩中心发生的并桌纠纷中,辱骂和碰撞老汉的男女周君义(45岁,补习中心董事)和郑佩玲(译音,38岁,补习教师),星期五分别被罚1500元和1200元。

两人事后在庭外向媒体喊话,表示希望当面向老汉道歉,希望通过媒体向老伯转达意愿。

从事发到情侣被罚款,被推撞的老汉黄艾华(76岁)始终不曾露面,一直通过女儿在面簿上发言。

记者昨天再度登门拜访老汉住所,终于找到了黄艾华老先生,他也首次开门接受访问。

76岁的黄老先生,真人比视频中瘦小,而且满头白发。他以流利的英语与记者对答,首先说明自己没有刻意避开媒体,只是天天早出晚归,在家的时间很不定。

“我知道情侣也在找我,想要亲自道歉。我接受他们的道歉,但是我觉得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希望大家能够就此放下这件事情,不要再闹下去了。”

对于公众和家人们的支持,他表示非常感激,也认为情侣已经遭到舆论挞伐,也受到了法律制裁,受到的惩罚已经足够。

“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个‘惨痛的教训’,希望大家都能够从中学习,然后‘原谅和忘记’。我们是人,难免犯错,重要的是知错、认错后改过,不用太纠结于已经发生过的事。”

事件受社会关注 才会到警局备案

老汉说自己在事发后,本来也没打算追究,但是因为事件受到社会关注,所以才会到警局备案。

黄艾华说,当初事情后虽然觉得有点冤枉,但并没有马上告诉家人,除了不希望他们担心,也没想要把事情闹大。但事情后来在网上传开,才在家人的建议之下,到警局备案解释事发经过。

“我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哪里还有精神和精力去和年轻人争论对错?”

他说,他以前是运动员,非常尊重“运动家精神”,像是运动员有时也会不小心违规,只要马上和对方道歉,大家都不会放在心上。

“坦白说,若是他们在更早时候道歉,我会欣然接受,事情也可能就此结束。但后来事件受到社会关注,已不在我掌握之中。”

“我是无名小卒 不想事情闹大”

“我只是个无名小卒(I’m just a nobody),当天只想和每个人一样,静静坐下来吃顿晚餐就走……”

老汉向记者透露当日心情,并解释自己想要并桌,是因为只身一人难霸位。

老汉黄艾华说,他曾在大巴窑一带工作,所以时常到大巴窑8巷的小贩中心吃饭,也和那里的小贩非常熟悉。

对于为什么会选择并桌,他说因为通常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以前曾用“纸巾霸位”,但后来“纸巾”渐渐开始“失效”。

“有时候我端食物回来后,位子就被别人占去了,最后都得找人并桌,所以我就干脆不用纸巾霸位了。”

他坦言,没想到风波会闹得那么大。他没想过要成为众人焦点,只想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每天到处走走,到孩子家看孙儿。

“我只是个无名小卒(I’m just a nobody),当天只想和每个人一样,静静坐下来吃一顿晚餐就走,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

情侣:若不能当面道歉 将是最大的遗憾

住家外的灯柱被贴新闻剪报、还有人登上家门和补习中心来骚扰,情侣称过往四个月是最艰难的时刻。

周君义、郑佩玲昨午在律师巴拉慕鲁根的办公室,接受媒体电话联访时说,绘述案发后的日子里所面对的遭遇,陪同两人受访的,还有补习中心负责人张凯明。

周君义说,这阵子会有陌生人来住家敲门,还有人在他住家外街上的灯柱,贴上新闻剪报;去到外面时,那些认得出他们的人,还会特地放大声量,指出他们就是新闻报道里的人。

所以他们都减少出外,即使出门也会刻意避开繁忙时段时,例如到了下午3点才敢出去吃午饭。

郑佩玲也说,事件后他们俩一天可接到两三通骚扰电话,有的没有显示来电,有的说福建话,那段期间她很怕接到陌生人电话。

不过她说,纵然他们面对诸多骚扰,但都没有打算报警,因为不想让事情复杂化。

补习中心负责人张凯明则表示,该中心在事件后的三四个星期,每天可接到10通骚扰电话。

他说,甚至有人上来中心,趁家长前来接送孩子时,向家长讲两人的坏话。

至截稿为止,周君义和郑佩玲仍没有机会与老伯见面,两人昨午表示,如果没有当面跟老伯道歉,将是他们的遗憾。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7年8月13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