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党管理市镇会困难重重 刘程强要“击鼓鸣冤”

在新加坡,反对党要管理一个市镇会到底有多难?工人党主席刘程强在提呈给高庭的抗辩书中“击鼓鸣冤”!

接手阿裕尼集选区两年左右,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就被指有财务管理上的疏忽。经过审查之后,最高法院上诉庭裁定工人党市镇会须委任独立会计师,但接洽中的两家会计公司先后请辞,不愿当市镇会的独立会计师。后来市镇会终于请来会计事务所KPMG为独立会计师,KPMG发表最新的审计报告指出AHTC整体监管环境有多处疏漏,理事个人或集体有不正当付款,造成几百万元的公款使用不当。

市镇会更指刘程强和林瑞莲制定了一套有问题的系统,让受委的前管理代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和负责人得以从中牟利。市镇会独立委员会上个月21日入禀高等法院,对刘程强等七人和一个单位展开民事诉讼,追讨超过3370万元,并指他们玩忽职守,没有尽应尽的责任。

面对接二连三对工人党议员不利的指控,三名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都否认所有指控,并表示将抗辩到底。他们已向高庭提呈抗辩书,而刘程强更在抗辩书中大吐苦水。

反对党议员管理市镇会起步难

刘程强在抗辩书的附件A中表示,反对党议员要从零开始管理市镇会面对许多困难,而正因为他知道“难”在哪里,所以在委任管理代理的问题上有诸多考量。他搬出自己在后港市镇会的经历,工人党接手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收到管理代理终止合约的通知,并要求他们在极短时间处理后续。

刘程强对此心有余悸,更指出其他反对党在新接手的选区也遇到类似情况,新加坡民主党(SDP)也因市镇会管理表现差劲而在1997年大选中丢失议席。他表示,他知道人民行动党可能试图‘绊倒’新的(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就像他接管后港区的时候一样。

接手阿裕尼集选区困难重重

比起后港,阿裕尼集选区管理起来挑战更多。针对市镇会指工人党制订有问题的系统,让管理代理从中牟利的指控,刘程强作出以下解释:

2011年大选后,工人党接管阿裕尼集选区事务时认为不应该由当时的服务供应商继续提供服务。阿裕尼市镇会当时的管理代理公司CPG希望尽快解除合约义务,加上CPG同时也是李显龙总理领军的宏茂桥市镇会的管理代理,工人党认为让他们继续提供服务有可能“存在政治风险”。

刘程强强调,如果当时没能及时妥善处理管理代理的交接工作,会影响市镇会的运作。单是为管理代理公司招标就要约两个月,但提供市镇会管理系统的AIM公司有意在同年7月31日终止合约,时间非常紧张,所以他们当时并没有时间招标。

这意味着,新的管理代理公司只有少过一个月的时间去完成交接。他们可以选择引进新的电脑与会计系统,或是提升后港市镇会的现有系统。

工作具“政治性”,管理代理公司不能“事二主”

文告指出,市镇会管理代理是个相对封闭和非常精专的市场,2011年大选前只有三间公司,而且它们都为行动党市镇会服务多年。

刘程强相信,这三间公司当时并不准备在工人党出掌阿裕尼集选区的情况下在该区服务。他相信,为行动党服务的管理代理公司会因为“政治性”而不能诚心为阿裕尼集选区服务。

附录写道:“要他们愿意或诚心帮反对党管理好市镇会既不可能也很困难,因为那会增强工人党作为可信的反对党的政治势力。”

从抗辩书附件中的内容看来,刘程强是在以上种种考量之下,才做出了一些日后让人质疑的安排,对于工人党而言,他们自认在能力范围之内已经付出最大努力去履行职责了。

AHTC事件簿

2014年

2月:AHPETC的2012-13财年财务报告被审计

在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AHPETC)的独立审计师连续两年对市镇会财务报告提出“无法表示意见”(Disclaimer of Opinion)的结论,及市镇会财务情况出现恶化迹象后,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应时任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要求,指示审计总长审计AHPETC的2012-13财年财务报告。

2015年

2月9日:公告指市镇会有财务管理疏失

审计总长委任的独立会计师普华永道(PwC)分析AHPETC的六个来往银行户头后,把调查报告提交审计总长。审计总长发布的公告指市镇会有财务管理疏失,而市镇会理事和职员违反职责,也没照顾居民的利益。

11月27日:两家会计公司先后请辞

最高法院上诉庭裁定工人党市镇会须委任独立会计师,纠正审计总长所列出的财务管理疏失,而会计师的选择必须获得建屋发展局的批准。可是市镇会对会计师的选择与建屋局看法不一,2016年1月两家会计公司先后请辞,不愿被考虑为市镇会的独立会计师人选。

2016年

1月22日:三司裁定市镇会须在两周内,委任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做为独立会计师。

3月1日:KPMG被委任为独立会计师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AHTC)申请展延近一个月后,正式委任会计事务所KPMG为独立会计师。

4月15日:AHTC委任的KPMG向建屋局呈交首份每月进展报告。

5月30日:由行动党管理的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委任PwC为独立会计师,针对在2015年大选前AHPETC负责的榜鹅东区账目进行审查。

10月31日:KPMG发表最新的审计报告,指AHTC整体监管环境有多处疏漏,理事个人或集体有不正当付款,造成几百万元的公款使用不当。

2017年

2月17日:AHTC委任三人组成的独立委员会。

7月21日:委员会向工人党议员展开民事诉讼

代表AHTC的独立委员会,向林瑞莲、刘程强和毕丹星等七个答辩人展开民事诉讼。市镇会所委任的独立委员会上个月21日入禀高等法院,向数名市镇会理事追讨超过3370万元,并指这些理事违反受托和应尽的责任。市镇会指刘程强和林瑞莲设立了一套有问题的系统,让受委的前管理代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和负责人得以从中牟利。

8月16日:工人党议员向高庭提呈抗辩书

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已修订过去五年半的消费税申报单,并于上个月提交给国内税务局。三名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都否认所有指控,并表示将抗辩到底。KPMG在报告中指出,市镇会提交了消费税申报单,也采取了更多举措,但在过去一个月里,尚未能纠正其余的审计项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