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给外孙当新房 阿嫲回巢遭拆空

象征式收500元租金,半免费给新婚外孙住了近一年,79岁阿嫲申诉要回老家住,却发现外孙搬家如同拆屋,屋子断水断电,能搬能拆的东西一件不留,阿嫲气得报警。

年近八旬的阿嫲陈九妹育有两儿两女,她昨晚(1月29日)告诉《联合晚报》,自己花了大半辈子打工攒钱,10年前在大巴窑中心第79E座组屋,买下一间四房式单位,没想到未曾住上一天,就搞到家无宁日。

阿嫲的长孙梁瑞麟(27岁,学生,长子之子)透露,多名儿孙之间一向疏于联系,近年来关系更逐渐恶化。

他指出,当年阿嫲买下房子后,让小儿子在那里住了接近九年,自己则住在黄埔通道的店屋楼上,她在那里打工。她的小女儿数年前成为该店屋业主后,阿嫲需每月支付她2000元租金。被指“拆屋”的外孙,就是这名女儿的孩子。

他说,约一年前,表哥(该名外孙)声称自己和太太新婚燕尔,还没有申请到预购组屋(BTO),所以要求阿嫲把单位给他们住。

“在没有白纸黑字签租约的情况下,他们每个月都只是象征式地给阿嫲500元租金,平时也不怎么去探望她老人家。”

梁瑞麟称,去年12月,他父亲梁栩祯(59岁,中医师)在阿嫲的授权下,在组屋单位门外贴告示,称如果租户不愿每月缴纳3000元屋租,就需搬离该处。

梁栩祯透露,约两周前,外甥确实已搬离该单位,但他在本月21日上门时,却发现大门多了一把锁,导致他需要叫开锁匠前去帮忙开锁。

“更过分的是,单位里所有东西都被清空,包括电插座、天花板的灯、热水器、内置橱柜、冷气机等,水电供应也完全被切断,气得我们马上报警。”

他指出,事后曾请承包商上门检查电线,对方告诉他如果要修复电源,就需“大阵仗”拆墙检修,让他有感外甥做得太绝情。

谈及此处,阿嫲眼眶泛泪地指出,自己多年来含辛茹苦把孩子们拉拔长大,向来是能忍则忍,凡事尽量靠自己解决,但此次实在无法理解外孙为何要这么做。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1月30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