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孙三代不住收容所 宁愿睡机场

入住收容所6天就决定离开,离婚妇声称带老母与儿子住樟宜机场两个月,得在机场“过年”,每天三餐吃不饱,没钱吃团圆饭,苦了74岁老母亲和念中二的儿子。

彭慧瑛(45岁,目前无业)向《联合晚报》申诉,她2016年卖掉组屋后,与74岁母亲和13岁儿子租一房一厅组屋过日子,因为拖欠房租,先后搬了十几次家。

她说,随着积蓄逐渐耗尽,她与母亲和儿子已经没办法租房居住,过后当局在去年12月安排过渡性收容所(transitional shelter),他们住得不开心,入住6天后就选择“搬进”樟宜机场。

“白天我们会在第一到第三搭客大厦(T1到T3)活动,晚上则到有沙发椅的第四搭客大厦(T4)睡觉。”

虽然樟宜机场可吹冷气,但彭慧瑛说,祖孙三代的日子不好过。

“我们没办法在机场冲凉,只能用毛巾沾水擦擦身体,偶尔到公共游泳池冲凉。”

彭慧瑛声称,她穷得身上只剩五元现款,平时偶尔有好心人买面包送来,大多数时候花一元六角买两份油饭(即鸡饭没有鸡肉),三个人分着吃。但她坦言,正在成长的儿子根本吃不饱。

“我只能把面包让给儿子吃,并让他喝点水,让他有饱足感。”

她也说,儿子如今在榜鹅念中学二年级,即使早上从樟宜机场搭第一班地铁过去,最早也只能在早上7时30分到学校,因此几乎天天迟到,让她很无奈。

母亲林美翠昨晚受访时一度掉泪说:“我们住宿机场,每天都有人投来异样眼光,眼看农历新年快到了,我们不只无家可归,也没有钱吃团圆饭,这个年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过。”

社会及家庭部:一家人已获社区关怀援助

社会及家庭部受询时表示,榜鹅社会服务中心了解彭慧瑛及家人的情况,目前彭慧瑛已获得今年1月到3月的社区关怀计划(ComCare)现金援助。

此外,榜鹅家庭服务中心的一名社工也向她提供协助,并让她们在去年12月搬进一间过渡性收容所。

该部也说,将继续与社区伙伴一起照顾并为这个家庭提供必要的支持。

对此,彭慧瑛称,她因为在收容所住得不愉快,而搬出来。对于她的“不愉快”情况,记者已电邮当局进一步了解。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2月12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