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自由主义世界的困境

社论

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面的尴尬场景,反映的或许是西方世界更深刻的困境。自启蒙运动以来逐步主导世界历史的西方文明,以及由欧美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所支撑起的当今国际秩序,不可弥补的裂缝正愈发显著。扮演领导者角色的美国内视的倾向,西欧诸国风起云涌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力量,在大西洋两岸同时拉扯着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地基。在意识形态上还缺乏替代品的世界现状,意味着环球局势恐怕将随之进入更加动荡不安的时代。

特朗普在白宫拒绝记者要求,不与默克尔握手的一幕,形象地展现了两个领导人乃至两国之间,在重大课题上没有共识的困境。作为当前欧盟内的中流砥柱,德国所代表的西方社会的一翼,与另一翼的美国已经难以共同展翅。无论是在自由贸易、开放移民、对俄政策等课题,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义甚至是反自由主义立场,与默克尔所代表的西方主流既得利益立场南辕北辙。

尤其不堪的是,特朗普在同默克尔首次会面后不到24小时,竟然通过推特指责德国拖欠北约和美国大笔军费,表示驻欧美军防卫德国是“昂贵”的任务。这立即引起美国前驻北约代表达德尔的驳斥,表示美国对北约的军事义务不是金钱交易,美国对北约的军事承诺不是对西欧的恩惠,而是促进美国安全的必要做法。这已经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质疑北约存在的意义和批评北约盟国,他的随意性谈话有可能动摇欧洲盟国对美国的信赖。

让西欧国际影响力雪上加霜的,是西欧各国内部民粹主义势力的崛起。英国的脱欧已经对欧盟甚至北约的威信造成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尽管备受瞩目的荷兰选举,亲欧盟的首相吕特所领导的自由民主人民党保住国会第一大党地位,让德法等主流政治势力松一口气,分析却认为吕特之所以能击败民粹主义,是利用了与土耳其的外交纠纷,刺激民族主义情绪才获胜的。换言之,西欧主流政党所代表的传统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仍然没有摆脱被民众抛弃的危险。

欧洲启蒙运动促进了理性主义,进而鼓励现代自然科学的发展,最终催生了工业革命,让西欧凭借船坚炮利的优势,打败其他文明而称雄世界。由启蒙运动所衍生的个人主义,也发展为以个体为思考主体的自由主义,并借助西欧的军事和经济优势,实现了意识形态上的殖民统治,让其他文明也接受它为普世价值。但是急速变化的颠覆性科技、华尔街精英的贪婪无耻、欧美政客对金融危机、结构性失业和贫富悬殊等一系列难题的束手无策,导致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同时在欧美社会及世界范围内流失正当性。

特朗普当选、英国脱欧、德法面对国内民粹政党可能执政的挑战,在在显示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很可能已经面临气数已尽的历史宿命,无法收拾其一手造成的世界性烂摊子。这种思想的贫乏表现在美国自由主义媒体无力制约特朗普的言行,以及他对美国基层民众的号召力;同时,欧盟无能完全走出主权债务危机的泥淖,在处理中东难民问题上没法有效回应伊斯兰恐惧症,让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政客有机可乘,并可能进一步加速既有体制的分崩离析。

由欧美等西方文明所建立的现代国际秩序,因而遭遇前所未见的挑战。特朗普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批判态度,一度让主张维系开放贸易体系的中国,成为众望所归的寄托。但是“中国梦”本质上无法成为取自由主义而代之的普世价值,中国也未必有意愿和能力支撑或全盘继承既有秩序。这加剧了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解构的失序风险。这或将成为颠覆性科技、全球暖化、财富分配不均等重大问题之外,本世纪人类所面对的严峻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