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减富人税是资本的胜利

社论 

美国参议院在当地时间12月2日清晨,以51票对49票的微差,通过了共和党所拟定的税改法案。这是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的首个政治胜利。法案把企业税从35%削减为20%(低于发达国家22%的平均税率),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9.6%削减至35%,并废除遗产税。这个法案因此被反对者形容为给富人减税。众议院此前也通过了类似的法案,两院接下来须协商最终版本,但富人减税应该已成事实。法案反映资本在经济全球化环境里跨国流动,严重削弱了主权国家征税能力的残酷现实。

按照共和党的说法,减税是为了吸引美国企业遣返滞留在海外避税的巨量盈利,并鼓励更多企业在美国投资,创造就业机会且推动经济增长。反对者则谴责这是为共和党金主减税的借口,不但将增加财政赤字(独立估算机构预测10年内政府将损失1.3万亿元税收),也会导致社会贫富悬殊恶化。去年试图角逐总统宝座的无党派参议员桑德斯更形容法案是在“掠夺国库”。民调也显示社会对减税并无共识,30%没有意见,30%支持,39%反对;其中82%的民主党支持者反对,75%的共和党支持者赞成。

税务课题向来难免被政治化,特别是在美国社会严重撕裂的当下。除了对全球化影响的反弹,特别是把工作机会流失归咎于自由贸易和外来移民,引发了种族主义、排外情绪和民粹政治的勃兴,贫富差距的恶化也导致了所谓的99%受害者对抗1%剥削者的对峙情绪,一般民众同政治精英缺乏互信,使得两党政治沦为对抗政治,立法过程几乎停滞。一旦富人减税法案落实,赤字压力势必进一步削减公共和福利开支,打击普通民众的生活品质,所可能造成的对抗,恐将动摇美国的民主根基。

尽管被反对派指责为借口,美国削减企业税或有其不得已之处。据美国媒体4月份的报道,美国企业滞留海外避税的盈利高达2.6万亿美元(约3.5万亿元),而且还在持续增加。按照现有的35%企业税,美国政府所损失的潜在税收有9100亿美元之巨。如果削减税率能吸引企业遣返盈利,将有助于增加政府收入。换言之,这是全球最大经济体向无国界自由流动的资本认输;同时也是在同其他经济体抢夺资本。一旦企业发现美国税率符合其利益而开始遣返盈利,甚至开始投资美国,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全球金融中心与投资地都将面对冲击。

自所谓的“天堂文件”揭发全球富豪权贵在各地离岸避税天堂匿藏巨款后,欧盟正准备拟定避税天堂黑名单,试图打击避税行为。此前法国经济学者皮凯蒂写《21世纪资本论》主张征收全球资本税,以缓解世界性贫富悬殊所带来的政治动荡。欧盟此举仅是初步尝试。美国的富人减税措施,无疑将让征收富人税来应对贫富悬殊的努力胎死腹中。更甚的是,世界其他国家或许也必须相应减税,以挽留可能撤回美国的资本。这对各国公共建设、社会保障和财政负担,可能会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

企业减税同富人减税固然有重叠之处,却不可混为一谈。后者显然存在不小的道德和政治争议,但前者的效应却仍有待评估。不可否认的是,减税有利于刺激企业投资的积极性,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当前高税率、低利率的组合,是导致避税和廉价资金涌向股市投机,形成潜在金融风险,且造成恶性循环的原因之一。美国大幅度削减企业税,或许能打破现状,形成新的增长动力。结果如何,只能待时间来验证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