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全方位纾解生儿育女压力

社论 

本地婴儿奶粉价格过高的趋势,九个月前曾引起一些议员关注,随即在国会展开讨论后,政府适时介入并成立应对该问题的工作小组。经过八个月的努力,配方奶粉价格整体下跌4.8%,其中六个月以下婴儿奶粉的价格跌幅最大,约13%;六个月到一岁的下跌9%,一岁到三岁的则下跌5.4%。

工作小组引进了六种配方奶粉品牌,为家长提供更多的选择,同时通过公众教育提高年轻父母对正确喂养幼儿的认识,并收紧配方奶粉标签与广告条列,禁止厂商和经销商夸大某种奶粉能提高儿童智力的作用,而医院也在相关作业方式方面做出必要的调整。这些策略初见成效,促使配方奶粉总销量减少17%。

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孙雪玲于去年5月在网上展开的调查发现,五大品牌占本地奶粉市场近九成份额,配方奶粉价格过去10年增加超过一倍,远远超出国人薪金增长的水平。在工作小组采取多方应对措施下,由本地研发和生产的一系列新婴儿配方奶粉面市,价格比市场上许多奶粉便宜两三成。这仅是在不到一个月就看到的成果,足见政府“看得见的手”是有其作用的。

在婴儿时期,家长都希望为孩子提供最佳营养,导致奶粉供应商以各种理由和宣传手段提高价格,政府的迅速介入,解决价格飙涨给年轻夫妇带来的困扰。除了增加奶粉品牌,当局也教育家长应如何选择,怎样的喂养方式才能让幼儿建康成长。但工作小组的任务远未结束,这包括是否还能进一步压低配方奶粉价格。

其实,奶粉仅是年轻父母生儿育女过程中须负担的成本之一,幼儿需要喝奶粉只是在首三年或更短时间,年轻父母接下来还将面对其他抚养孩子的压力,包括幼儿初期的教育成本,送入托儿中心、幼稚园及其他学前教育中心的费用。许多家长都希望为孩子提供优质的学习环境,以为正式入学打下良好的根基,这些开销对一般年轻家庭而言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生儿育女是非常个人的选择和决定,它涉及到年轻夫妇的人生规划、财务状况、家庭问题、健康条件和社会因素等。就目前而言, 初期养育和教育方面的费用,已成了不少年轻夫妇的一大负担,间接影响许多年轻夫妇选择不生儿育女的人生道路,并加剧了我国所面对的人口老龄化问题。

鼓励年轻人改变观念与选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这方面,政府需要持续检讨我国为年轻家长提供的社会支援是否缺乏与不足,从不同角度与广度探讨症结的所在。毕竟,年轻夫妇承担着养儿育女和照顾父母的双重责任,国家又面对生育率偏低和人口老龄化的困境,政府有必要尽可能为年轻夫妇生儿育女的道路减少障碍。

这次婴儿配方奶粉平均价格与总销量下滑的经验,说明了一个道理:年轻夫妇认为“最贵一定最好”的观念,是可以改变的。只要市场有更多选择,信息足够流通,家长其实能够调整想法,为孩子选择价格实惠的奶粉。将这个道理延伸到其他方面,是否只有收费昂贵的托儿服务、幼儿园才能给孩子适当的成长与学习环境,答案也是否定的。现实中,这种理念加剧了年轻夫妇养育下一代的负担。

因此,官方处理配方奶粉价格问题的效能,应该继续延伸到抚养幼儿问题的各个方面,需要大力拓展各项幼儿相关服务的供给,同时营造环境与加强宣导,协助年轻家长更明智、理性地看待在孩子营养与教育方面所需要的投入,减少抚养孩子的经济压力。

我国政府非常重视人口老龄化与培育下一代的问题,政府至今已推出第四轮鼓励结婚与奖励生育的政策和配套,从住房、养育、医疗、母亲产假和父亲陪产假等给予扶持,但生育率依然徘徊在低位。对新加坡来说,提高生育率的工作已经刻不容缓,政府与社会需要形成共识,全力帮助与支持年轻家庭养育下一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