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德婷:幼儿教育的公平问题

私立幼稚园既没能与小学报名挂钩,多数又没有提供托儿服务,收费也较高,如何保住生源?

自教育部改弦易张,从2014年起分阶段开设自家的幼儿园,再加上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近年来在托儿领域推出主要业者和伙伴业者计划,学前教育业的发展大为改观。这种种措施的最终目的,是希望每个孩童,即使家境不富裕,都能接受实惠而且优质的学前教育以及托儿服务。

教育部11月27日宣布,在教育部开办的幼儿园接受学前教育的儿童,从明年起,能提前在小一报名2A(2)期申请入读在同个地点办校的邻里小学。这个阶段原只是保留给父母或兄姐是校友的孩子,以及父母是学校教职员的孩子报名。

让教育部幼儿园学生在小一报名较前的阶段申请入学,目的是使他们有更大的机会在相同的环境里求学,更顺利地过渡到小学。

这个安排,肯定会受到原本就打算让孩子继续在同一个校园上小学的家长所欢迎,因为那会消除家长为孩子报名小一时的焦虑,和小一开学时担心孩子不适应的不安。

此外,教育部办幼儿园的一个目的,是确保孩童处在良好的起跑点,因此会保留学额给较低收入、住在幼儿园附近的公民。目前的规定是,每所幼儿园保留三分之一学额,给来自家庭总月入没超过3500元,或人均收入少过875元的孩童。因此这亦等于确保这些家庭的孩子,在报读小学方面能享有一些优先权。

不过,这些幼儿园多设在年轻家庭较多的组屋区,如果家长想要就近为孩子找个幼儿园以及小学,却又无法入读这些幼儿园,他们会不会感到不公平呢?

根据教育部的说法,目前只有约半数的教育部幼儿园学生,会报读在同个地点办学的小学, 所以它相信小学有充足学额满足大部分家长的需求。此外,在小一报名的2B和2C阶段各预留20个学额的原则不变,以确保收生制度保持开放。在任何报名阶段出现超额情况,还是得进行抽签。

目前,与教育部幼儿园同在一处的小学大多数校龄较轻,而且名不见经传,家长如果选择为孩子报读这些小学,通常不会报不进。但是,可以预见新措施有助于提高这些幼儿园的吸引力,进而使得与它同在的小学报名竞争更激烈;尤其是当学校口碑建立起来后,且其所处地点有许多适龄孩童家庭。

由于在邻里学校,大部分家长是在2C期为孩子报名,如果能让孩子享有2A(2)期报名,几乎等于“包中”。这似乎也预示着小一报名的竞争,有一天可能会推前到报读幼儿园阶段。这是不是大家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另外,对其他学前中心而言,尤其是那些资金并不雄厚的,新措施无疑对它们形成另一种竞争压力。

学前教育随着社会需求改变,从建国初期纯粹由非牟利组织如教会和私营机构开办幼稚园,演变到越来越多结合保育与教育的托儿所出现,到如今教育部对学前教育的直接参与(2023年将增至50所),再加上有小一入学的优先权,在生育率低迷的当下,小型的私立幼儿园和托儿所是否会更难招生,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私立幼稚园既没能与小学报名挂钩,多数又没有提供托儿服务,收费也较高,如何保住生源?

那些不属于主要业者和伙伴业者计划,又没有雄厚资金做后盾的小型托儿所,也会面对相同压力。

业者自然会问:政府为何只照顾自家幼稚园?公平竞争的原则去了哪儿?

这不关乎教育部幼儿园数目多寡,或真正“受惠”于在2A(2)期报读小一的人数,而是攸关社会观感。

无论如何,私人学前教育业者面对已改变的游戏规则,能做的就是下更大苦功,不断精进,提高素质,确保“物有所值”,才得以继续获家长青睐。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采访主任 tarntt@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